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舉世皆敵(第二更)

第755章 舉世皆敵(第二更)

外界紛紛擾擾時,雪神宮內,同樣不安定。請大家搜索(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

無數雪神宮弟子,用游移的目光,掃向陳凡。比起外界人,她們心中疑惑更多。陳凡為了陸燕雪而來,這本就不可思議,陸燕雪是世俗界人,從未出過宮,怎會與陳凡認識,而且模樣,還很熟悉。

等雲天宮的消息傳來后,雪神宮弟子就不止是疑惑,而是驚駭了。

「老師,他們說你世俗界的人,真的嗎?」

祁秀兒風風火火的闖進來。

祁清薇白素仙以及太寒仙子等跟在後面。都目光複雜莫名。

「他們肯定在污衊您,尤其那什麼雲天帝,對您最有敵意,還說什麼限您三天內給出答案,簡直欺人太甚…」嬌俏可愛的祁秀兒,嘟着小嘴,憤憤不平。

「我確實來自地球,也就是你們說的世俗界。」

陳凡平靜道。

「啊?」

祁秀兒僵在那,如遭雷擊般。

祁清薇痛苦的閉上眼睛,彷彿心中的某個幻想破碎般。來此前,她們心中已經確信十之**,但終究抱一絲希望。白素仙輕嘆口氣,似是惋惜。而太寒仙子等人目光,已經像仇敵。

「怎麼會呢?老師怎麼會世俗界的人?」祁秀兒不敢相信。

連續有天驕地仙隕落在地球。

如今世俗界在昆墟人眼中,已經是地獄魔鬼一樣的存在,需要復仇。

「你還記得第一次見我嗎?當時我為了尋找燕雪,剛穿過仙門不久,身受重傷,多虧到你們府上修養。你是個好孩子,我不想欺騙你。」

陳凡輕撫少女烏黑濃密的秀髮,輕輕說道:「我既然答應收你為徒,就始終是你老師,不因身份變化而定。如何選擇,由你自己決定。」

祁秀兒失魂落魄而去,她姐姐連忙跟上,臨走前的眼神,無比複雜。

「上仙,您真來自世俗界?這麼說,青玄少主雷刑地仙以及天雷宗主,都死於您之手?」白素仙猶豫一下,終究開口。

「不錯。」陳凡淡淡道。

眾人頓時一陣沉默。

這和陳凡殺帝子凌霄上仙不同。

當時蘭台之上,陳凡是參與者,哪怕斬絕所有敵對人,也說得過去。歷史上,蘭台之會,不止一次有得勝者殺盡所有對手,稱雄一代。青玄道主當年也是把對手殺的死傷慘重,才君臨昆墟。

而之後八巨頭出手,明顯以大欺小,被陳凡反殺,也是罪有應得。

但青玄少主等人就不一樣,他們隕落在地球,就像自家小孩在外被別人打了般,無論是對是錯,都得報仇再說。尤其撼世地仙,乃天雷宗主,天雷宗上下,恨不得把地球毀滅掉,為他們宗主復仇。

「玄羅等人狂妄桀驁,視我地球如螻蟻,自然得給他們點顏色」

陳凡平靜回答。

雪神宮眾人不言,但太寒仙子幾人眼中,明顯深的戒備,望着陳凡,如同異類般。

「請上仙離開我雪神宮。雪神宮廟小,當不得這樣的潑天大事。」太寒仙子低頭堅定道。白素仙等人,也都紛紛開口,客氣中帶着疏遠。

陸燕雪聞言頓怒。

這不是要把陳凡趕走嗎?

「我會離開的,但不是今天。」陳凡伸出手,攔住陸燕雪,目光清冷:「雲天帝既然限我三天內給出答案,那我,好就給他一個答案。」

「十天後,我會親自上雲天宮,拜訪他,何定我之罪!」

陳凡此言一出,頓時所有人都駭然。

這是要戰起了?



很快,陳凡的身份,以及他最後一句話,從雪神宮中流出,如颶風一般,呼嘯掃過整個昆墟界。頓時,昆墟為之嘩然震怖!

陳凡竟然真的來自世俗界!

天雷宗主玄羅等人,皆死於其之手。

如今更要登臨雲天宮,質問雲天帝,這是要徹底壓服昆墟啊!

無數人義憤填膺。

對內時,昆墟界人打的頭破血流,但面對陳凡這個異界來人,大家迅速抱成一團,同仇敵愾。原先許多支持陳凡的人,此時也都紛紛倒戈。

無數追捧陳凡,想要把陳凡捧成昆墟第八大宗的世家族長們,更是放出話來,與陳凡劃清界限。那些喜歡崇拜陳凡的少年少女,痛哭流涕,宛如偶像破滅般。

祁山城內,得知消息后,更是一片死寂。

許多人都主祁沐風,臉色鐵青的走入了書房,將自己封閉在其中,一人不見。大家都明白他心中的痛苦與糾結。

東河派得知消息,為之振奮。許多東河派長老,又開始出現在祁山城附近。

而相比之下,七大上宗就不僅僅是驚訝,而是震怒了。

天雷宗,紫電峰上!

無數道恐怖的氣息,衝天塞地,眾多地仙憤怒如狂:「陳北玄殺我弟子,連斬我地仙,更悍然滅了我宗宗主,此仇不共戴天,不可不報!」

尤其以天雷宗太上長老,九冥地仙最為大聲。

他的子嗣武騰山,被陳凡在蘭台斬殺。九冥地仙吃了啞巴虧,不敢報復。但現在,陳凡引發眾怒,他立刻跳的最高,第一個要求舉宗出手,斬殺陳凡。

「啟出鎮教至寶,調集所有戰兵弟子,傾宗而出,直斬陳北玄!」九冥地仙叫囂。

青玄道,劍廬內。

青玄道主盤膝於上,閉上眼睛,宛如雕塑般。

而在對面,太陰仙子跪坐於地,淚流滿面,聲聲凄涼:「玄風,那可是我們唯一的孩子,寄託我們所有的期望。他在世俗界被陳北玄殺了,你做父親的,不去報仇?」

青玄道主一動不動,但手掌微微顫抖。

「好,你不去,我自己去。」

太陰仙子發狠,滿臉怒容,起身離去。等她剛踏出劍廬大門時,背後傳來一聲嘆息:

「罷了。」

除了天雷宗青玄道之外。

在大世教,在混元門,在雷音山…各大教內,都有太小不同的復仇之聲。死在地球的眾多弟子中,同樣有他們的真傳。

雖不如天冥子與青玄少主那樣地位尊貴,但終究與陳凡有了仇恨。

只是這些大教,顧忌陳凡的無敵之力,都先冷靜旁觀,等着有力量者出頭,再決定是否跟進。

身為上宗,他們並非蠢貨。為了一點小仇,就去和陳凡拼個你死我活,讓別人漁翁得利,此乃下策。這也是九冥地仙叫囂,但天雷宗始終雷聲大雨點小的原因。但陳凡若穩輸,他們不介意跳出來通打落水狗。

就在昆墟界一片譴責,卻始終沒有人站出來的時候。

雲天宮中,傳來雲天帝威嚴的聲音:

「你要戰就戰。」

「十日之後,朕在雲天宮,等你陳北玄駕臨!」

此言一出,昆墟為之撼動。

無數人面色凝重,知道這個昆墟第一大教,終於要站出去,執昆墟牛耳了。此次若雲天宮勝,昆墟將再次回歸雲天宮的掌控下。雲天帝也將憑藉這前所未有的聲望,加冕昆墟之王。

「昆墟第一教對陣昆墟第一人啊。」

「這場戰鬥,必然前古未有的精彩,足以名在史冊。是誰了,誰就是此界之主!」

有老教主斷言。

無數人,從四面八方,向雲天宮匯聚而去。這一戰的重要程度,遠勝昆吾山巔的鬥法。那場戰鬥,只是決出第一人之位。而此戰,則是昆墟與世俗之爭,代表誰才是仙界正統,決定兩個世界的命運!

「我們在見證歷史啊。」

有人抬頭吶吶道。

….

十日之期,一天天漸近。

期間,南國公主前來告辭。

她之前追着陳凡足跡,來了雪神宮,但等陳凡身份暴露后,立刻被火靈王召回。此時陳凡已經不是所謂的第一人,而是整個世界的敵人,誰沾上他,就是與昆墟為敵。

祁清薇也離開了。

混元門主下達命令,讓她立刻回歸混元門,否則就以叛門罪論處,祁清薇不得不走。最後連祁秀兒也被帶走。她父親祁沐風千里迢迢敢來,硬生生將小丫頭,從雪神宮上拖走。

祁秀兒眼淚撒滿了山道,死活不想離開。

最後還是陳凡笑着安慰,表示絕對不會把她逐出師門,祁秀兒才潸然而去。

一個個昆墟界的故人,從陳凡身邊離去。雪神宮的弟子們,宛如生死大敵般,如果不是畏懼陳凡威嚴,早就召集戰兵把他擒殺了。

到最後,只剩下陸燕雪陪在陳凡身邊。

「我怎麼感覺我像瘟疫般。」

陳凡好笑。

「但我更喜歡現在這一刻。整個世界都與你為敵,所有人都離開,只有我陪在你身邊。天地間,只我們兩人,相濡以沫。」

陸燕雪幽幽道。

「你要知道,現在滿昆墟都是我的敵人,跟在我身邊無比危險。我只要出了這個宮門,什麼暗殺圍攻偷襲輪戰之類,全部會蜂擁而來。與之前相比,我是個異界人,對待異界敵人,可不講究什麼手段。」陳凡臉色一正道。

「我願意。」

陸燕雪斬釘截鐵道。

她的雙眼,滿是決然,瞳孔中只倒影出陳凡一個人的身影,彷彿天地崩塌,日月毀滅,也不會動搖般。

「好!」

陳凡豪氣大發,仰天傲然道:「便是舉世皆敵又如何?且人,只手碾碎蒼穹,橫壓一界!」



2012年12月20日。

陳凡出北地,一人而來,劍指雲天宮!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