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一鳴驚人(第一更)

七大上宗與焚天谷紫家,皆有地仙前來。. M按照規矩,他們不能插手蘭台之爭,但武騰山是天雷宗太上長老之子,地位尊崇,自撼世地仙死後,天雷宗只剩下這位擎天巨柱了。

「轟。」

虛空中,現出一人,怒黑面,虎背熊腰,眼如銅鈴般。正是天雷宗此次前來的地仙,銅須上人。

「小子,誰給你的膽量,殺我宗天驕!」

銅須上人爆喝,天人威嚴,鋪天蓋地降下,宛如大山壓頂般。

諸位蘭台精英,具是面色一變,修為差者,已節節敗退;中等的如南國公主等,臉色蒼白勉力支撐。只有祁清薇李問禪等大教天驕,依舊能立在原地,但也感覺壓迫極大。

在場中,唯有陳凡與帝子兩人,傲然而立,如清風拂面。

「你不服,上來領死。」

陳凡彈了彈手指,面目冷峻。

他體內氣息,似火山般沸騰洶湧。這兩個月來的傷勢恢復,加上體悟怒龍江的意境,讓陳凡的修為攀升到頂點,只差一層界線,就打破天人屏障,重返先天了。陳凡此時迫切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以鮮血祭奠自己重歸先天的一刻。

「好膽!」

銅須上人暴怒,掌中金色電芒閃耀,就要一掌壓下,把陳凡拍成粉碎。

李問禪忽然開口:

「上人,蘭台之爭,自有蘭台解決,外人不得插手。」

「不錯,這小子狂妄,我等自然會教育他,上人乃是地仙尊者,一旦插手,就壞了規矩。」長松道長也道。

「我輩爭端,自有我輩了去。」

帝子道。

李問禪等人,都是大教天驕,絕世精英。怎麼能容忍銅須上人出手,這豈不代表他們無能,奈何不了陳凡,最終讓仙人插手嗎?這是李問禪等人萬萬不能接受。

「好。」

銅須上人眸光閃耀,略微忌憚掃了帝子一眼,最終轉身而去。

陳凡負手站在那,臉上靜如平湖。無論是李問禪等人,還是銅須上人,此時哪放在陳凡眼中?他雖未恢復先天,但已有七成實力,足以橫掃。

「你們誰先來送死?」

陳凡目光淡然道。

「陳北玄,你別太狂妄,武騰山在我等中,只能算墊底。之前更大意被你所殺,真以為憑你實力,就能力壓全場?」

長松道長冷笑。

他作為青玄道席,雖不如青玄少主道體仙胎,但苦修四十餘載,在眾人之中,年齡最長,修為也最為雄厚,更精通劍道。

「哐當!」

只見長松道長捏個劍訣,引劍出鞘。

他背後的松紋古劍,上面道道紋路,宛如古松蒼勁,化作一片黃霞。飛劍一出,頓時虛空中閃過片片霞光,縱橫百米。長松道長劍法古拙大氣,穩重沉着,步步為營,根本不給陳凡絲毫機會,準備純以修為壓倒陳凡。

「長松道長不愧是青玄此代劍,僅憑這一手『蒼山劍法』,就直追長河劍仙。玄羅雖是道體仙胎,但在劍法造詣上,卻比長松道長遜了一籌。」

帝子點評。

眾人頓時一凜。

玄羅就是青玄少主,帝子竟然說他劍法不如長松,可見長松道長的劍術造詣,高到什麼程度!許多人心裏,頓時不凡。

尤其是祁秀兒。

她之前還興高采烈,凡大神威,但現在,見長松道長劍氣縱橫,如泰山壓頂。頓時又擔憂起來。

嗖嗖嗖。

一道道黃芒,在空中,匯聚如山劍氣。長松道長竟然以氣凝山,把無窮劍氣,聚成一座山峰,準備拋山砸來。這手劍術,讓人嘆為觀止。

他雖未入人仙,但僅憑這身功力,卻傲視全場,在神海境中修鍊甚深。

「你若現在認輸,我可以保你一命。」

祁清薇俏臉清冷,忽然開口。

她是混元門大師姐,深的混元門主喜愛。若真要硬保,連天雷宗都得忌憚三分。眾人眸光一閃,知道祁清薇是動了愛才之心,陳凡能殺武騰山,無論是否偷襲,但實力卻直追天驕的。這份天賦,若引入大教,未來必成地仙。

「呵呵。」

陳凡淡淡一笑,理都未理,只是目視泰山壓頂的如山劍芒,面色平靜道:「祁清薇,你天空太小了,永遠不知道外界的廣闊。」

說完,陳凡伸出晶瑩如玉的手掌,屈出一指,淡淡點去:

「今日,我且讓你,什麼才是真正的無敵!」

長松道長四十年苦修,一身勁氣凝聚,化作十丈高,宛如小山峰般的黃色劍芒,從天而降,足以把航母都壓碎。而陳凡,只是一指迎去,雲淡風輕。

「這傢伙,到了此時還在吹牛…」

祁清薇眉頭微皺,心中不喜。

她已經是秀兒面子上,最後開口,陳凡還是不賣面子。祁清薇在心中,已經對陳凡判了死刑,失望透頂了。

祁秀兒眼淚都急出來,正焦急就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嘭!」

只見在陳凡那一指前,山峰大小的黃色劍芒,竟然似泡沫般炸開,化成道道劍氣破碎。長松道長凝練半甲子的功力,比鋼鐵還堅硬,結果根本抵擋不住。

陳凡此指,勢如破竹,擊破劍芒后,在長松道長驚駭目光中,輕輕點在了松紋古劍的劍尖上。

「咔嚓!」

堂堂中品靈器,松紋古劍,竟然從劍尖處斷開,寸寸炸裂,宛如紙片般。到了最後,陳凡指勁在長松道長胸口一點,然後如蜻蜓點水般收回。

而長松道長,直接凌空爆炸開來,化成一團血霧!

一指破劍術,斷古劍,殺長松!

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沒料到,是這個結果。

祁清薇真面帶冷笑時,見到這一幕,直接笑容僵在臉上,不敢相信。而李問禪紫天域等人,則面色狂變,如見鬼魅般。便是帝子也瞳孔一縮。

之前殺武騰山,還可以說是陳凡偷襲。但這一指裂長松,卻實實在在展現了陳凡的無敵力量。碾壓天驕的實力。

『他怎麼會這麼強?』

祁清薇心亂如麻,不願相信。

而雲天宮的雲楓,已經站出來。

「這不可能,你必然是使用卑劣道術!」

三個彈指后。

雲楓被陳凡一巴掌拍在蘭台上,化作一趟肉泥。

五個彈指后。

同樣不服出戰的滅情道此代傳人,殺手天玄,被陳凡一爪捏爆頭顱,變成一具無頭屍體,扔下蘭台。

這一次,再無人敢出戰挑釁。

算上武騰山,不過區區半盞茶的功夫,陳凡連殺四位天驕。縱然雲楓天玄等人,在大教天驕中只算墊底,但這等實力,已經可怖可懼。尤其他從頭到尾,只出了一招,這更加驚懼了。

「這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南國公主美眸閃耀。

而祁秀兒,直接,眨巴着大眼,小臉一片迷糊。

「阿彌陀佛,小僧來一會陳道友!」

李問禪踏步而出,手中捏着一串佛珠,皮膚上閃耀淡淡金光。

而左邊,紫天域雙瞳閃耀火焰,黑如怒,氣度威嚴。最右邊,大世教張御龍已經起身,雙手有兩條念力長龍環繞,龍吟聲陣陣。

終於有頂級天驕出戰了。

而且一次就是三位!

「陳道友可以任選一人,我等都無意見。」

張御龍笑道,傲氣凌霄。

眾人都目不轉睛往來,如何抉擇。無論是李問禪,紫天域,還是張御龍,都非好惹的,陳凡面對哪一個,都將是苦戰。以這三位頂級天驕的能耐,必然能逼出陳凡真正的實力。

祁清薇本要立起的身體,也緩緩坐下。

她與李問禪等人,也只在伯仲之間,與其自己出手,不如先。

「你們三個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陳凡負手而立,目光並未問禪等人,而是遙眺怒龍江。

「狂妄!」

這一刻,以三尊絕世天驕的心胸,也忍不住心中暴怒。便是帝子又或玄羅,也不敢以一敵三,陳凡如此態度,簡直是在蔑視諸位天驕。

「轟!」

脾氣最火爆的張御龍,直接出手。只見他手中,兩條金色游龍,直接化作十數丈長的念力長龍,呼嘯而來。

大世教主修精神力。

張御龍的『乘龍念訣』,更是大世教七種念法中最高深威嚴的一種。傳說修鍊到極點,能一念幻出十八天龍,鎮壓世間。張御龍雖未到此層次,但也及其恐怖。

「嘭。」

陳凡隨手一掌,拍碎金龍。純由強大念力凝聚,足以絞斷鋼柱,無比堅韌的念力長龍,在陳凡掌下,宛如脆紙糊般。

「我來領教一下。」

紫天域張開口,直接噴出一道粗如兒臂的紫色火焰。

這火焰在空中出呲呲聲音,連虛空都被灼燒。赫然是焚天谷紫家的絕學『紫火神軀』,號稱可煉化地仙。在紫天域手中,比起他弟弟紫行空,又強不知多少。

「呼。」

陳凡吹出一口氣,罡氣入龍捲,直接就把紫色火焰當空吹散。

「好!」

李問禪見獵心喜,哈哈大笑,大踏步向前,當胸一拳搗來。他渾身籠罩在金芒之中,似羅漢凌塵,金剛轉世。那一拳之威,足以開金裂山,無堅不摧,當世年輕一輩,無人敢硬接。

但陳凡不閃不避,任憑他一拳打在自己胸口,紋絲未動。

「該我了!」

在李問禪驚駭目光中,陳凡抬起頭,露出潔白牙齒的一笑,然後伸出了右手,輕握成拳,一拳打出。

天地色變!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2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