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823章 一掌拍死

「你就是華族的先天?」

出口者,是儒雅男子。

他身着青色道袍,衣上繪着雲紋,眉宇間青氣鬱郁,隱約可見一條青龍在背後盤旋。青陽宗以鍊氣著稱,號稱一口先天青氣,可破萬法。他目光居高臨下,俯瞰陳凡。

男子一開口,周圍人頓時閉嘴。和陳凡碰杯的幾人,慌忙退後,不少人眼中還露出敬畏神情。

「大人,是青陽宗第二真傳,胡昆昊。據傳他修為達到神海巔峰,已練成青陽宗的『先天一氣體』,號稱可戰人仙。僅次於青陽宗首席真傳玄青子。」

丁老小聲介紹。

青陽宗為仙家宗派,有金丹老祖坐鎮,遠非世俗家族可比,否則怎能凌駕芸芸眾生?而青陽宗離朱魘城又近,大家更是敬畏巴結。

「區區一個鍊氣修士,有什麼資格問我。你家長輩沒告訴你,遇見前輩時要用敬語?我若一掌殺了你,恐怕青陽宗主都說不出話。」

陳凡放下酒杯,淡淡說著。

胡昆昊臉色一僵,手中把玩着的青龍玉球猛地攥緊。

按道理來說,陳凡乃是先天上仙,他確實應該行禮。但他身為青陽宗堂堂第二真傳,便是先天家族的老祖對他都禮遇三分,何況面對一個下族先天呢?

「好大的口氣,聽說前不久,古華城被北海妖獸襲擊,半個城破,死了幾十萬人,加許多高層啊。區區一頭海妖,就能造成如此大的損失,果然是下族。」

胡師兄話音一轉,面露。

「沒辦法,沒有先天強者庇護,普通人面對妖獸,根本沒抵抗力。」張凌風附和。

「咦,這位陳上仙不就是華族先天嗎?怎麼不回去保護族群,反而跑到朱魘城,莫非打真君遺藏主意?我看你還是乖乖回去吧,便是真的到真君功法又如何?憑你華族的體質,再練一千年,都修不成金丹。」

胡師兄冷笑。

周圍不少人,更發出會意的嘲笑聲。

看到陳凡與胡昆昊發生矛盾,穆紅提有些着急。胡昆昊背後可是有青陽宗的,遠非勢單力孤的陳凡能敵。

古華城遭到襲擊了?

陳凡有些驚詫,儘管這些人與他沒什麼關係,但終究出自地球一脈,若能幫的,陳凡不介意雙手幫一把。

「胡仙長,陳大人如今是我金烏堂使者,代為巡視各大分堂,前來朱魘城乃是理所應當的。」丁老不亢不卑的開口。

「金烏堂使者?」

眾人一愣。

穆紅提幾人,都驚訝望來。

陳凡明明孤身一人,怎麼搖身變成金烏堂使者了?胡昆昊更臉色微變。區區華族不算什麼,但加上金烏堂就有些難辦了。那可是金烏真君創建的大商會,青陽宗雖然不懼,但也輕易不願招惹。

胡師兄與張凌風對望一眼,心中生出一絲退意,轉身就想離開。

「怎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問過我了嗎?」陳凡忽的一笑。

「你什麼意思?」

胡師兄神情陡變。

「跪下,行禮,向我華族道歉。」陳凡淡淡道。

「你敢!」

胡師兄眼睛一瞪,怒意升騰。

他乃是堂堂青陽宗真傳,宗主弟子。怎會給一個下族先天行禮?便是一般先天老祖,都當不得他一拜。陳凡此言,徹底激怒他。

如火山爆發的氣機,在胡昆昊體內膨脹。只見他臉上青氣升騰,似有巨龍咆哮,要衝天而起,吞噬陳凡。

「前輩小心。」

穆紅提心中一緊。

她深知這位胡師兄強悍,先天一氣體可是許多老牌先天都未練成。一般先天真未必是他對手。雲依兒等人,也不由心中一驚。

「哼。」

陳凡不言不語,只是伸出晶瑩剔透的手掌,往虛空一壓。

「轟隆。」

一股無形的威勢,就猛地降下,如泰山般壓在胡昆昊雙肩,要把他壓着下跪。胡昆昊狂吼一聲,青衣道袍瞬間鼓起,罡風凝聚,更可以看到,一條如龍青氣,從他脊椎尾,沿着中樞直升,從頭頂衝出,化作一口氣鍾。

『先天一氣體』。

「開!」

胡昆昊大吼一聲,青色氣鍾暴漲,變作丈許大小,就要衝開禁制。

他一身神海巔峰修為,再加上道體大成,論戰力不比先天弱多少。尤其面對華族先天,胡昆昊有五成勝算,才如此桀驁。

但出乎他預料。

青色氣鍾只維持半個彈指,就轟然破碎,緊接着無窮巨力,從天壓下,沛莫能當。輕易就把他所有護體罡氣擊潰,嘭的一聲,把他壓趴在地上,雙膝跪地,五體拜服。

一掌,壓青陽真傳第二!

「怎麼可能?」

圍觀的小輩,據是震撼。胡昆昊的實力,他們都清楚。一身先天青氣,縱橫無匹。便是面對先天,都不讓半步。雖不如絕代天驕王者,卻也算是周圍數十城屈指可數的天才,竟輕易敗給了陳凡?

「啊!」

胡昆昊狂吼,不接受這事實。

一條條如龍青氣,在他周身狂涌,每一條都可碎山裂石,匹敵飛劍。可惜,他不僅沒掙脫,反而再被壓,整個人轟隆一聲,深深陷入地面,把墨玉石板打造的光滑鏡面,按出一個人形印記。

「這…」

眾人再說不出話來。

雲依兒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穆紅提捂住小嘴,驚詫望來。至於張凌風,更如吃了死蒼蠅,一臉便秘。

「放開我,否則我青陽宗必踏滅你華族滿門!」

胡昆昊叫囂。

「找死。」

陳凡眸光一冷,掌力微微一吐。只聽噼里啪啦的聲響,胡昆昊發出一聲慘叫,當場肉身被壓的四肢斷裂,五臟破碎,渾身骨頭不知裂了多少根,整個人更被再壓進地面十米,一絲聲音都發不出來。

「住手!」

一個威嚴聲音,陡然傳來。

就見到人群排開,穿着黑色莊重袍服,上銹紅底飛鳳紋的朱魘城主張洞虛,踏步而來。陳凡幾人在台下的戰鬥,自然早就引起台上諸多強者注意。

「道友為何在我府中,出手傷人?」

張洞虛掃過陳凡,目現一絲詫異,沉聲開口。

「父親,這人是金烏堂使者,因為胡師兄言語有些怠慢,就悍然出手,完全無視了城主府以及青陽宗的威嚴,請父親明鑒。」

張凌風大禮拜下,正氣凌然說著。

「金烏堂使者?」

張洞虛微微皺眉。

金烏堂實力雖不如青陽宗,但金烏真君出名難惹。不過他生為虛空洞天弟子,倒也並不畏懼。

「些許嘴角,就出如此重手,閣下有些太過分了吧。老夫與金烏總堂的幾位堂主,都見過幾面。他們可知使者在此動手,招惹青陽宗?要知道,這可是青陽宗主二弟子,備受宗主寵愛。若青陽宗主怪罪下來,便是金烏堂也擔待不起吧。」

張洞虛臉色一冷。

陳凡只是區區使者,怎能比得上仙門真傳?

便是丁老都有些憂心,他可是知道,陳凡並非金烏堂的人,金烏真君絕不會為他出頭的。

「還不速速放開?念你初犯,本城主就不治你府中動手之罪了。」

張洞虛喝道。

他為一城之主,先天後期大高手,自有威嚴。雙眉如劍,神芒赫赫。周圍眾人全被震懾。

「快放我出來!」

胡昆昊雖不能言,但神念叫囂。

眾人正以為陳凡會退讓時,沒想陳凡輕輕手壓一下。

「噗嗤。」

深坑中的胡昆昊,直接被壓成一團血霧。整個人連**代神魂,都化作齏粉。一身先天青氣,加上地仙道體,盡作血水。

胡昆昊死了?

眾人石化,包括穆紅提等,都不敢相信?陳凡竟然當著張洞虛,以及整個朱魘城各大家族的面,悍然擊殺了胡昆昊,擊殺了青陽宗第二真傳?

「噠噠。」

吳家少主牙齒打顫。

大事,潑天的大事要發生了。青陽宗真傳隕落在朱魘城,以那位宗主的火爆脾氣,以及青陽宗的霸道,他們怎會善罷甘休?恐怕在場諸人,包括城主府都脫不了干係,要褪一層批下來。

至於殺人者陳凡?

眾人望着陳凡的眼神,就如看死人般。

「你竟然敢當我面殺人?」

張洞虛猛地踏前一步,黑髮怒豎,袖袍鼓起,一股撼天動地的威勢暴漲,瞬間充塞整個城主府。周圍諸多小輩瞬間暴退數十丈,都覺得胸口窒息,如山壓來。至於其他僕人、侍女,更是嚇得跪趴在地上,不敢抬頭。

一位先天後期大修士的威勢有多強?

眾人終於知道,那根本是在仰望萬丈高峰般,在旁邊都窒息,何況出手呢?

「殺了又怎樣?我陳北玄行事,需要問你嗎?」

陳凡彈了彈手指,毫不在意。

如怒濤狂卷的威壓,衝到陳凡身上,卻似清風拂面,連他一片衣角都沒吹起。

「好好好。」

張洞虛臉色一陣青、一陣紫,變幻數次,最終收了氣息。他此時再無一絲笑意,面沉如水。

「既然閣下如此自信,那等青陽宗主怪罪下來,莫怪本城主實話實說。到時青陽大軍一至,恐怕不僅閣下,華族與金烏堂都要受牽連,我那時再看閣下還是否如此傲慢!」

說完,拂袖而去。

只剩下陳凡,依舊端坐,風輕雲淡,一派從容。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_^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