第七卷 第730章 跪下,饒你們不死!

東河派。

為方圓五百里,十七座城池的共主,管轄超過百萬人。在昆墟界雖然名不經傳,也就比黑水門之流強上一籌,但終究是修仙宗派,高高再上,每一個弟子下到凡俗來,便是一城城主,都得珍重以待。

東河派三位仙長,是乘坐飛鶴而來。

巨大的白鶴,足有五六米長,無比雄壯,羽毛似鋼鐵,利爪閃耀寒芒。三人坐在飛鶴上,駕臨城主府,眾多祁家宿老,早就慌忙出去拜見。

「讓祁沐風出來,還有那個冒充上宗的術士。」

為首一人喝道。

他有四五十歲,一襲玄色道袍,上綉白鶴紋,正是東河派標誌。一身氣息飄渺似仙,雙瞳開合間,有精光閃耀,赫然是一位通玄期高手,放在地球,就是武道宗師級人物。

「城主大人正在趕來…」

一位宿老正要解釋。

祁沐風匆匆而來,滿臉堆笑道:「三位仙長為何不告而來?也不通知小人準備一下。供奉前段時間剛交過,莫非還要再收?」

「祁沐風,你不用顧左右言它,你座下統領,舉報你府中,有一個冒充上宗仙師的騙子。還不快把他交出來?」

左側,年紀較輕的一人喝道。

這時祁沐風才注意,原來祁東也在飛鶴之上,只不過躲在後方,頓時臉色一冷道:「祁東,你什麼意思?」

「我只是不想讓城主再受奸人蒙蔽。」

祁東咬牙道。

「你!」祁沐風怒急,正要開口時。旁邊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你在說我?看來上一次的教訓,有點輕啊。」

眾人轉頭望去,就見陳凡在祁秀兒的陪伴下,緩步走來。經過幾天收拾,換上昆墟界的服飾,陳凡頓時化作翩翩佳公子,一襲青衣,黑色長發用金環束起,散披在身後,容貌俊美,宛如濁世公子般。

「就是你,冒充上宗弟子?」

東河派三人同時望來,先是一愣,然後頓時眼現譏諷之色。

陳凡氣息盡數收斂,凝成一點。在外人看來,只是一個普通凡人,最多修鍊過一些粗淺拳腳,根本不像執掌神通術法,威嚴深重的仙師。

「長的不錯,可惜繡花枕頭,區區凡人罷了。」

右側者搖頭道。

「冒充上宗仙師,欺瞞城主,按律當斬。」左側者冷哼。

「過來,跪下領死!」為首者一錘定音。

三位仙長,同時開口。頓時整個城主府為之一靜。

眾多祁家宿老,全部大氣都不敢出一個。東河派稱雄莽古山脈,足有四百多年了。祁家數十代都活在東河派之下,哪敢有半點反抗念頭?真是一言,就可定人生死,說你生,說你死就死!

祁東望着陳凡,眼中露出復仇快意。

「仙長容稟,陳仙師,確實有法力神通在身,或非上宗,但必有傳承來頭…」祁沐風還想解釋,左側年輕者,直接一揮手,一股無形勁力蓬勃而出:

「我等決斷,哪有你說話的份?」

嘭!

祁沐風雖然是內勁大成的高手,但在一位通玄期修士、武道宗師面前,根本無還手餘地。恢宏掌勁,橫越七八丈,猛的排在他身上。直接把祁沐風拍的一口血噴出,凌空倒飛五六米,摔在地上,臉色慘白。

「城主大人!」

「爹爹!」

祁家眾人一陣驚叫。

祁秀兒更是豆粒大的淚珠,唰唰直流,跑過去扶起祁沐風,小臉一片憤怒悲戚:「我爹爹只是說了句話,你們就下重手,東河派都這麼蠻橫?」

「不錯?東河派莫非以為我祁山城無人?」

一些祁家年輕的人,直接仗劍而出,怒視三人。

「放肆,若再敢言,直接屠了你祁家滿門,換一人當這祁山城主。」為首年長者淡淡道。

祁家眾人頓時心底一寒。

他們此時才想到東河派的殘酷手段,十年前,附近一座秋水城李家,就因為與東河派一位長老交惡。被那位長老藉機,直接扣個不敬仙長的罪名,殺了滿門。

祁家幾個心靈剔透的宿老,目光看向一臉笑容的祁東,頓時心中凜然。這分明是東河派對祁沐風不忙,想要乘機,換一個聽話的城主啊。至於陳凡,那只是個由頭,有沒有他,東河派的人都會上門來。

『哎,早告訴城主,對來收供奉的仙長,要多加禮敬,多給錢糧和靈石。他偏偏性格方正,以為做事規矩就行,這不,就引來報復了。』

一位宿老心中嘆道。

看着盤坐飛鶴,高高在上,俯瞰眾人的三位東河派仙長,以及眾多敢怒不敢言,不得不低頭退回去的祁家人,還有得意洋洋的祁東。祁秀兒一顆心如墜谷底。

直到此時,她才知道,自家父親這城主,看似尊貴,在這些宗門弟子眼中,真如豬狗一樣,可以任意屠戮。

『怎麼辦?誰能來救救父親?』

祁秀兒眼中滿是絕望,一雙美眸,不由掃在陳凡身上,宛如看着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陳凡面色淡然,緩緩一步踏出。

哪怕祁秀兒不求他,僅僅衝著這幾天的招待,以及東河派三人的言語不遜,陳凡也會出手。

『看來是我這些天受了傷,心性軟下來,讓這些人以為軟弱可欺。是該殺幾隻雞,鎮一鎮這昆墟界了。』

陳凡背着手,一步步走來,目光冷冽。

「怎麼,現在求饒?已經晚了!你若跪下,給仙長們叩九個響頭,三位仙長說不定大發慈悲,饒你一條小命。」

祁東冷笑道。

「我在想的是,到底誰給你的膽量,讓你這樣作死?」

陳凡輕輕一嘆。

他探出潔白如玉的手掌,微微一抓。一股吸力憑空浮現,猛的將祁東從神俊白鶴上吸來,抓在手上,然後在祁東驚駭的目光中,勁力一吐。

「嘭!」

這位祁山城護衛統領,堂堂半步化境的大高手,直接被陳凡震成血霧,連一句話都未說出,就神魂俱滅。

「嘶!」

全場一片寂靜。

連東河派三人,都臉色凝重下來,驚疑不定的望向陳凡。

祁東的實力,大家都清楚。便是他們三人中最強者,想要殺祁東,至少也得兩三招時間。陳凡一吸一震,就將祁東爆成血霧,比殺雞還容易,彷彿碾死螞蟻般。這份能耐,着實讓人忌憚。

「道友有些過份了吧,無論如何,祁東終究是我東河派麾下的人。」

為首年長者,眉頭微皺道。

這些東河派人,也會見風使舵,一見陳凡實力,立刻改口稱道友。但陳凡哪在乎他們,背着手,仰望天空,看都未看三人:

「跪下,給祁城主和小秀兒磕頭道歉,我饒你們不死!」

「大膽!」

左側年輕的道人,直接怒斥。

另外兩人也勃然變色,為首者冷然道:「閣下確實法力高強,但別以為殺個祁東,就敢在我東河派地盤放肆。我東河有地仙坐鎮,神境師叔足有五六位,真傳弟子眾多。任你再強,莫非能敵的過仙人不成?」

此言一出,眾多祁家人同時色變,便是祁秀兒和祁沐風,也為之變色。

地仙!

這是壓在所有昆墟界人民頭上的大山,各大宗門,之所以能凌駕昆墟,統御億萬子民,靠的就是有地仙坐鎮。

否則的話,單單祁山城,就能調出數百個內勁高手,輕易能把東河派三人撕成粉碎。便是神境,也敵不過十萬大軍,畢竟昆墟界中人,或多或少都修鍊過內勁,實力遠勝地球。只有地仙,才能無視一切,碾壓一切,任你來人再多,一掌拍死。

「我讓你們跪下!」

陳凡理都未理,直接眼睛一瞪,暴喝一聲。

一股滔天氣勢,瞬間從他身上狂涌而出。東河派眾人,頓時感覺如同泰山壓下般。三隻神俊的白鶴,直接一聲哀鳴,啪嗒委頓在地,垂頭斂翅。而三位仙長,還想強撐,但在陳凡浩瀚氣息面前,連半秒都沒支撐過,紛紛跪倒於地。

「神境!你竟然是神境!」

為首者顫抖道。

化境就是仙師,可威震一方。而神境,哪怕在昆墟界,都是大人物。如東河派,也只有幾位長老宗主,修成神境罷了。

陳凡如此年輕,就有神境修為,幾乎只有大教核心弟子,才能有如此天賦。

『莫非他真是上宗弟子?』

三人心中萬分驚疑。

接下來,在眾多祁家人目瞪口呆下,三位高高在上的東河派仙長,乖乖給祁沐風叩首道歉,態度無比恭敬。

為首的年長者,更是送出一瓶靈丹,連連對祁秀兒說,他們之前莽撞,求秀兒小姐原諒。

祁秀兒美眸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

東河派仙長,平時都如同仙人般,對世俗各城,生殺予奪,什麼時候,這麼恭敬了?眾人的目光,不由都匯聚到陳凡身上。

就是他,才讓東河派三人,如此恭敬有加!

「上宗仙師,這是真正的上宗仙師氣度啊,我祁家,確實時來運轉了。」祁沐風哈哈大笑。祁秀兒更是美眸閃耀,滿是欽慕。

而此時,東河三人湊過來,滿臉堆笑道:

「仙師,已經道過歉,咱們可以走了吧?」

陳凡眼睛一眯,似笑非笑:「我說了,道歉就放過你們嗎?」

「啊?」

頓時,三人傻眼了。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