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陳凡之威(第一更)

此刻,絕寒真君東府外,風聲呼嘯。.ΩM

從北寒域各地趕來的宗門嫡傳先天老祖普通修仙者雲集於此。單單先天強者恐怕過百,不乏與玄青子比肩而立的強者,但卻無一人說話。

陳凡彈指殺玄青子,實在太恐怖了。那種輕描淡寫,如掌捉鱉,不帶一絲煙火氣。代表他的實力遠遠過玄青子,才能做到碾壓。

『凝丹期,這是一位小真君。』

無數人心中咆哮。

一道道畏懼目光,落在陳凡身上。

凝丹是金丹前最後一步,凡是邁入凝丹期的修士,已經具備部分金丹之能,可碾壓普通先天。是以凝丹又被稱作小真君准金丹,地位極尊,僅次於金丹之下。

『但怎麼可能?便是古靈子林舞華等年輕一輩王者,都不知是否凝丹,這個無名青年,怎麼會入此境界?莫非他是那個金丹老怪的關門弟子?』

月瓏仙子驚疑。

不止是他,諸多先天都心中不明。

尤其是城主府供奉桑老,他沒有隨張洞虛進真君洞府,時刻護衛在張凌風身邊。見陳凡大神威,更是心中不敢相信。

『這小子明明是個華族,我上次見他時,連屁都不敢放。怎麼搖身一變成小真君了?』

桑老不願相信。

但陳凡指殺宗門嫡傳,卻歷歷在目。眾人哪怕再不解,卻也得恭敬低頭俯。面對一位準金丹修士,誰能不懼?

陳凡目光落在月瓏仙子身上:

「我殺了玄青子,你們要給他報仇嗎?」

陳凡話音清淡,卻如驚雷炸響。月瓏仙子和方劍羽都臉色一僵。他們雖是宗派嫡傳,可睥睨各大修仙世家。但面對陳凡這樣的變態,卻哪敢出手?

「小真君說笑了,我等與玄青子只是半路相逢,並無交情,請小真君別誤會。」方劍羽慌忙拱手:「小真君神威,恐怕林舞華楚天域都未必是小真君對手。劍羽在此恭祝小真君橫掃大敵,獨尊真君寶藏。」

月瓏仙子有些不情願,但也不得不低頭:

「小妹與玄青子,也無關聯。」

見兩大宗門嫡傳,在陳凡面前,都低頭俯,其他人更是連連聲。誰都不願去觸一位準金丹的霉頭,被彈指殺了,找誰說理去?

「哼。」

陳凡輕哼一聲,不置可否。他轉頭望向穆紅提等人。

就見吳家少主等,無不畏懼的垂頭,不敢直視陳凡。張凌風更是臉色蒼白,有些瑟瑟抖。只有穆紅提立在那,如仙蓮搖曳,俏臉滿是震撼。

「原來…陳前輩真的好強啊。」

雲依兒張着紅潤水嫩的小嘴,眨着大眼睛,小聲吶吶。

「噗。」

陳凡伸手一抓,張凌風就從人群中飛出,猛地落入他掌中。

「陳前輩饒命,那一切都是胡昆昊做的,與晚輩無關。晚輩對前輩一直恭敬有加。」張凌風魂魄皆散,瘋狂叫道。陳凡彈指斬了玄青子,哪會畏懼他背後區區城主呢?

早在玄青子死時,他就想開溜,但終究不敢,畢竟對方可是一位準金丹。

一直護衛在張凌風身後的供奉桑老,更慌忙上前道:「陳道友,請主面子上,饒少主一命。我朱魘城必有重謝…」

穆紅提也眸光一閃,想要開口求饒。

「你一直在背後冷嘲熱諷,以為本尊是傻瓜嗎?」

陳凡淡淡一笑。

接着在,眾人震撼目光下,手中勁氣一吐。

嘭!

還在求饒的張凌風臉色一僵,然後猛地被無鑄真元震成一團血霧。這位朱魘城第一修仙奇才,年紀輕輕的神海強者,在陳凡掌下,連半秒都未支撐,就爆體而亡。

滿場驚懼。

面對陳凡這樣說殺就殺的凶人,強如各宗門嫡傳,也不敢出聲了。

吳家少主等人,嚇得跪到在地,連連叩求饒。至於穆家雲家等長老,更是想起十幾天前,他們對陳凡的冷淡態度,無不大汗淋漓。

「你…你怎敢殺我家少主?不怕城主府報復嗎?」

桑老臉皮亂跳,不敢置信的望着陳凡。

「再聒噪一句,我連你也殺了。」

陳凡平靜說著。

桑老身形一頓,終於想起,這可是一位準金丹強者。在他面前,不要說自己,便是城主張洞虛親至,恐怕都不敵。甚至張洞虛知道后,都不敢向陳凡復仇,反而會親自登門賠禮道歉。這就是准金丹之威。若成就金丹,更是屠門滅族,也無人敢言。

想到這,桑老臉上神情變幻,緩緩彎下腰去:

「是老朽孟浪,張凌風他語言冒犯小真君,確實該死。」

見桑老都低頭,朱魘城眾人更是驚懼。穆紅提眸光複雜,愣愣望着陳凡。此時,她才明白,一位凝丹修士的實力身份。

成千上萬的修士雲集,先天過百,卻無一人敢直面陳凡鋒芒。

那種睥睨眾生的霸氣,震撼人心。

「恐怕林舞華古靈子等,也不過如此吧。」

有人小聲說著。

陳凡對穆紅提微微額,衝天而起,直接化作金虹貫入天門內。餘下眾人,等他走後,才輕輕長舒一口氣。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強者?此前完全沒聽說啊,連玄青子的青陽玄金體,都擋不住一劍。簡直凶威赫赫。」

一位白衣青年皺眉。

「凜才兄,你沒現,那人是黑黑瞳,乃是華族人嗎?」

方劍羽輕嘆。

「什麼?華族?」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

諸多先天修士,這時回想起來,才現。陳凡確實滿頭黑,瞳孔也是黑色的,與北寒域人有細微不同。

「真是華族?但不是傳說,華族犯下大錯,被北寒王施下禁咒,從此族中再無修仙者嗎?。」

月瓏仙子驚詫。

「那詛咒是否北寒王下的,誰都不知。但華族確實天賦低微,族中嫌少有修仙者。哪怕有,也寥寥無幾。何況修成先天凝丹。只是不知這位小真君,到底得了什麼大造化,竟然逆天如此。」方劍羽搖頭。

眾人都面面相覷。他們這麼多宗門嫡傳先天老祖,竟然被一個華族人給攔住了,不少人臉上露出羞愧之色,但更多人卻依舊驚懼。

無論陳凡是否華族,他的實力,真實不虛。

陳凡一進入天門,就感覺時空倒轉,天地變幻。整個世界,瞬間化作白茫茫一片,鋪天蓋地的寒氣狂涌而來。

他此時才明白,為什麼非先天不可入內。

天地間,到處是恐怖的寒潮。足以凍徹人骨,一般修士一旦踏入,瞬間就會化作冰雕。只有先天修士,勉強可抵抗,但也瑟瑟抖。

「噗。」

陳凡立於寒風中,黑衣獵獵,毫不在意。

他神識如潮水般放出,瞬間籠罩整座天地。這個小洞天並不大,只有百里方圓。當年那位絕寒真君,實力遠勝一般金丹,竟然能現這個世界,並且修建空間通道,把它佔為洞府,着實厲害。

陳凡能感應到,天地中,一道道無形的法陣在運行。這些法陣與整個小洞天,連成一體,威力無鑄,殺機四伏。雖然部分已失效了,但大部分都開啟着。一旦陷入,便是金丹也有危險。

一道道強悍的氣息,在洞天內蟄伏,糾纏,撞擊。

顯然都是那些先入洞天的天驕,以及先天強者們。他們在洞天里,步步謹慎,害怕被捲入金丹殺陣中,十死無生。

「起。」

既然已經暴露身份,陳凡再不保留,直接衝天而起,化作貫穿天地的金虹,撕裂長空,向著洞天中心趕去。他在那裡,感受到了古冥寒珠的氣息。

「轟隆轟隆!」

虛空中,一層層陣法禁制,在陳凡身前炸裂開來。他宛如長長的火車,劃破長空,出滾雷般的聲音。就像一顆金色流星般,照亮整個洞天,是如此囂張張揚。

那一刻。

不知多少先天強者抬頭,橫貫虛空的金虹。

「這是誰?如此大膽,不怕殺陣嗎?」

無數人傻眼。

他們小心翼翼,步步為營,生怕觸犯到金丹殺陣,從而被捲入殺伐中。但那人卻如此囂張,視絕寒真君的法陣於無物,直接破門而入,讓許多人都氣的吐血。

「不好。」

見到陳凡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瞬間衝破一層層法陣,直指洞天中心。許多天驕同時色變,一道道黑水銀輝白虹從洞天各角落,同樣衝起,追向陳凡。

「該死的,是哪個混蛋,竟然完全不顧生命危險,在絕寒洞天中橫衝直撞。不要命了嗎?」

林舞華心中破口大罵。

但她卻不得不同樣的舉動,化作滾滾黑潮,劃過長空,擊破一道道法陣。眾所周知,洞天中心,就是絕寒真君坐化之地,古冥寒珠必然在那,她決不允許寶珠落入其他人手中。

林舞華一邊辛苦的抵抗天地間,一道道突如其來的風刃雷火冰槍,眼角古靈子在自己右側,同樣辛苦趕來。她知道,不止是古靈子,恐怕所有的強敵,此刻都被迫前來了。

誰都不可能放棄古冥寒珠。

「快!要快。」

林舞華咬牙,強行捏碎一件家族秘寶,直接遁入虛空中,瞬間穿透無數法陣,出現在一座巨大的仙殿前。

仙殿巍峨,高聳入雲,足有百丈高。恐怖的寒潮從中吹出,席捲整個洞天。而在仙殿前,一個黑衣黑的青年,正負手傲立,背對眾人。

洞天中心到了。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_^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