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震動昆墟的一戰(第三更)

當陳凡出關,回到蘭台城時。.%M

祁秀兒等人,已經急如熱鍋螞蟻。陳凡此次閉關雖快,但也花了一月。青玄道主雖未給出具體時間,但拖得太久,顯然會讓這昆墟第一人震怒。

「老師,您終於來了。青玄道主要約見您。」

見到陳凡,祁秀兒慌忙迎上。

「陳上仙,我宗宗主,欲與您於昆吾山巔一見,時間由您來定。」一位青衣劍袍的地仙,清冷而來。他身上劍氣勃,絲毫不遜色長河劍仙。

可見青玄道這三百年,是何等興旺。

「好。」

陳凡毫不猶豫答應。

青玄道主是昆墟第一人,若能擊敗他,足以震懾昆墟界。也算完成陳凡三個目標。若是閉關前,陳凡還會有些疑慮。現在,金丹不出,陳凡睥睨天下,再無敵手。

「就在半個月後吧,我會前往昆吾山,面見貴宗宗主。」

這句話,隨着青衣地仙離開,迅傳遍整個昆墟界。無數人為之嘩然,陳凡不但沒退縮,竟然真敢來赴約?

「走,青玄道主已經有近百年未出手。上一次,還是與龍象禪師交手。以龍象禪師的大金剛身,都被他一劍破開。那陳北玄又是最近聲名鵲起的高手,此戰不得不睹。」

這次約見,說是見面,其實就是約戰。無論是陳凡,還是青玄道主,顯然不可能退讓半步。

不知道有多少宗門世家的高手,從四面八方,向昆吾山趕去。

一時,昆墟界為之沸騰。

而此時的陳凡,則在蘭台城尋了個清凈小樓,盤點自己此次閉關得失。

「我這次,可算把家底全部耗幹了。所有的靈石靈藥靈材,盡數一空。若不能找到其他寶葯,修為短期內是別想提升了。」

陳凡一聲苦笑。

十二天功圖固然逆天,但對資源消耗太多了。尤其還是在靈氣枯竭的地球,陳凡能湊成兩幅圖的修行資源,已經是省吃儉用。

「不過,雖家底空了,但這一次實力確實增長極大。」

陳凡輕輕抬起手,他的手掌,原先如青玉一般。現在裏面則有道道金光凝聚,逐漸向金身轉化。佛門將佛陀之軀,稱作『金身』,蘊意就是『不滅』。

當陳凡肉身盡數化作金芒時,就是真正神體大成的一刻。

「不僅僅是肉身,震天圖修鍊成功,我的神魂真元修為,都在先天中期的基礎上,又增加了數籌。現在,純以真元論,恐怕十個先天後期,都未必比得上我。」

陳凡微微一運轉。

恐怖的真元,就在體內如長江大河一般奔涌。連地面都隨之震動,彷彿地震般。在陳凡體內,真元一時化作黑色的吞噬真元,一會轉成金黃色的雷澤真元。兩種力量,隨意切換,互相交融。

這還僅僅是基礎,不算震天圖附帶的雷澤神通。

雷澤作為上古雷系神通,一身神通之強大,絲毫不遜色鯤鵬。而且比鯤鵬不同,雷澤乃是轉精戰鬥的神獸,純以戰力論,說不定比鯤鵬還有勝半籌。

「這雷澤神圖功成,我總算可以把『五雷元磁神印』修成了。」

陳凡輕舒一口氣。

他曾在葬仙谷中,得到一座元磁山,準備煉入五雷印中。可惜一直修為不夠,畢竟這法寶一旦修成,說不定直接晉陞靈寶層次。便是金丹都輕易無法煉製靈寶。

嗖嗖。

陳凡從養劍葫中,取出通體漆黑的元磁山,然後將它與五雷印煉化為一。原先狂暴桀驁的元磁山,此時在陳凡手中,竟然溫順如綿羊般。

兩者漸漸合成一團,化作一枚宛如山形的古樸神印。

神獸雷澤,掌控雷電,元磁之力同樣屬於雷電一種。

在古印結合的時候,陳凡也雙眼噴出電光,將雷澤之力打入,讓古印的氣息越來越強大。到了最後,陳凡甚至將紫電狂刀,都拆散開來,化成靈材,注入五雷印中。

小樓內,整日雷電轟鳴,電芒閃耀。

一股恐怖的氣息在醞釀,彷彿孕育着絕世凶獸般。

十天之後,當祁秀兒等人開始焦急時,陳凡踏出小樓。他臉上帶着一絲遺憾,靈寶終究太難煉製,元磁山加五雷印,以及他的雷澤神力,終究也只煉製出一件准靈寶。

「不過都是准靈寶,五雷印的威力,可遠勝紫電狂刀。便是與真正的靈寶相比,也惶多讓。」

陳凡心中想着。

眾人正式啟程,前往昆吾山。

前所未有的一戰,即將到來!

昆吾山,為昆墟界第一神山。

此山高達三千丈,足以媲美喜馬拉雅山。尤其筆直如劍,直插蒼天,自半山腰之上,就開始雲霧環繞,據說到了山頂,甚至可以觸摸罡風氣層,宛如居於天上般。

「傳說,上古之時,昆吾神君開闢了昆墟界,曾一劍劃出八千里怒龍江。最後將自己的神劍,插在怒龍江頭,最後化作了昆吾山。」

祁秀兒興緻勃勃的講着。

眾人坐船,順着怒龍江而下,一日千里,不過三日,就臨近昆吾山。

「哼,這只是神話罷了。昆墟界這麼大,怎麼可能是人創造的。而且一劍劃出怒龍江,連兵器都有幾千丈長,那個昆吾神君本人得有多大,萬丈高嗎?」

南國公主冷哼。

祁秀兒頓時吶吶。

她只是喜歡聽故事,這些故事都是祁山城老者,小時候講給她聽得。至於真假,早已掩埋在歷史中,沒有人清楚。

陳凡背手站在烏篷船頭,目光望向遠處如劍神山,目光幽深。

南國公主可能以為是玩笑,但陳凡卻知道。宇宙中,確實存在赤手開闢世界,一劍划江,身高萬丈的生物。

別的不說,鯤鵬的身軀,堪比星系,可以一口吞掉太陽。那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不過能做到這些的,至少也得是元嬰,乃至化神大能。

『那昆吾神君,莫非是一尊元嬰或大能?那以他的壽元,說不定還存活着,大能萬載不滅。不過地球已成死刑。他哪怕還活着,恐怕早就離開地球,乃至太陽系了。』

陳凡心中思量。

此時,無數世家大族,早就匯聚而來。

怒龍江面上,到處都是迎風招展的船帆。有彩雲神帆,有錦繡雲帆,有金色龍紋大船。一艘船比一艘巨大,甚至有數百米長,媲美航母。將整個怒龍江都堵塞住了。

「嗚嗚。」

隨着一聲聲號角聲。烏篷船前的船隊,忽然從中間裂成兩半。烏篷小船宛如帝王降臨般,在周圍眾人的目視中,劈波斬浪,向著千丈神山而去。

所有人都知道。

陳北玄來了!

一艘通體漆黑,足有數十米長,帆染玄墨的大船上。

「他就是陳北玄,沒什麼特別?人家哪位仙人降臨,不是氣勢衝天,仙威浩蕩。他就坐一艘小船而來,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只是個文弱書生呢。」

一個身着黑衫,清冷如冰的少女,撇了撇嘴道。

她旁邊的老者,面色肅然道:

「雲墨你慎言,陳上仙乃是昆墟屈指可數的強者。他一個彈指,就足以把我們黑水門,盡數覆滅。在你師叔和好幾個弟子失陷世俗后,我們黑水門已經受不得任何衝擊了。」

「是,師父。」

黑衣少女低頭,忽然想到自己的好友小舞,也死在世俗界了,不由默然。

無數人默默注視着,那個一襲黑衫勁裝的青年。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代天驕,心中不是滋味。就是眼前這人,力壓蘭台,名震昆墟界,成為年輕一代第一人。

更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家主,門派掌門,心生嫉妒。

他們祖輩苦苦追求數百年,不過求一地仙罷了。陳凡年僅二十,就登臨絕頂,俯瞰昆墟,他們怎能不生妒?

「這一戰,他若能渡過。未來五百年,整個昆墟,都將在他腳下顫抖。」

紅塵宗宗主,感嘆道。

周圍眾人,都心有同感點頭。

因為時間未至,青玄道主等人未到,陳凡並未登山。只是靠了岸后,在江畔尋了一塊乾淨的青色大石,盤腿坐下。

眾人都靜靜等待着。

嗖嗖嗖。

天空中,一道道華光閃過。

那是地仙開始降臨了。每一道光芒,都代表着一尊縱橫昆墟的天人。他們地位尊崇,原先都是一宗一教之主,又或者上宗長老。

要麼騎着靈獸而來,要麼駕馭飛船,氣勢滔天。

但此時到了昆吾山前,卻盡數沒有登山,只是停在山腳下,以示對兩位無上巨頭的尊崇與禮敬。

「是我爸爸,他也來了。」

南國公主跳起來。

一艘長達百米的大船,飛在天空上。

那飛船極盡奢華,上鑲各種寶石瑪瑙珊瑚,珠光寶氣,宛如寶船般。上面穿着火辣的俏麗美姬,巧笑倩兮,引來無數目光。寶船最高端,坐着一個戴着十個戒指的金袍大漢,大漢雖然乃是仙人之尊,卻無比肥胖。正是南國三十六城共主,火靈王。

火靈王見到南國公主后,臉上露出寵溺之色,更是對陳凡無比熱情,口稱:

「佳婿。」

一副已經將女兒嫁給陳凡的樣子。更熱情邀請陳凡上他的寶船上面一住,不住暗示,他寶船上的美姬是何等火辣誘人,任君采劼。

最終被陳凡淡淡拒絕了。

「哼,有其父必有其女。」

祁清薇撇了撇嘴,眼睛斜睨。

這時,天邊忽然傳來一聲轟鳴,宛如雷霆震動般。七道璀璨的光芒,橫亘長空,向昆吾射來,那光芒還未到,鋪天蓋地的威嚴已經降下。

所有人頓時一臉肅然。

七大上宗掌教到了!

大戰即將開啟!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可能會很晚,大家明天起來再(n_n)o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