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天仙!(第一更)

「這聲嘆息,為什麼感覺是個歷經滄桑的老者,可雲天宮現存活的長老,不都已經死在陳北玄之手,連雲天帝都被一腳踩死,莫非還有其他高輩分長老存世?」

有人疑惑。.ΩM

「恐怕不止是普通長老,而是某個傳說中的人物。」

一尊老教主目光凝重,帶着三分驚疑。

無數道目光,匯聚到水鏡上,緊張望着。

如今陳凡腳踏雲天,君臨昆墟。難道雲天宮還有什麼不世強者存在?可是再強的強者,比青玄道主雲天帝能強到何處?至少得再來七位凝丹期,才能逼退陳凡吧。

「道友前途無量,傳承高深,未來必入金丹,為何苦苦逼我。」那嘆息的聲音,再次開口。

金丹?

眾人一愣。

這是什麼境界?怎麼從未聽過。

「你既然知道金丹,必是上古修仙界存活下來的老怪物。那你應當知道,這天地對我等來說,只是個囚牢,我所求者,只有一個。」

陳凡冷笑。

對地球或昆墟來說,天仙就是頂點,可稱霸天地。天仙之上還有什麼,他們一概不知。

但了解真正修仙傳承的,卻明白,金丹只是修仙的起點。再往後,元嬰化神返虛…一層比一層強大莫測,合道真仙更可頭枕太陽,腳踏星河。

到了那時,才能算真正的仙人,俯瞰宇宙。

「天路!」

當這個詞道出時。

所有昆墟界人為之一震。

「天路,那不是傳說嗎?早就被人證實根本不存在,莫非真存在?陳北玄來此,想進天路,追隨上古眾仙的腳步?」

許多人驚疑。

連很多宗主家主級人物,都一臉獃滯。

大家本以為,陳凡是來征服昆墟的。所以眾仙才誓死抵抗。一位位仙人衝上前去,用自己的性命,想要阻攔陳凡的腳步。但沒想到,陳凡根本沒準備在昆墟停留,打一槍就走。如果是這樣,那些仙人何必犧牲自己?

想到這,許多人哭笑不得。七大上宗的殘留人員,更是捶胸頓足。

「天路已封,道友退去吧。」

那聲音淡淡道。

「你不讓我進,我就踏滅你宗門,斬絕你所有弟子,毀了雲天宮,然後翻江倒海,也要把你揪出來。」陳凡眼中眸光如劍,血焰熊熊。

不入天路。

以地球現在修鍊環境,陳凡至少得再耽擱二三十年,才能修成金丹。這對陳凡而言,根本是無法接受的。阻人道途,如殺人父母。

「閣下莫非真以為我好欺?」

那聲音一冷。

「要麼打開天路,讓我進去,要麼出來,與我一戰。」

陳凡戰意如怒濤。

「好好好!我雲天璇坐鎮昆墟無數年,閣下是第一個敢來挑戰的。我本修行不易的份上,不想計較,但涉及道統,本尊不得不出世了…」

那聲音怒極反笑,聲音越冰寒。

當他名字道出的時候,黑衣少女突然現自己師傅,渾身開始劇烈顫抖,臉色無比驚駭,彷彿見到什麼恐怖的事情。

「老師,怎麼了?」

少女疑惑。

「雲…雲天璇。這…這是雲霄老祖的名號啊。」黑水門門主牙齒打顫道。

「雲霄老祖?」

少女先是一愣,然後猛的臉色狂變。

對於昆墟界人來說,這個名字,如雷貫耳。從小到大,不知道聽過多少遍。因為…他是雲天宮創派祖師的弟子,昆墟界最後一位天仙!

「可是雲霄真君不是在三千年前就坐化了嗎?」

少女已經呆住了,正要開口詢問時。

「轟隆!」

一股精氣,從天宮射出,直衝長天,如同筆直的狼煙般。把雲空吹散,讓漫天星斗現出。緊接着,眾人只覺雲天宮中,似有一頭無比恐怖的凶獸,在蘇醒。

它是那樣的恐怖,如山的威勢,鋪天蓋地壓下。

嘭!

天都城周圍,數十里方圓,竟然轟的一聲,向下陷落三寸,彷彿有一隻巨掌拍下。無數人跪倒在地,便是神境強者也無法站立。幸虧一道五色光罩,從天都內城升起,將眾人罩在其中,擋住了這股威勢。那浩瀚波動,似汪洋大海,充塞整個天地。

「這…這是?」

無數人目瞪口呆望去。

「哐當!」

只見雲天宮最深處的一間石室,繪製着無數封印的石門,轟然打開,從中踏出一隻腳來。那隻腳上,無數神紋密布的寒鐵戰靴,彷彿不朽的仙金般。

這隻腳一現,天地間一片肅殺,風起雲動。

緊接着,一尊穿着玄金戰甲的神尊,石室中走出。他沒有被鐵甲覆蓋的皮膚,是如此慘白滲人,宛如死屍一般。身上死氣濃密,似半隻腳邁入地獄,但卻依舊存活於世。

半人半鬼!

那人踏出,頓時,方圓百里的天地元氣,剎那間沸騰,彷彿迎來主人般。

所有人都只覺得,他們瞬間從天地間被剝離出去,無論是地仙,還是最普通的內勁武者,都再吸取借用不到一絲力量。整個方圓百里,似乎都是那人的世界。

「領域,傳說中真君所立之地,接為其掌控,所有人生死都在其一念之間,。這真的是一尊天仙真君啊!」

數百萬人為之震怖。

許多老者,更是淚流滿面,跪伏於地。雲天宮的弟子更是狂嚎:「我雲天宮,竟然還有天仙老祖存世,求老祖斬陳北玄,為宮主和死去弟子報仇!」

而祁秀兒6燕雪等人,則剎那間臉色蒼白。

「小子,你逼我現世,壞我道統,當神魂俱滅。」

玄甲者立在那,一雙黑晶雙瞳望來。

咔嚓!

虛空中閃過兩道黑色閃電,陳凡頓覺如山壓力,鋪天蓋地而至,逼得他近乎窒息,幾欲跪倒於地。若是普通地仙在此,早就承受不住壓力,跪倒拜服。

但陳凡身上金芒閃耀,縱橫十丈之內,生生撐起,擋住了滔天威勢。

「我原本只是懷疑,但等到了雲天宮,就確信,真有老不死的存活於世。金丹的壽元只有千年,你從數千年前存活下來,恐怕付出無法想象的代價吧。」

陳凡冷笑,眼中卻如臨大敵。

無論如何,眼前這人,終究是一尊金丹!

金丹與先天,是天與地的差別。金丹修士可肉身橫渡宇宙,一個人征服一顆落後星辰。在宇宙中,很多土著星球或小世界中,金丹都是神明般的存在,至高無上,主宰一星。

那人不言,似是不屑。

「哼。」

那人冷哼,眼中凶芒更勝。

「讓我猜猜,能讓你存活這麼久,無外乎那幾種手段。以地球落後的環境。你顯然不可能修行『再世輪迴』『屍解重生』『枯木涅槃』等大神通,也不可能服用『天神果』『造化元丹』『萬物星辰水』等神物。那有最後一個…用生命源石封鎮了。」

陳凡淡淡道。

「哼。」

玄甲人猛的一步踏出,眼中凶芒如怒濤。

天地似都隨之震怒,一道道雷霆炸響。恐怖的波動充塞百里。大地崩塌,再次向下沉入一尺。許多沒進內城,修為低弱的修士,直接被震死。

無數人驚駭!

這就是天仙神威,金丹之怒嗎?真如神靈降世般,難怪上古時代,許多國度,將真君奉為真神,獨一無二,無所不能。

「生命源石雖能封鎮,延續壽元減緩。但從此你半死不活,非人非鬼,肉身無法動彈,只能永遠枯坐於一個石室中,感受着時光的流逝,甚至連神魂都不能輕易外出,如同活死人般。更重要的是,你一旦出世,就再也無法封回去了,只能等死。是不,雲霄真君?」

陳凡一字一句吐出,每說一字,那玄甲人臉色就難。

到最後,無數道雷霆從天地降下,把山峰都摧毀,天地間,一片死氣,宛如地獄降臨。

「你該死!」

雲霄真君聲音清冷,如同萬載寒風,凍徹天地。很多凡人,甚至因他一言,直接臉色青,生生凍死。

金丹一言,可奪人生死,定人造化。

「戰!」

到此時,陳凡再無退路。

他屠滅雲天宮,把雲霄真君逼出,就代表着生死一戰的到來。哪怕此時屢遭大戰,身受重傷,又直面金丹,但陳凡絲毫不懼。

他身上的氣血,不降反升,節節攀高,瞬間化成龍人身的雷澤神人,一道起自混沌,分開雷海斬來!

雷獄神刀!

這一刀,讓虛空炸裂,天上地下,具都化成雷霆海洋。空間現出一道狹長的黑色縫隙。漆黑如墨的刀芒,將天地都劈開,氣勢更勝之前。

只要陳凡想踏入天路,必然要與雲霄真君一戰,於此到時再戰,不如現在就逼出來,徹底了解恩怨。

「螻蟻一般。」

雲霄真君雙瞳俯瞰天地,視那可裂靈寶的刀芒如無物。他屈指一彈,穿着玄甲的手指,輕輕搭在雷獄神刀上。

「哐當!」

神刀與手指間,出金屬交鳴的聲音。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雲霄真君,竟然以一根手指,將陳凡縱橫無敵的神刀,生生攔下。

「這就是天仙之威嗎?」

無數人神情駭然,心中驚懼。

但陳凡絲毫不懼,戰意怒騰,手中刀芒越璀璨,刀刀撕裂虛空,臨空斬來。

這昆墟最後一戰,終於開啟了。

ps:作者菌滿血復活啦,爭取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