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天驕齊聚(第一更)

「是天雷宗的武騰山,他是天雷宗太上長老的後輩,一身修為僅次於天冥子,在天雷宗這代真傳中,位列第二,不過聽說脾氣兇殘,動輒殺人。. .」

見到來者,頓時有人驚呼。

如天雷宗這等昆墟大教,每一代都天驕輩出,精英林立,天冥子也只是稍勝半籌,依舊有人可以和他比肩。

武騰山行走之間,風雷轟鳴,雙眼電芒如晝,修為赫然也到了神海境巔峰。若放在地球,就是神榜前五的存在。

「我確曾打爆過,你想試試?」

陳凡眼睛半眯,閃耀精芒。

眾人頓時驚疑,武騰山的實力,放眼昆墟年輕一代,都能排進前十,而且兇殘嗜殺。陳凡竟然敢當眾挑釁他,不知死活。

「這年輕人是誰?」

「不曾見過,莫非是哪教真傳,又或者隱世老怪物弟子?」

圍觀者竊竊私語。

「好膽!」

武藤山眼中閃過一絲怒色,踏前一步,就想出手。祁秀兒頓時大急,慌忙往祁清薇身為昆墟界人,祁秀兒怎會不知道武藤山的恐怖呢?

祁清薇皺了皺眉,終究開口:

「武藤山,他現在是混元門的客人,你們有仇怨,等出了蘭台再計較。」

武藤山停住腳步,目光四下打量陳凡,眼中全是戲謔:

「好,我給祁師姐一個面子,小子,你敢挑釁我天雷宗,等出了蘭台,把你四肢打斷,扔去餵豬玀獸!」

說完,武藤山冷笑一聲,揚長而去。

等他們離開后,祁清薇也冷冷掃了陳凡一眼:「兒面子上,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別再不知死活挑釁,這裡每個人,你都不是對手。」

等祁清薇離開后,兩個混元門弟子也輕蔑一笑,轉身跟上。

只剩下陳凡和祁秀兒站在原地。

周圍人都知道他得罪武藤山,無人敢和他交談一句,都搖頭離開。祁秀兒小臉愁眉苦臉:

「陳仙師,那武藤山據說兇殘無比,最喜歡折磨人,曾經把天雷宗一個內門弟子,抓來折磨三天三夜才殺死。因為這個,他才輸給天冥子,爭不到席之位。您被他盯上,非常危險。」

「要不,我再去求求姐姐,讓她警告一下武藤山,姐姐是混元門大師姐,武藤山也得給面子的…」

見祁秀兒這樣,陳凡好笑,拍了拍她小腦袋:

「你放心,連長河劍仙都不是本仙師對手,被我一隻手打爆了,何況什麼區區武藤山。惹怒我了,直接殺上天雷宗,把他宗門踏滅了。」

祁秀兒頓時破涕為笑,小手刮著嬌嫩臉蛋:

「陳仙師真不知羞,就會吹牛皮。你連我姐姐都打不過,還想打上天雷宗。」

「那是本仙師不和小女子一般計較。」

陳凡厚着臉皮道。

風波雖然過去,但已經有不少人,知道混元門中有一人,膽大包天,挑釁武藤山。陳凡每日待在混元門營地中,吐納靈氣,恢復傷勢,偶爾外出時,都感覺到不時有戲謔憐憫的目光。

祁秀兒最近,也憂心忡忡,想着怎麼解決武藤山之事。

倒是陳凡沒心沒肺。

對他而言,只要傷勢復原,如武藤山之流,一巴掌就能拍死,根本無需在意。

「呼啦。」

隨着蘭台之會將近,越來越多的年輕一代天驕,從昆墟各地趕來。他們或英武不凡,或冷峻逼人,或嬌艷如火。

「是昆墟這一代十大美女之一的南國公主,她父親據說昆墟南域三十六城共主,一方巨頭,論身份地位,不遜色大教長老。」

「那白衣如雪,飄然如仙,一襲光頭的和尚,莫非就是雷音山的李問禪?清目秀,真沒想到金剛不壞身已經大成。」

「焚天谷的紫天域也來了,他是紫行空的哥哥,焚天谷紫家這一代第一。」

南國公主,容貌絕世,頭戴玉飾,膚如凝脂,穿着很大膽暴.露。

她胸裹白紗,露出纖細白嫩的小腰,兩條大腿又細又長,一雙嬌嫩玉.足上還佩着兩枚玉環,行走起來,清脆有聲。在數十位化境侍衛擁簇下,浩浩蕩蕩而來,真如公主一般。

而李問禪一身月白色僧袍,眉目清秀,宛如西遊中的唐僧般,頓時讓許多女子異彩漣漣,恨不得一口吞下。

紫天域則乘坐火船,橫空行來,他站在船頭,長似火焰般燃燒,雙瞳如炬,威嚴深重。

「南國公主雖以美艷著稱,但她父親是地仙中期的巨頭,她一身修為,不會比武藤山等人弱多少。」

「而焚天谷紫家,作為昆墟第一世家,紫天域是紫家此代第一,當不遜大教席。至於李問禪嘛,金剛不壞之身,防禦天下第一,便是我都奈何不了他。此屆天驕,他能排入前五。」

祁清薇遺世獨立,淡淡點評。

「姐姐,你最厲害了,肯定能打爆他們,爭下這屆蘭台魁。」祁秀兒在旁邊揮舞小拳頭。

「魁?」

祁清薇一笑,搖了搖頭:「有他在,我們便是再練一百年,一千年,也爭不下這個魁。」

所有人都知道祁清薇說的是誰。

帝子!

雲天宮雲天帝之子。

這是整個昆墟界,年輕一代都得仰望的存在。帝子自出世以來,橫推無敵,據說從沒人能逼出他八分功力。連青玄少主與他三次交手,雖不分勝負,但也自承弱了半籌。

「姐姐,您也是混元門大師姐。雲天宮和混元門都是七大上宗之一,未必輸給他。」祁秀兒不服道。

「秀兒,你沒見過帝子出手,永遠沒法想象,他是何等恐怖的存在。」祁清薇苦笑道:「三年之前,帝子就邁入人仙,距離地仙只有半步之遙,三年之後,以雲天宮的底蘊和他的天賦,誰知道他又到了什麼程度?」

說著,祁清薇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敬畏,以及…傾慕。

周圍眾人,頓時駭然。

連祁秀兒都被鎮住了,她一向驕傲如鳳的姐姐,竟然也自承不是人對手?那個帝子,到底是何等絕世人物?

只有陳凡,依舊坐在旁邊,雙眼無神,似在呆之中。

『夏蟲不可語冰。』

祁清薇美眸掃過陳凡,把他和帝子一對比,頓時搖頭,兩人簡直天上地下,雲泥之別。關鍵祁清薇在陳凡身上,從未盛的進取心,以及不服的鬥志。

『決不能把秀兒交給他。』

祁清薇下定決心。

在李問禪南國公主紫天域等人到來后,真正的年輕一代天驕,紛紛開始登場。

青玄道這屆劍,長松道長。雲天宮第二真傳,雲楓。大世教席弟子,張御龍。滅情道此代傳人…

最轟動的,是雪神宮的人到來。

「嗖。」

一隻白鸞大鳥,從北方飛來,白鸞上面,立着七八位白衣勝雪的女子,各個容貌絕世,為的一人,清冷如冰,彷彿九天仙女謫落,論相貌,絲毫不遜色於祁清薇和南國公主等人,氣質更勝半籌。

「哼,白素仙。」

南國公主人,不由嫉妒的哼哼。

白素仙來之前,她是全場焦點,無數世家大少,上宗真傳,圍繞在她身邊環繞,宛如狂蜂浪蝶般。但白素仙一來,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她身上。

「傳說雪神宮的功法,女子修習后,會具有如仙氣質,果然名不虛傳。白素仙已經如此絕世,那雪神宮當代神女,號稱昆墟此代第一美人的千夜雪,又是何等容貌呢?可惜千夜雪剛出宮,就隕落在世俗界,否則本君必要見上一面。」

紫天域站在南國公主身旁,感慨道。

「嘿嘿,我聽說一個絕密消息。千夜雪的神牌,還沒有碎掉。」南國公主明眸一轉,冷笑說道。

「什麼?」

周圍眾人聞言,頓時都是一震。

這句話背後意味着什麼,所有人都清楚。前往世俗界的數十位大教弟子,甚至包括五位地仙,以及天雷宗宗主都隕落了。偏偏千夜雪還活着,怎能不讓人遐想呢?

叛逃?

投敵?

被俘?

一個個念頭環繞在眾人腦海中,有些心思齷齪的,已經開始想着,千夜雪被世俗界人抓住,怎麼被百般蹂躪凌辱。

「雪神宮千年清譽,真是毀於一旦啊。」

紫天域惋惜說道。

而捉住千夜雪的陳凡,並不知道,他在別人心中已經是個大****此時陳凡盤坐在營地中,體內氣息如龍般翻滾,無比沸騰,逐漸狂涌,肉身上更綻放出一道道神芒,彷彿要打破某個桎梏,晉入一個更高層次。

氣息翻江倒海,過了許久,才平息下來。

陳凡緩緩睜開眼,一道電芒在帳篷中閃耀而過。他一聲修為,赫然已經達到了神境巔峰,距離先天,也只有半步之遙了。

「少則三天,多則六七日,我傷勢就該恢復完畢了。到時候,殺了白蛟,練成大葯,這整個昆墟界,該知道我的力量了。」

陳凡眸光冷冽。

而這時,營地外面,忽然傳來一陣陣驚呼,宛如巨星登場般。

帝子來了!

ps:我有罪…昨天卡文了,就寫了一章…今天會拚命更新的,嗚嗚。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