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金烏堂(第二更)

「華族人怎麼了?」

陳凡眸光一閃,淡淡問道。Ω 』Δ .』M

這群人的目光,讓陳凡很不舒服,就像城裡人人,白種人人一樣。不,更過分!彷彿古代的貴族,隸賤民的表情。

「沒什麼沒什麼。」

眾人一驚,頓時想到。這位雖是華族人,但也是一位先天修士。無論在哪個城中,先天修士可都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高高在上,主宰萬民。

但哪怕這樣,雲依兒等人眸光中,還是露出一絲遺憾,那並非對着陳凡,而是遺憾他怎麼生為華族。

陳凡這時才現。

這群人的容貌,其實與他細微的不同,似乎是氣候原因。大部分人的瞳孔,都偏淡藍色,鼻樑也略微高挑,臉型輪廓和華族人有一些區別。但這種區別,顯然不是他們鄙視的原因。

「前輩無需灰心。能以華族之身,修到先天境界,乃是千萬中難出的一位絕世奇才,而且陳前輩如此年輕。未嘗沒有拜入大派,攀登仙道的機會。」

穆紅提安慰。

但顯然她對陳凡的未來,也並不

陳凡正想再問時,遠處天際,忽的浮現一道道光芒。

「是家族的人來了。」

雲依兒不由跳起來道。

朱魘城幾大修仙世家的支援陣容,非常豪華,數艘百丈飛舟橫越虛空,為者更是一位先天。上面甲胄戰士林立,諸多修仙者氣息雲集,不乏通玄乃至神海修士。

「多謝道友救了我家少主,城主府必有重謝,我剛才已通知府內,城主大人已設下晚宴,要宴請陳道友。」

為的白老者,拱手道謝。

其他幾大家族的長老,也都上前見禮。他們對陳凡如此年輕,就晉陞先天,都非常震撼,無比恭敬熱切。

「桑供奉,這位陳前輩…乃是華族人。」

張凌風忽的開口。

華族?

眾長老一愣,仔細打量,果然現陳凡黑黑瞳,容貌與周圍人不同。

真是華族的?

不僅是幾位長老,連諸多神海通玄修士都被驚住了。他們凡的目光,就像望着大熊貓一般,不可思議。

「原來是華族的道友啊…真是難得,難得啊。」

桑供奉乾笑。

老者決口再不提重者,態度明顯淡下來三分。至於晚宴之事,更目光閃爍,顧左右而言它。連邀請陳凡上飛舟,都很敷衍,沒有誠意,明顯是客套話。

「隊長,以前見到先天修士,桑供奉可是無比熱情的,怎麼態度這麼冷淡?那位陳前輩,一絕世奇才啊,如此年輕的先天,恐怕不比我們大多少吧。」

飛舟上,有年少人疑惑。

「笨蛋,你沒,他是華族人啊。」

隊長訓斥,凡的目光,不由惋惜,自言自語道:

「可惜啊,以這人天資,本該前途無量,未來說不定都可裂土封城,自成一家,甚至染指金丹大道。奈何…是個華族人。」

這一切,都落入陳凡眼中。

他坦然面對,表面風輕雲淡,只是心中疑惑越來越濃。

之後幾家長老來邀請陳凡乘飛舟,被陳凡淡淡拒絕了。這些長老也只是表面客氣一下,給陳凡留下地址后,就6續而去。

最後離開的穆紅提,臉露歉意:

「陳前輩,我沒想到家族會這樣。您放心,您的恩情穆家一定會記得。您若有事,隨時可找我穆家。」

「恩。」

陳凡點頭,不置可否。

至於原先殷勤的張凌風,頭也不回。

等眾多飛舟離去后,陳凡眸光幽幽,北寒域的情況,他大致了解一些。現在最讓他好奇的是,古華夏修士出了什麼事?讓這些人提起華族,就如此冷談。

「當年華夏修士,可是有元嬰天君坐鎮的,更有諸多金丹先天。以齊天君的強大,便是放在天荒星域,也應該是站在頂點的人物,到底生了什麼?」

陳凡疑惑。

他想了想,縱起一道金光,向朱魘城方向而去。

有了地址,千里距離對陳凡而言,幾乎彈指之間。很快,一座恢弘浩大的古城,浮現在陳凡眼前。這座古城無比雄偉,城牆足有上百丈高,上面澆灌鐵水,通體黑色,宛如鐵鑄。一道道符籙刻繪其上,哪怕在白天,都閃耀着淡淡靈光。

在城牆上駐守的士兵,各個身披百斤鐵甲,雖未修仙,卻肉身強悍,精氣滾滾,可生裂虎豹。城池更佔地百里,人口數百萬,不遜色地球大都市。一座無形的大陣,將整座城池籠罩。任何人都無法從外部飛入。

「嗖。」

陳凡降下遁光,化作凡人,踏入城內。

這座鎮城大陣,氣息恢弘,明顯是金丹布下。但並不放在陳凡眼中,一擊可破。不過初來乍到,陳凡並不准備太張揚。

朱魘城中,無比繁華。

街道足有上百米寬,可以供十架馬車并行。兩邊的樓房,高達百丈,宛如摩天大廈。往來人群,雖然穿着服飾古老,但論繁榮,並不比地球弱多少。

陳凡一路行來,感覺到許多修仙者氣息,數十人中差不多就有一位,這個比例比昆墟界和地球,都高得多,但大部分都是築基期,通玄神海比較少,至於先天更是一個沒有。

天空中,不時一道道遁光劃過。

那顯然是神海修士御器而行,又或者那個修仙世家的公子,駕馭飛行法器。下面的人,無不羨慕嫉妒恨:

「有朝一日,我若修成先天,也要在城內橫着走。大家族公子惡少,還敢不敢耀武揚威。」

有人恨道。

「你做夢吧,先天修士乃是何等人物?整座朱魘城除了城主府,和幾大修仙世家外,都沒幾人,乃是真正的大人物,稱仙作祖,壽元數百載。想要修成先天,得先拜入仙門,沒有仙門中仙師指導。你再修一百年,也突破不了通玄。」

旁邊人嘲笑。

陳凡在旁邊聽着,若有所思。

「怕是天荒星域,想要修成先天,也是非常艱難。」

陳凡進了幾家店鋪,現無論做什麼都需要靈石,在修仙界,靈石顯然才是硬通貨。而他手中靈石稀少,都用在天路上。不過這難不倒陳凡。

他尋了一家無比氣派,兩邊擺着十丈高大的金烏雕像的葯堂,抬步邁入。

「先生買丹藥還是煉丹?我金烏堂中,有各種各樣的藥材,便是上品靈丹也能買到。更有各級煉丹師坐鎮…」

一位宮裝美婦上前道。

她容貌艷麗,膚如凝脂,關鍵自身也有通玄修為,赫然也是一尊修仙者。儘管陳凡身上毫無氣息,宛如凡人,但女子並未露出鄙夷之色。

「賣丹藥。」

陳凡說著,取出一瓶丹藥輕飄飄遞過去。

美婦愕然。

金烏堂是遍布北寒域的大葯堂,鮮少人來賣丹藥,而且還是個凡人。不過她依舊接過,讓人給陳凡斟茶服侍,告罪一聲,去請了鑒定師傅。

鑒定師傅是個青衣老者,原先態度傲慢,一掀開瓶蓋臉色就變了,再,不由駭然:「這是上品靈丹『天元丹』,而且足有十枚!」

此言一出,整個葯堂轟動了。

無數道目光盡數望來,驚疑的凡。

上品靈丹,一枚足以造就一位神海修士,非先天不可練出。便是金烏堂內,也鎮店之寶,何況不止一枚呢。

「天元丹可延壽百載,並且活死人命增進修為無所不能。對先天修士都極為貴重。尤其這丹呈乳白色,無比透明晶瑩,是上品中的上品,顯然是出自煉丹大師,祛除了副作用,不會阻礙未來修行,藥效更進三分,這是哪位大師手筆?」

青衣老者激動望來。

周圍人更是嘩然。上品靈丹已經貴重,大師親自煉製的上品靈丹,更是珍貴,尤其祛除藥效副作用,不阻礙未來修行,這對許多修仙家族而言,簡直夢寐以求。

不需要幾十年苦修,一枚靈丹,就可突破入神海,成為一城中舉足輕重的大人物。這樣的丹藥,簡直萬金難求。

頓時,許多人凡的目光變了,帶着貪婪之色。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樣的寶物,便是先天修士,說不定都要下手搶奪,何況一凡人呢?

更有一錦衣公子,直接開價,砸下上萬靈石,要買這靈丹。青衣老者此時也覺不對,慌忙把陳凡請入后室,連連告罪,表示金烏堂會負責陳凡安全。陳凡並不在意,淡淡一笑道:

「這是我煉的。」

「什麼?」

緊急趕來的幾個金烏堂高層,盡數一愣。

能夠煉製上品靈丹的,至少也得有先天修為。普通修仙者,根本沒法煉製。而能被尊以煉丹大師,必然是先天中的強者。

陳凡年級輕輕,不過十七八歲,更一絲氣息都沒有,竟然是一尊先天?

「原來是先天當面,老朽糊塗了,請上仙恕罪。」

青衣老者仔細打量一番,越驚,只覺陳凡深不可測,最後鄭重拜下。

「上仙,上品靈丹貴重,至少三千靈石。您這天元丹藥效更強,乃是上品中上品,非一萬靈石拿不下來,十枚加一起,就是十萬靈石,我金烏堂一時…湊不出這麼多靈石啊。」

老者苦笑道。

十萬靈石,足夠買一株寶葯了。更夠一位神海修士突破先天。

「那就算了。」

陳凡取回丹藥,起身就要離開。

朱魘城很大,像金烏堂這樣的葯堂,還有幾家。大不了,直接賣給那些商會世家,他們財大氣粗,十萬絕非難事。

「等等…」

老者忽的咬牙道:「上仙,三天後,我金烏堂會召開一次拍賣會。到時候不僅朱魘城的幾個修仙家族,便是周圍數城的世家都會派人來,甚至有先天強者駕臨。您若能等三天,完全可以把這丹藥放在拍賣會上拍出去,價格更高。而且拍賣會上,還有幾件異寶,說不定對上仙有用。」

「拍賣會?」

陳凡微微沉吟,最終額。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