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絕世神料(第二更)

「趙清塵被廢了!」

「誰這麼大膽子,那可是十七王孫,王上最寵愛的後裔,據說體內吞天蟒血脈,已達『凝血』境,距離『法相』境只有半步,整個王族年輕一輩,都屈指可數。.『.」

「據說是一個名叫陳北玄的華族少年,但林舞華等人供述,懷疑他並非華族,乃是一位金丹修士假扮。」

趙清塵血脈被廢的消息,迅傳遍整個王城,各大世家議論的沸沸揚揚。

北寒王城中,除了王族趙家外,還有楚家商家靈家等八大頂尖家族,當年都追隨初代北寒王開闢北寒域,號稱八大鎮域家族,地位無比尊崇,僅次於王族。

「六大洞天怎麼說?」

「各宗都宣稱,不是他們的人,這個陳北玄來頭極其神秘,完全無法查到。王庭震怒,據說已驚動劍君,命令白蟒衛出動,窮搜天下,也得捉住陳北玄。」

「嘖,連北寒九衛之一的白蟒衛都動身,這陳北玄死定了。」

有人感嘆,有人欣喜,有人幸災樂禍。

絕寒洞天一事,引起的空間風暴,席捲了大半個北寒域,無數家族宗門,都翹以待。寒王庭到底如何行動。

如果連掠奪他們血脈的兇徒都沒法擊殺,將會極大撼動王庭的威嚴。

北寒王庭。

一個白衣勝雪,負劍而立的中年男子,正立在巍峨高聳的王宮前。男子脊背筆直如劍,任何的人,都彷彿見到一柄直插蒼穹的九天神劍。周圍站立的鐵甲侍衛,望着男子的目光,無比狂熱,如。

劍君!

北寒王庭的第一高手,巔峰金丹,曾一人一劍,踏平過六大洞天。北寒王不出,整個北寒域以他為尊。

「劍叔。」

趙渡落面色沉重,踱步而來,到了男子身後,恭敬行禮。儘管他是北寒王長子,已邁入金丹之境,在王族中地位極其尊崇,僅次於北寒王。但也不敢在眼前這人面前放肆。

「趙清塵怎麼樣?」

劍君開口。

他聲音清冷,字字如鋒。

「血脈被抽,修為盡失,如果找不到傳說中的『渡厄金丹』,恐怕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小清。」趙渡落低聲道。

「渡厄金丹乃神丹,便是無上神教都未必有。哪怕拿出來,也不會用在他這個廢物身上。賜予財帛,劃出王族序列,任其自生自滅。」劍君淡淡道。

「是,劍叔。」

趙渡落恭敬從命。

他非常清楚劍君的性子,便是北寒王族,一旦失敗,也會被劍君認為是廢物。

趙清塵血脈盡失,毫無價值,雖然能如人間帝王般安度一生,但從此再非王族,也沒法享受王族的修行資源和待遇了。

「趙清塵雖愚蠢,但這陳北玄同樣該死,觸我北寒王庭,若不殺他,豈不說明我王庭可欺?下令白蟒寒螭莽荒三衛,搜遍天域,若找不到陳北玄,三衛統領提頭來見我。」

說完,劍君一拂衣袖,撕裂空間而去。

趙渡落聞言倒吸一口涼氣,衝著劍君方向深深一躬身:

「小侄遵命。」

當他抬起頭時,眼中已經不止是震撼,而是帶着一絲驚駭了。王庭九衛,乃是鎮壓北寒域的神軍。一口氣出動三衛,足以踏平一個洞天。

「劍叔真這個陳北玄啊。」

趙渡落輕嘆。

在整個北寒域,為陳凡鬧得沸沸揚揚時,陳凡正漫步在絕寒仙殿中。

這座古老殿堂,乃是絕寒真君傾盡全力打造。本想在晉陞元嬰后,在此開宗立派,建立北寒第七洞天,沒想到隕落了,便宜後來人。

「嗖嗖嗖。」

陳凡走着。

他周身的景象都變幻萬千。有雷光電火九天寒風天魔幻象,甚至空間都為之錯亂顛倒。簡直步步殺機。

「天寒六殺陣九樞定星陣虛空顛倒陣…」

陳凡口中吐出一個個名字。

若有天荒星域的修士在,嚇得三魂盡失,七魂落魄。這些法陣,哪一個都是頂級殺陣,甚至有準天陣。一旦匯聚在一起,可鎮殺巔峰金丹。

但它們卻奈何不了陳凡。

陳凡每一步踏出,都踩在法陣節點上面。以他五百年修仙經驗,這些法陣的缺陷如數家珍。

「天荒星域的道統,較落後,虛空顛倒陣之類,在人族的中央星域,早就被棄用。這裡依舊在,跟上時代。

陳凡微微搖頭。

他連走出九步后,終於找到法陣核心,輕輕跺腳一喝。

「開。」

「轟隆。」

整個仙殿為之震動。

緊接着,所有幻象瞬間消失,一切雷電冰火同時不見。周圍現出廣闊的殿堂。四十九根百人合抱粗細冰晶寒柱林立。在殿堂中間,盤腿坐着一位羽衣星冠的道者。

道者皓白須,皮膚晶瑩剔透,宛如玉石般,雙目閉合,胸脯依舊在微微起伏,還有呼吸,鼻孔中兩條白虹如蛇般收縮,彷彿只是沉睡一般。

絕寒真君,整個洞天的主人。

但他頭頂,一個巨大的血窟窿浮現,顯得異常猙獰。

「元嬰脫體,道家稱作羽化,佛門號稱涅槃,妖族謂之化形。其實都是一個意思。如果不能擺脫肉身,破丹凝嬰的話,從此只能被拘束在這個肉身中。隨着肉身一步步腐朽衰落。」

陳凡毫不驚訝,反而一嘆。

他上一世,太多凝嬰失敗,最終隕落的金丹修士。有些甚至整個腦袋都爆炸開來,神魂都為之俱滅。

修士之路,就是如此艱難,一步一殺機。若非陳凡重活一世,此時他肯定也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這應該就是古冥寒珠了吧。」

陳凡目光落在道者雙膝間的一枚黑色珠子。珠子默默無奇,毫無光澤,只有隱約可面似有煙雲在浮動。

陳凡並未直接過去,反而目光越凝重。

他輕輕踏出一步。

「轟隆!」

整個世界,瞬間顛倒,滔天徹地的寒氣籠罩在道者十丈方圓內,這些黑色的寒氣,無比陰毒,彷彿來自玄冥地獄,可以凍徹神魂。沾染上一點,就足以讓金丹隕落。

陳凡把腳收回,寒氣忽的又收斂。

如是再三后,陳凡已經確定了。

「難怪你隕落這麼多年,遺藏沒有被北寒域的各大金丹所得,我本以為他們是有約定不入洞天。原來一切問題,都在這枚古冥寒珠上面吧。」

陳凡直視寒珠。

儘管黑色珠子平凡無奇,但陳凡卻知道,之前的黑色寒氣,包括整個洞天,乃至絕寒山脈核心地帶的寒潮,都與它有關。

「低估這枚古冥寒珠,它裏面蘊藏的萬載玄冥氣,恐怕不止一絲,而是一大團,如山如海。純以材質算,它已經脫天料範疇,近乎神料了。」

陳凡眼中露出喜色。

若普通的古冥寒珠,可以冰凍百里洞天,但絕不可能讓千里山脈都為之寒徹。只有神料或准神料級別的天材地寶,才有如此恐怖威勢,那是近乎天威一般的能耐。

「如果只想凝聚神品金丹的話,憑這一枚古冥寒珠就已經足夠了。」

想到這,陳凡不再猶豫,直接一步踏出。

「轟!」

黑色寒氣再起。

這寒氣凝聚如水,空中如下黑雨,每一滴都晶瑩剔透,漆黑如墨。虛空都被凍裂,出咔吱咔吱的聲音。可以陳凡身上的衣服,幾乎在彈指間,就破碎成絲縷。但陳凡絲毫不退,一步步向絕寒真君行去。

如水青光,從陳凡神體上溢出,將周身三尺寒氣排開。

越往裏面去,寒氣越濃,到最後,虛空中浮現片片晶瑩剔透的黑色冰晶。那是玄冥寒氣凝如實質,化作實體,一片可凍殺一尊先天。

陳凡依舊不停。

十丈九丈八丈…

走到五丈時,連大成神體都有些扛不住了。

這枚古冥寒珠太恐怖了,已經可以稱作『古冥神珠』了。裏面蘊含的萬古玄冥氣一旦爆炸開來,足以讓方圓千里化成冰雪世界,威力媲美巔峰元嬰一擊。達到影響天象的層次。

「開!」

陳凡背後綻放出一株參天神樹虛影,到最後,更是祭出壓箱底法寶,五雷元磁印。古樸的五色法印,垂落下一道道五行元磁神光,隔絕寒芒。

終於,陳凡艱難邁過這十丈距離,一掌握住寶珠。

「嗖。」

所有的寒氣,在此時忽然消失,彷彿一切都是幻象般。陳凡長舒一口氣,若再遲片刻,便是他也不得不退了。

陳凡把寶珠舉到眼前,透過黑色珠壁,隱約可以裏面似有一個冰雪世界在凝聚。

「雖未成神料,但也是准神料級別。若有化神大能得到,可以把它煉製成一件神寶,於虛空中開闢世界。傳說中的二十四枚定海珠,就是絕世神料。這絕寒真君太暴殄天物,根本不知道,這寶珠是何等珍貴。」

陳凡搖了搖頭。

神料啊,一個星域都屈指可數,哪怕准神料也非常罕見。那位陌生大能以地球煉製異寶,其實就是在煉神料罷了。

有了這枚寶珠,陳凡終於能凝練品金丹了。

ps:有第三更^_^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