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821章 絕世雲集

絕寒真君。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是三千年前北寒域的一位絕世強者,據說他已經半步元嬰,一身古冥玄功,撼動天地。橫壓六大洞天,連那一代北寒王對他都退避三分。可惜哪怕是絕代金丹,終究有壽元耗盡的一天。最終絕寒真君衝擊元嬰失敗,坐化於絕寒山脈中。

千里山川,因他之死,而冰封雪寒,凶獸迭出。

「這就是吹牛了,區區一個真君,也想影響千里方圓,若是天君還可說。」

陳凡搖頭輕笑。

「這都是世人以訛傳訛,晚輩道聽途說。」丁老訕笑。

絕寒真君死後,他遺留的寶藏和遺蛻、功法,自然都失落在絕寒山脈深處。千多年來,引起無數人前去探險追尋。可惜當年絕寒真君在府外布下法陣,一般只有六十年天地一輪迴,寒潮消退時,才能進入。玄冥洞天的林舞華,以及丹使就因此而來。

「就這些?」

陳凡有些失望。

到了他如今境界,已經不把真君遺藏放在眼中了。哪怕那位絕寒真君,可能比他略強,但也強的有限。如果是原因天君的寶藏,陳凡可能會動心。

見陳凡不敢想去,丁老有些着急。他生怕陳凡臨走前,一把火把整個金烏堂燒成灰燼,殺人滅口,所以拚命提供消息。

「對了…據傳說,絕寒真君手中,有一枚萬載天珠,名為『古冥寒珠』。絕寒真君本想修成元嬰后,以之練成天寶,可惜最終突破失敗,古冥寒珠也失落在絕寒山脈中,再無人找到。」

丁老絞盡腦汁。

陳凡本有些好笑,他既然留了丁老一命,自然不怕那什麼金烏真君來複仇。

但等聽到古冥寒珠一詞時,忽的一變,眼瞳中放出璀璨神芒,猛地抓住丁老雙肩:「你確信,那是古冥寒珠?」

陳凡力量何等之大。

咔嚓一聲。

丁老雙肩就粉碎,青衣老者額頭全是汗,忍痛道:「真君快放手,小人…小人確定那是古冥寒珠。六大洞天的掌教,曾經去絕寒山脈尋過,可惜最終未尋到。」

「古冥寒珠,這可是絕世天料,沒想到我出來天荒界,就遇見這種寶物。」

陳凡鬆開,眼露奇光。

天寶是指天君級靈寶,那些元嬰天君煉製的本命靈寶,威力極其強大,遠勝一般寶物,如雲天宮等。想要練成天寶,一般靈材不行,必須要最頂尖的絕世靈材。古冥寒珠就屬於其一,於十萬丈海底深處,絕寒陰脈中,千萬載才能孕育的寶珠。

其中,蘊含一絲萬古玄冥之氣,故此得名。

但陳凡卻知道。

這等天料,拿去煉製寶物乃是暴殄天物,真正作用,是用來鑄煉品金丹。

『金丹九品,只需要不斷以真元打磨錘鍊,日積月累,陪上絕世功法,就可練成。但品金丹,卻必須要融入各種天才地寶,乃至神獸血脈,才可練成。』

陳凡眸光幽幽。

簡單來說。

一般的金丹,只要用真元一層層積蓄,水滴石穿。金丹品級的高低,只與修鍊功法層次,以及真元有關。比如陳凡修行的十二天功,修成的真元質量,自比什麼乙木功、五行訣之類九流功法,強十萬八千里。他能同輩無敵,主要靠功法。

但品金丹不同。

想凝練神品,聖品,乃至傳說中虛無縹緲的仙品金丹。僅靠自身真元不夠,還得融入宇宙玄黃中,更高層次的能量。

「萬古玄冥氣,雖然比不上天界紫氣、天地玄黃氣、太虛仙氣等至高能量,但也遠勝一般靈氣和星辰之力,若能將它融入元丹中,我練成品金丹的把握,就增加三成。」

想到這,陳凡反而不準備走了。

他的目標,從先去古華城,轉變成得到『古冥寒珠』。

絕寒山脈中心,有萬載子午寒潮,哪怕金丹深入其中,也會被萬載寒潮凍僵,只有六十年輪迴一次,才有短暫時間入內。

接下來,越來越多的外界強者,趕到了朱魘城。

「嗡。」

一道銀芒橫天。

在銀芒中,隱約看到一個銀翅天神,他通體由白銀打造,須皆白,背後雙翅展開,閃耀神輝,如不朽神金。這異人一降臨,鋪天蓋地的威壓,就充塞朱魘城。

連朱魘城上空法陣,似都承受不住,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是銀靈族的古靈子,傳說他生而先天,握有四大神通。不過三四十歲,就已經修到先天巔峰,距離金丹也只有半步。」

有人抬頭。

「嘶,銀靈族可是大族,不比六大洞天弱,僅次於北寒王族。古靈子在北寒域這一代天才中,算是最頂尖的,縱橫無敵。除了洞天行走外,幾無對手。」

另一人顫聲。

實際上,古靈子確實強悍,他容貌俊美,體魄修長,渾身籠罩在璀璨銀輝中。手中凝出銀輝神矛,一矛破開號稱可敵金丹的護城大陣,從空中踏入朱魘城。

「林舞華,出來一戰!」

古靈子雙瞳寒芒冷冽,手中熾盛的神矛,似可洞穿虛空。

「古靈子,王城郊外一戰,你敗給了我,還敢上來找死?」一個清冷聲音傳來。

緊接着,一道滾滾黑濤,從朱魘城中縱出,化為一個黑衣女子。女子通體黑色紗裙,膚如凝脂,冰雪美人,但她眉宇間,有劍氣孕育,要衝天斬神。她腳踏黑水,似掌控九幽的女王。

「玄冥洞天行走,王城林家的大小姐林舞華,她也來了?」

許多人驚呼。

六大洞天鎮壓北寒域,能夠博得『洞天行走』稱號,必然是此派當代第一人,力壓同輩,才能代表一個洞天,在外行走天下。

「古靈子竟然敗給林舞華,這是天大新聞啊。」

穆紅提、雲依兒等人也紛紛咂舌。

她們抬頭望着天空中,神威震世的二人,眼中露出震撼神情,

古靈子銀輝驚世,撼天動地,威勢從天降下,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林舞華卻與他比肩而立,不分伯仲甚至更高半籌。

「這就是北寒域最頂尖天才的實力嗎?與他們相比,我就好像螞蟻一般。」

穆紅提頹然。

無論古靈子還是林舞華,年齡與她彷彿,卻站在一域之巔,俯瞰同輩。不要說她,便是穆家老祖見到二人,也不敢放肆。

「若不是黑冥老鬼把他的天冥劍賜下,我怎麼會輸給你。」

古靈子哼了聲。

「敗就是敗了,你若不服,再戰一場。我允許你回銀靈族,把你們鎮族祖器借來。」林舞華冷笑。

古靈子一怒,身上銀輝暴漲,就要出手。

這時,一個清朗聲音忽然傳來:

「兩位殿下,都是我北寒域屈指可數的天才,法力滔天,一旦戰起來,必然讓整個朱魘城生靈塗炭,不如入我府中,飲一杯水酒,等出城再戰如何?」

城主府中,又一道氣息從天而起,與兩人並駕齊驅,不相伯仲。

「是朱魘城主張洞虛,他修行四百載,一身修為,深不可測。」

丁老低聲道。

陳凡背負雙手,站在金烏堂頂端,看着天上三人。

無論古靈子,還是林舞華的天資,都勝過雲天宮的帝子,放在地球,足以橫壓一星的存在。可惜並不放在陳凡眼中。

最終。

這場戰鬥沒打起來。

古靈子和林舞華都有顧忌,不願在遺藏開始前,就兩敗俱傷。紛紛落入城主府內。

這只是開始。

接下來,一位位名震北寒域的絕世天才、精英現身。有六大洞天的行走,有此域大族的天驕,甚至有王城世家少主。

「天芒洞天行走『莽古』,他三十載修成天芒戰體,號稱千戰不敗。一身肉身,可扛准靈寶轟擊。」

「王城楚家少主,楚天域,據說他生來具備寶脈,在金丹前修行無任何阻礙,直升金丹。」

「陰陽洞天的白秋兒,據說太陰法力,已至極華,凝成太陰靈體….」

對這些北寒域天才,丁老如數家珍。

朱魘城從未像今天這樣熱鬧。這些天驕,有脾氣狂傲者,直接破空而入,打進城內。有溫馴謙和,自城門踏進。更有絕代神女,風華傾世。

白秋兒就是其一。

她到來時,如月宮仙子臨塵。青絲如瀑,白衣勝雪,籠罩在月華中,一顰一笑都清麗絕世。便是其他天驕,對白秋兒都露出笑臉。

跟隨白秋兒一齊到來的,還有一位風姿絕世,宛如天潢貴胄的北寒王族成員。

「十七王孫殿下。」

丁老驚呼。

十七王孫趙清塵。此代北寒王第十七代嫡孫。因為從小天賦驚人,二十多歲就修成先天。被賜予『王族』稱號。雖不如北寒王族中那幾個最頂尖人物,卻也是絕世人物。

「我的天,哪怕六十年前,朱魘城也沒這般熱鬧過,連王族都降臨。莫非這一次的遺藏,真有古冥寒珠出世?」丁老驚詫。

他回頭望了望陳凡,心中又逐漸平靜下來。

在陳凡這個二十多歲的真君面前,這群先天級的天才,又算得了什麼呢?

不過陳凡並未安穩多久,他很快接到一個消息。

「張城主要在府中開晚宴,宴請諸位天驕行走和城中名流,也邀請了我?」

陳凡抬起眼皮。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