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828章 只手壓天驕

「轟隆!」

虛空炸裂,絕寒仙殿千丈之內,都化作元氣海洋。一道道先天氣息,充塞其中,把天地都給攪亂。撲哧撲哧,無數符文禁制,在仙殿牆壁上亮起,隔絕威勢,保護住這座古老殿堂。

而仙殿外。

趙清塵面容冷峻。他背後巨蟒橫天,氣吞萬里如虎。而旁邊古靈子、林舞華、趙秋兒等等,盡皆顯現異象,強大到不可思議。

「縱使你真是金丹又如何?我等也能屠你!」

趙清塵冷聲道。

他作為北寒王族,自小縱橫不敗,從未遇過挫折,早養成睥睨一切的傲然。在這數十萬里大地上,趙清塵不信自己會敗。

「殺!」

古靈子根本不廢話,直接仗矛殺來。

他通體銀白,籠罩神輝。雙翅一展之間,瞬間化作一道匹練銀光。手中的絕世長矛,擊穿空氣,以超越十倍音速,向陳凡刺來。眾人甚至只能看到,那一抹燦爛銀輝。

『古靈子根本沒受重傷,他之前是麻痹我的。』

林舞華心中一寒。

僅憑這一擊,古靈子就可位列北寒域年輕一輩最巔峰,那道銀光無堅不摧,劃破長天,隱約間,似乎連虛空都有些顫慄。便是凝丹修士,面對這一擊,一不小心也要生死道消。

「叮!」

這時,忽的聽到一聲清脆響聲。

陳凡屈指一彈,竟然輕描淡寫的彈在銀光上。然後古靈子的身形,猛地在虛空中浮現。丈許長的銀光,在空中一彎,差點折斷。眾人都能看到古靈子漲紅的臉盤,顯然已用盡全力。但根本沒用。

「嘭。」

銀光直接彈飛出去,凌空倒射,一直射到千丈之外,差點撞擊在罡風法陣上面。銀輝散去,古靈子臉色難看到極點,大口喘着粗氣。

陳凡那一指,差點把銀矛折斷。

他手中的神矛,乃是天生神通,名為『白銀秘兵』,可以變幻萬千,力撼准靈寶,卻沒想到連陳凡一指都擋不下。

「我來。」

莽古咆哮。

他自以為天芒戰體,金剛不壞。實際上,天芒殿確實憑藉這門戰體,橫行北寒域,所有人遇見他們,都要頭疼,根本打不透,宛如鐵疙瘩。

高大十米,宛如小巨人般的莽古,腳踏大地,轟隆轟隆衝來,似重型戰車。

陳凡一手負身後,一手輕輕握拳,一拳砸了出去。

「轟。」

幾乎無法用語言形容這一拳。

虛空在這一刻炸裂開來,十丈內瞬間化作真空,所有空氣盡數爆裂。眾人眼中,只能看到一道璀璨的金虹。這金虹起自陳凡手中,貫穿莽古胸前,一直打到千丈開外,生生撞在罡風法陣上面,砸出轟隆的聲音。

而莽古更一聲慘嚎。

他十米高的身軀,宛如一個破布袋甩出去。還在半空中,就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渾身上下,不知道多少根骨頭、肌肉、內臟破裂開來。胸口更顯出一個巨大的空洞。可以看到裏面,淡金色的血液和骨骼。

若非天芒戰體確實強悍,陳凡也並未動用全力,他這一拳就會被打爆。

「嘶。」

此刻,便是林舞華都安靜。

諸多先天強者,更是倒吸一口涼氣。堂堂天芒洞天行走,號稱近乎金丹之軀的莽古,竟然連陳凡一拳都接不下?尤其眾人明顯看出,陳凡根本未動用法力,純粹靠肉身打出的一拳。

「這…這也太強了吧。這小子什麼時候,有這種能耐。」

張洞虛眼都快瞪出來。

他見到陳凡出現在這裡,還非常高興,以為能乘機下手除掉。結果所有的夢幻,被陳凡這一拳盡數碾碎。在這樣恐怖的無敵拳勁面前,什麼陰謀詭計,完全是扯淡。

白秋兒更是小嘴微張,無法想象。

「轟!」

此時,陳凡動了。

陳凡主動出手,開始攻擊。他身形瞬間如流光幻影,超脫空間,出現在趙清塵面前。一手張開,似擎天巨掌壓下。

「死。」

趙清塵臉色一變,但依舊維持從容。

他背後的白色巨蟒,猛地咆哮一聲,張開巨口,吞天噬地,要把陳凡吞入其中。吞天蟒號稱可一口吞掉元嬰,吸干湖泊,無比恐怖。

但大成神體的力量,豈是這些人能敵?陳凡青金色巨掌壓下,直接拍碎了吞天蟒的頭顱,緊接着,把百丈蟒身,盡數拍散,最後一掌拍在趙清塵身上。

趙清塵如一個皮球般,被陳凡深深拍進地面,砸入土中數十丈。

若非最後關頭,他身上亮起一道白色護符,將他護住的話。恐怕整個人早被陳凡拍成肉餅。

「這人很強,如果我們再留手,恐怕都要死在這。」

林舞華俏臉微變道。

她身後,一道百丈黑芒猛地衝天而起,化作滔天巨劍,彷彿來自幽冥地獄。一股恐怖的,近乎金丹的氣息,瞬間從她身上湧起。

靈寶,天冥劍!

「轟轟轟。」

六七道准金丹氣息,接連蘇醒。

古靈子手中,變出一柄金色短矛。矛尖吞吐神芒,撕裂虛空。白秋兒腳下,現出一副太極神圖,似要籠罩陰陽。楚天域持真龍錘,身邊紫氣天龍咆哮,宛如天子降世…

這些天驕,都來自頂級洞天或大宗,手中怎會沒有靈寶?

他們持着靈寶,各個氣息撼天動地,直追金丹。六七人聯手,甚至超過當年昆墟七大掌教聯手之威。邊緣的數十位先天,也結成陣勢,一步步壓來。

可惜現在的陳凡,早非三四年前的陳凡。

「鎮!」

陳凡衝天而起,居高臨下,一隻手壓下。

「轟隆隆。」

虛空之中,巨大的磨盤轉動,發出如雷鳴般的轟響。眾人只看到一副奇景。一隻籠罩上千丈的巨掌,猛地浮現在天空上面,甚至連真君法陣,似乎都有些抵擋不住,紛紛爆裂開來。

這巨掌,似垂天之雲,通體青色,有無數細小的符文組成,青光璀璨欲滴,帶着仙道氣息,彷彿從九天降下的神靈巨手,要碾碎一切。

先天一氣大擒拿手。

陳凡以金丹修為催動,再現這門仙家法術,威力恐怖到極點,可以翻江倒海,捉山拿岳。

「哐當。」

林舞華本來信心滿滿,準備憑天冥劍與陳凡一戰,但看到這一掌之後,劍差點從手中滑落。而古靈子、莽古等人,同樣臉色難看到極點。

這樣恐怖的法術,豈是先天能敵。

「我的老天啊,這傢伙還是凝丹嗎?不會是哪位真君老祖,隱瞞修為來調戲我們吧。」有人抬頭,不可思議道。

「戰。」

莽古咬牙。

他手中變幻出一尊巨大的盾牌,足有十丈大小,無比厚重,上面繪製着厚土符印,綻放淡淡黃光。厚土盾,天芒殿的防禦靈寶之一,號稱可抵抗巔峰金丹一擊,但此時,莽古對它忽的沒多少信心了。

「轟隆。」

這時,陳凡終於一掌壓來。

就宛如天地翻覆,日月倒傾,山河破碎般。

眾人幾乎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一掌,無量青光,從天空傾斜而下,似九天銀河砸落,充塞整個世界。青光未到,虛空中就響起轟隆的雷鳴,那是元氣炸裂的聲音。

「嘭嘭嘭。」

一件件法寶、道術,從諸多先天強者手中施出,接連撞擊在千丈巨掌上。但根本沒用,數十丈長的飛劍,甚至連一道劍痕都無法在巨掌上留下。

只有林舞華祭出天冥劍,化作百丈黑濤,才讓巨掌微微顫動。

「啊!」

到最後,眾人狂吼,施展出全力。六七件靈寶同時蘇醒,帶着恐怖的氣息,悍然轟擊在青光巨手上。有些天驕,甚至引動元丹之力。

但依舊沒用。

陳凡一身修為真元,恐怖到了極點。便是一尊金丹在此,都可以反掌鎮壓,何況他們呢?巨掌勢如破竹的壓下,轟的砸在地面上。

「轟!」

百里洞天,為之一顫。

絕寒仙殿上面,更是無數道禁制同時破裂,差點連整座仙殿都被摧毀掉。恐怖的力量,在地面留下一個千丈掌印,深達兩三米。

青光散去。

橫七豎八的躺了一群人。

張洞虛等普通先天,在巨掌壓下時,就直接被凌空壓爆,幾十個先天強者,瞬間化作齏粉。但古靈子等天驕,身上有族中長輩賜下的金丹護符乃至護身秘寶,雖然被震成重傷,但終究沒死。就看到他們咳血受創,狼狽不堪。

「咳咳。」

林舞華,身上黑裙破裂處處,露出雪白凝脂的肌膚,柱劍單膝跪地,口吐鮮血。她目光驚駭的望向陳凡。

陳凡一掌,殺數十先天,敗六大天驕!

這是林舞華等人,萬萬沒有想到的。

這一趟絕寒山脈之旅,本以為是諸多天驕比斗、爭雄,最後決出年輕一輩至尊的機會。卻沒想到,陳凡橫空出世,一掌壓天驕。

「不可能…他才是凝丹,怎會如此強悍?」

古靈子失魂落魄。

他半邊翅膀折斷,渾身傷痕纍纍,銀甲破碎滿地。莽古、楚天域、白秋兒等人,同樣好不到那裡去。大家都無比驚駭。

「噗。」

這時。

突的一條吞天巨蟒,從地面上衝出,其中現出趙清塵的身影。趙清塵滿臉白色鱗片,身上氣息強大數倍,宛如蟒蛇般,囂張狂叫:

「華族小子,這才是本王真正的神通….」

趙清塵話還未說完,猛地看到場中狼狽不堪的諸天驕,臉色猛地一僵,話語戛然而止。只有陳凡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你在說什麼?」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