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746章 戰青玄道主

七大上宗主宰昆墟,聲威震世,讓人聞之Щщш..lā

七道華光,懸停在昆吾山前,從中現出七位男女。他們或雷電環繞,或白衣飄渺,或做金剛威嚴。各個氣勢撼天動地,一身法力之雄渾,讓人窒息。

尤其位於七人之前,一位兩鬢斑白,一襲青衣的中年男子,奪盡了所有人的眼球。男子只是簡單站在那,一身光芒,卻彷彿遮住了其他六人。

青玄道主!

昆墟界第一人!

「青玄道主、龍象禪師、太陰仙子、大世教主我滴乖乖,七大上宗宗主來了四位,還有三位太上長老,都是無上巨頭級人物。我們昆墟有多久沒這樣的盛況了。」

山腳下,有人嘆道。

無數人仰望驚嘆,眼前這七人,基本代表了昆墟界最強大的力量。七人聯手,足以推平一切。尤其是青玄道主,上百年未出手,但其實力修為,卻是當之無愧昆墟第一。

「這昆吾山,本只是一座山峰。但三百年前,自青玄道主屢次約戰對手於此后,它就具備其他寓意。代表着昆墟地仙之巔。」

黑水門老者目光凝重道:「三百年來,青玄道主於昆吾山巔,約戰過九位對手,九戰全勝,其對手七死二傷,今天恐怕就是第十戰了。」

黑衣少女聞言,心中一冷,不由為陳凡微微擔心。

「嗖。」

只見青衣男子,漫步而上昆吾山頂,一個清冷的聲音,從天上遙遙傳來:

「有請陳道友,上山頂一敘。」

無數道目光,瞬間匯聚在江邊的陳凡身上。

包括龍象禪師等人,都目光陰冷看來。陳凡連斬上宗巨頭,龍象禪師等恨不得把陳凡挫骨揚灰,若不是看在青玄道主面上,早就出手。

「老師。」

到了這個關頭,祁秀兒終於止不住心中擔憂,小臉蒼白望來。

「放心,且看你師父,如何一隻手壓服昆墟。」

陳凡哈哈大笑,雲袖一卷。

轟隆!

一條水龍,從怒龍江中升起,陳凡腳踩龍頭,扶搖直上。澎湃的怒龍江水,最後化作一道通天徹地的水柱,足有萬米之高。

陳凡就踏着它,一路登到昆吾山頂。

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瞳孔微縮。便是七大上宗掌教,也眉頭微皺。他們雖未見過陳凡出手,但僅憑這一手舉重若輕的道術,就代表陳凡有能力與他們平起平坐。

「昆墟界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變態,如此年輕,實力驚人。」

大世教主嘖嘖稱奇。

他一身古老的方士袍服,峨冠博帶,腳踩天龍御空,雙眼之中,似有重重瞳孔閃耀,詭異異常。

「無論他有多強,也不是玄風的對手。」太陰仙子淡淡道。

「那是自然,道主三百年前,就無敵昆墟。三百年後,便是老僧,也看不出道主的深淺了。」龍象禪師手持念珠,低眉說道。

山下的祁清薇、南國公主等人,無不仰頭,擔心望來。

這百年一戰,終要開啟,但沒幾人對陳凡有信心。便是祁秀兒,都只是祈禱陳凡不死。

「嘭。」

昆吾山頂,足有方圓百丈,陳凡一腳踩在上面,如同踏在鋼板上,發出清脆的金屬交鳴聲。

此時,山頂只有一個青衣男子,背對陳凡而立。他雖只有一米多高,但整個人的氣息,卻與腳下千丈高峰,連為一體。宛如一座絕世神山聳立般。

正是青玄道主。

「陳北玄,你不該來的。」

青玄道主負手立在山前,淡淡道:

「三百年來,登上昆吾山頂者,一共有九人,其中只有兩個人活着下去,剩餘七人,盡數斃命於此。無論他們身前有多少驚世大名,如今都早已消聲覓跡,知道者寥寥。你還年輕,若在一百年後,當有資格登上此山,做我的對手。」

「哦,是嗎?」

陳凡不置可否。

「你犯我上宗,只有兩條路可選,要麼入我青玄道,種下神魂禁制,永不背叛。要麼死!」青玄道主平靜說著,宛如天神在決定凡人生死。

「憑你,還不夠資格。」

陳凡輕蔑一笑。

「冥頑不靈。」

青玄道主輕哼一聲,語氣始終古井無波:「這昆吾山,世人都以為只是一座奇峰。但我搜遍古籍,在它旁結廬修行百年,卻知道,它真是一件無敵神器,只是不知是否昆吾神君的兵器。今日,這件神兵,終於又要染上凡俗之血了。」

說完,青玄道主正式轉過頭來。

刺啦!

虛空之中,彷彿打出兩道閃電。幾乎無法用語言形容青玄道主的容貌,他面容很普通,但一雙眼睛,卻銳利如天劍。

空氣都被他的目光割開,發出呲呲的聲音。

青玄道主沒動用一絲力量,純粹是神魂中的劍意外放,造成這樣的奇觀。可見他一身劍氣之雄渾,強大到何等程度。

「三百年了,多久沒人這樣敢和我說話,你是第一個。我會留你全屍的。」

青玄道主長發飄揚,眸中劍光越來越盛。一股鋪天蓋地的氣勢,從他身上節節暴漲,迅速超越天雷宗主,達到了無法想象的層次,充塞天地。

整個昆吾山頂,連空氣都凝結。

周圍的元氣,更是一絲一毫無法流動。青玄道主立在那,這百丈方圓,就似他的領域般,任何力量都受他操縱。地仙在此,就會駭然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引導天地元氣,就彷彿被從天人境界打落般。

掌控!

傳說金丹修士,能一念掌控天地,自身所在,皆為神域。青玄道主雖未到此境界,但也摸到了金丹一絲邊了。不算真正領域,但也是偽領域。

見到這一幕,大部分地仙還摸不着頭腦。

但龍象禪師等人,卻面色一凝。他們都是地仙後期,距離金丹極近,自然知道這代表着什麼。

「傳說中,天仙真神,皆有領域。立於領域之中,則萬法不侵,萬敵不破。沒想到,道主竟然走到這一步了,老僧甘拜下風。」

龍象禪師輕嘆。

而太陰仙子淡淡一笑,目光看着陳凡,已如死人般。基本上比青玄道主弱的,一旦落入這偽領域,基本就生死不由己。

但讓她驚訝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陳凡如清風拂面,毫不受控,反而輕蔑一笑:

「你就這點能耐?」

「咦?」

青玄道主淡定從容的臉上,終於出現一絲驚疑。

他似沒想到,陳凡這麼輕易掙脫他的掌控。卻不知道,若是閉關前,面對這樣的威勢,陳凡只能以力破之。但現在,便是金丹親至,都未必能困住陳凡。

不過青玄道主終究是昆墟第一人,絲毫不慌,輕喝一聲:

「凝!」

轟隆!

原先凍結的元氣,此時彷彿化作鋼鐵般,瞬間凝結成塊。如果說之前,昆吾山頂是水底,行動艱難,那現在就是萬丈海底最深處,壓力大到驚人,便是一塊鋼板,都會壓成紙片。

太陰仙子目光冰冷。

知道自己這個丈夫,終於全力出手了。若是普通地仙再次,恐怕會直接被這恐怖的天地元氣,壓成肉餅,連地仙之軀脆如薄紙。

但陳凡面不改色,並指如刀,當空一劃。

「破。」

刺啦。

元氣大潮在陳凡面前,直接被劈成兩半。整個天空,頓時響起轟隆的雷鳴,一副奇景出現在眾人面前。

只見以陳凡為中心,一道白線浮現,橫跨百丈。而白線兩邊,肉眼可見的元氣大潮,則似瀑布般轟鳴,瘋狂的向中間湧來。

青玄道主面色冷峻。

陳凡那一指,看似虛弱無力,卻正好切在了他的偽領域的基點。整個領域,是以基點為中心,才逐漸展開的,如同陣法核心般,基點被破,頓時百丈領域,盡數崩潰。

「好好好!」

此時哪怕是青玄道主,也不由心中動起怒氣來。他冷冰冰望着陳凡,眼眸劍芒冷冽:「陳北玄,看來我之前小瞧你了。罷了,就讓你看一下,我縱橫昆墟的真正力量。」

說完。

青玄道主大袖一揮。

「嗖!」

只見一柄通體青色,古樸蒼茫的小劍,從他袖中飛出。

這柄小劍一到空中,頓時化作滔天劍芒。這道璀璨的青色劍芒,起自青玄道主頭頂,卻橫亘整個昆吾,長達近百丈,宛如遠古神明的天劍般。

「此劍名曰青黎,隨我征戰昆墟四百五十載,斬敵一百七十三人。你將是第一百七十四個。」

青玄道主一劍在手,頓時氣質一變,整個人古井無波,再無一絲急躁。目光俯瞰陳凡,宛如視螻蟻一般。

這時的青玄道主,才是真正三百年無敵的昆墟第一人。

「戰!」

陳凡眼中毫無懼意,身上戰血沸騰,一步踏出,舉拳打來。

虛空沸騰,元氣洶湧,方圓數十里的元氣,都匯聚於陳凡拳前。他整個人,都籠罩在璀璨的金光之中,宛如神明降世般。

青玄道主也長袖一揮,近百丈劍芒,頓時從天斬下,直指陳凡。

這撼動昆墟的大戰,終於爆發了。

ps:呼,第四更終於寫完了,作者菌眼睛都花了,這就去睡覺,明天繼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