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彈指殺帝子!(第三更)

全場一片死寂。.┡M

百丈寬的蘭台上,靜若無聲,無論是白素仙,還是祁清薇等人,都說不話來。自陳凡起身,她們經受一次次震撼,但沒有一個,如現在般驚人!

三位絕代天驕!

三尊人仙!

被陳凡單手斬殺,從頭到尾,陳凡雲淡風輕,舉手投足間,似碾碎螞蟻般。尤其是李問禪,金剛之軀,羅漢金身,卻被陳凡以硬碰硬,以掌對掌,生生拍碎,那裏面代表的意思,讓人可怖可懼。

一時之間,連八位地仙,都愣在當場。

無數道驚疑畏懼的目光,落在陳凡身上。陳凡淡淡立在那,靜如平湖,彷彿抬掌殺三大天驕的,不是他一般。

「太厲害,太威猛了!之前我以為他是懦夫,不敢應戰。現在是不屑與武騰山計較啊。」

南國公主嬌艷如花,紅唇如火,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異彩連連。

相比之下,祁清薇臉色就很難一直小瞧陳凡,認為陳凡只會吹牛,大言不慚。但現在屢屢被打臉,她雖是天驕神女,龍宮公主般的人物,卻也有些難堪。

「還有誰?」

陳凡淡淡道。

眾人只覺荒唐!

什麼時候,能有七大教之外的人,在蘭台上如此桀驁猖獗,睥睨天下?自七大上宗主宰昆墟以來,歷屆蘭台之會,皆以上宗天驕為尊,其他人不過陪太子讀書。

唰!

一道道目光,不由自主的匯聚到帝子身上。

帝子一襲素色龍袍,上紋九條蛟龍,威嚴如怒。尤其雙眸似光陰連綿,洞穿時光般。

此時昆墟天驕盡墨,只剩下白素仙祁清薇等寥寥幾人,顯然非陳凡對手。大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帝子身上。

「你不是我對手。」

帝子開口了。

他龍行虎步,似主宰蒼生,眸光睥睨。

「你肉身強悍,勝過李問禪金剛之軀。你神念驚天,壓倒張御龍的天龍念力。你神通蓋世,可以火破紫家。你精通各種各樣的秘法道術,是昆墟五十年,乃至一百年一出的絕世人物,可惜…」

帝子每踏一步,腳底就生出一縷運氣,到了最後,周身雲霧繚繞,彷彿仙人臨塵。他口中說著,臉上露出一絲惋惜。

「可惜什麼?」

南國公主眨巴着眼睛問道。

「可惜帝子,已經是天人了。」

白素仙低頭清冷道。

轟!

果然,只見帝子一步落於虛空,竟然無需依仗神通法術,憑虛而立。

他整個人,似與天地融為一體,不分彼此。這方圓十里的天象,隨他而動,似舉手投足,就能讓天雷降下,風暴滅世,虛空炸裂般。

地仙!

所有人的目光,都駭然望向帝子。

整個昆墟界,地仙也只寥寥百數,地位尊崇,俯瞰當世!其中七大教就佔據大半,而且這是數百年積累,遠非一代之功。儘管他們都是天驕精英,但每一代能成就地仙者,不過十人!

而且最年輕的地仙,也得在四十歲之後。帝子如今才三十齣頭,就修成地仙,一身天賦之恐怖,曠古絕今!

「難怪你雲天宮穩坐不動,原來帝子修成天人了。」

白仙子斜望雲天宮的凌霄上仙。

其他幾家,各自皆心生嫉妒。

他們家的天驕,被陳凡盡數斬殺,偏偏帝子成仙,這代表這一代乃至之後幾代,帝子的光芒,都會遮蓋數十年上百年之久。

『三百年前,青玄道主出世,青玄道橫壓當世。百年前,又出了長河劍仙,青玄道越興旺,幾乎要把我雲天宮擠下第一大教之位,但有帝子在,未來終究是我雲天宮的。』

凌霄上仙心中冷笑。

而蘭台眾人,已經傻掉了。

修行之路,歷來一步領先,步步領先。帝子於三十多歲,登臨地仙。這足以驚駭當世。代表他壓倒年輕一代,穩坐魁了。

「早知道帝子已是天人,我等還來爭什麼蘭台魁?凡人豈能與地仙相爭!」

不少人連連苦笑搖頭。

鍊氣期與先天期,有着天塹之別,除了陳凡這等變態外,從未說過地仙敗給凡人的。

眾人的目光,不由幸災樂禍凡。面對一尊地仙,除了跪倒求饒外,想要反抗,只是螳臂當車罷了。

連祁清薇,眼中都帶着一絲憐憫:

『陳北玄,你自以為睥睨當世,天賦驚人,卻不知一山還比一山高,帝子的能耐,豈是你所能想象?』

而祁秀兒,直接已經嚇傻了,那可是一尊地仙啊!

「我自修道以來,凡三十五載,從未遇見對手。同輩之中,也只有玄羅勉強能入我眼。在我眼前,只有百年前那些睥睨絕世的前輩們。」

帝子聲音,似從天上傳來:

「三百年前,青玄道主術鎖怒龍,強取丹氣。一百年前,長河劍仙一劍斷江,逼得白蛟低頭。前輩風範皆在眼前,今日,我當為之!」

帝子說著,目光眺望怒龍江,眼底根本沒陳凡這個人。

地仙與凡人,差距實在太大了!

陳凡靜等他說完,才開口:

「你說完了嗎?說完就上來領死吧,我趕時間。」

眾人愕然!

連帝子都微微扭過頭,望向陳凡。所有人都用瘋子般的眼神,面對一尊地仙,竟然還敢主動挑釁,這何止是狂妄?這是找死啊!

「呵呵,你確實是個有趣的人。他們叫你陳北玄,這個名字我記住了。」

帝子輕笑,微微點頭。似記住陳凡名字,是陳凡無上榮幸般。

「聒噪。」

陳凡直接踏步,一拳打來。

沸騰如海的真元,在陳凡身上激蕩,化作一道十丈長的金色怒蛟,撕裂長空,向帝子擊去。

帝子手掌輕輕一推,漫天雲霧,化作絲繩,直接將怒蛟困住,層層纏繞,最後生生勒散。他一擊打破拳勁后,直接拂袖向陳凡揮來:

「你未入天人,永遠不知道地仙之威,何等可怖!」

轟隆!

整個天地,似隨着帝子一袖擊來,無數浩蕩的元氣,化作滾滾大潮,鋪天蓋地。整個蘭台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變色,為地仙之力而顫抖。

陳凡面無表情,一拳打碎眼前雲霧:

「地仙?我此世殺掉的地仙,都不止十個了。」

「狂妄!」

帝子眉頭微皺,真正運起勁力來,無數雲霧,化作一個個天兵天將般,手持雲戈長刀,鎧甲閃耀,從天而降,向陳凡衝去。

「是雲天宮的『天兵寶訣!』傳說這門法訣,只有地仙才能動用,正常修士,只要一運轉,修為就會被抽乾的。」

有人驚呼出來。

一尊尊天兵,各個戰鬥力都媲美化境,足有數百之多。以九尊天將為,化作九條長龍,從四面八方湧來。這九尊天將,氣息赫然達到神境巔峰。單憑這些天兵天將,就足以橫推萬敵!

「破!」

陳凡面色淡然,踏天而上,一柄柄飛劍,從養劍葫中射出,足有九枚,正是藏劍上人的九柄飛劍。劍氣道道垂落,將他周圍的所有天兵天將,全部攪成雲霧。

「原來你仗着的,是這套劍陣?確實威力強悍,難怪心有底氣。」

帝子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惋惜:

「可惜,你不該與我為敵。」

哐當!

只見帝子手上套着的一對手環,忽然憑空漲開,化作一團天輪橫亘於空。這對雲霧天輪,當空飛舞,出嗖嗖的聲音。割裂空氣,帶起道道長虹。威勢驚天動地!

「是雲天宮的雲天輪,上品靈器,沒想到帝子把它們都帶來了。」

南國公主瞳孔一縮。

其他人都臉色蒼白,上品靈器本就是至強法器。這雲天輪乃是一對,成套的上品靈器,那威力恐怕比之准靈寶,也不遜色多少!便是地仙,也擋不住雲天輪一擊。

陳凡手中的九柄飛劍,當年只是准靈器,現在雖然隨着陳凡溫養,晉陞為靈氣,也只是下品罷了。哪能比得上雲天輪呢。

「嗖嗖!」

雲天輪瞬間化作十丈大小,如同裝甲列車般,從天空呼嘯而下,撞向陳凡。整個虛空,都出轟隆隆的聲音,似滾雷一般。

祁清薇微微嘆口氣,低下頭去。

陳凡雖然絕世驚艷,終究要倒在帝子腳下。只有踏着天驕之血,才能登臨絕頂。

南國公主也眼中露出遺憾之色。其他人更是或搖頭或冷笑,目不轉睛往來,見證一位天驕的隕落,與另一位天驕的誕生。

只有祁秀兒無比緊張往來,眼中滿是擔憂。

陳凡手掌輕輕履過九柄飛劍,目光溫柔,如同撫摸情人般:「法器之道,在於使用的人,而不是法器本身。秀兒,為師今日,就傳你第一套劍術!」

陳凡說著,雙手捏訣,拇指輕彈:

「貔貅芙蓉修羅。」

「紅袖白螭玄武。」

「姚黃青索紫霄!」

陳凡連彈九下,九柄小劍飛射入空中,化作一線,如同一縷金色的光線般,無比銳利,斬金斷鐵!

「九劍合一,劍氣凝絲,去!」

陳凡一彈指。

頓時,九柄飛劍,瞬間激.射而去。天空之中,只能抹淡淡的劍芒,似絲絲劍氣,幾不可聞。但讓所有人驚駭的一幕出現。

十丈高的雲天輪,在這金色絲線之下,竟然瞬間破開,宛如刀划豆腐般。

金色絲線劃過雲天輪,直接斬向帝子。

帝子身外罡氣環繞,一層層秘寶護體,無數護罩展開。但在金色絲線之下,紛紛噼里啪啦炸裂開來,到最後,面色駭然的帝子,竟然被陳凡一劍斬成兩截!

劍氣凝絲。

彈指斬帝子!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