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化凡(第一更)

炎州無比遼闊,足有數萬里方圓,比地球還大,大地上面,處處都有林立的火山。. .土地都是赤紅色的,無比溫暖,四季如春,因此命名為炎州。

到了這裡,不時就能坐靈禽,或駕馭法器的修士擦肩而過。還有達官貴婦的百丈飛舟,浩浩蕩蕩飛行。這些人都來自炎州上層,要麼是各大修仙家族,要麼是宗派商會。

炎州的府『赤焰城』,佔地百里,人口數百萬。宛如一座雄峰,屹立在群山之間,哪怕到夜裡,也燈火輝明,照徹天際,號稱不夜城,杯盞交着,人聲鼎沸。

陳凡並沒有在赤焰城停下,他架着風靈鳥,穿過赤焰城,一路向北。

「呼呼。」

越到北方,越寒冷,修士的蹤跡也越少,開始出現大量的凡人。這些凡人黑黑瞳,穿着古樸的服飾,在凍土中辛勤勞作,與赤焰城中的修士,對比非常明顯。

最後,一座古老的石城,出現在陳凡眼內。

古華城到了。

「降下來吧,我們步行入城。」

陳凡吩咐。

丁老將風靈鳥降下,然後兩人化作主僕,一步步的向古華城走去。到了這裡,陳凡就像來到了華國古代。人們穿着古老的服裝,說著與華語近似的話,石碑店標上刻着華族文字。凡夫走卒市井小販,往來呼喝。就好像電視劇中演的一樣。

陳凡心生親切。

他彷彿回到了地球,回到了華國一樣。

只是讓陳凡皺眉的是,他修士,太少太少了。幾百人中,偶爾才有一個匆匆而過。而且只是築基修為,通玄都罕見。大部分人,最多身強體健,修鍊過些拳腳罷了。這與朱魘城赤焰城中所見,完全不同。那裡修仙者雖然也少,但經常可

「主上,傳說華族犯下重罪,被北寒王下了禁制,萬世不得修仙。並且放逐到北海邊,永居苦寒之地。」丁老小聲說著。

「我眼前這座古華城,足有數百萬人居住。散落在城外的華族人更多,整個北寒域的華族人,過千萬。對千萬人種下血脈詛咒,並且延續數千年,區區北寒王,有這樣的修為?」

陳凡不信。

憑他現在的能耐都做不到,何況北寒王呢?陳凡感覺,自己至少邁進元嬰期,才能種下千年血脈大咒。

但他一路上,問了不少行人。大家都這樣說。他從路邊攤買了幾本史書,也現,華族的來歷語焉模糊,關於齊天君地球天路的消息,全部沒有,彷彿被抹去了一般。

「數千年前,一定生了什麼大事。」

陳凡目光幽深。

最後陳凡買了個院子,和丁老搬了進去,在古華城中定居。

一轉眼,就是兩個月過去。

這兩個月間,陳凡如同普通人般,日升而起,日落而息。從來沒有動用過神通,彷彿一個凡人。周圍的鄰居,都知道新搬來一對主僕,一老一少,主人叫陳凡,為人非常和善。

「小凡,你又早起去太史閣讀書啊。」

「小凡,劉嬸家有多種的蘿蔔,你回頭別忘記讓小蠻帶兩根回家。」

「小凡,你上次講的《西遊記》太還挺了,我家小子還想聽,明天我繼續帶他來你這。」

鄰居們笑着和陳凡打招呼,陳凡也微笑回應。

他一襲儒服,方巾衣冠,頭用玉冠紮起,宛如風流倜儻的美少年。丁老青色衣袍,在前面趕車。兩人就駕着牛車,向太史閣而去。

太史閣,是華族藏史書的地方,也是華族最高學府。

陳凡這兩個月,一直在此學習。不斷聆聽,翻閱書館內的史料。可惜,這些史料和外面一樣,絲毫沒記載,千年前地球修士。

「陳凡啊,又來」

滿頭白的,笑容柔和太史官走來。

「大人,我感覺我族的史料,似乎有很多殘缺,關於先輩的來歷修仙天賦缺失道統傳承的遺失等等,一概都沒有。」

陳凡起身恭敬道。

太史官聞言,頓時沉默了。他過了許久,才緩緩開口:

「從你一進太史閣時,我就知道你想問什麼。實際上,數千年來,無數年輕人都想從史書中,找到那些問題答案。可惜我無法回復你。若你真想知道,去祖廟吧。那裡記載着我華族最古老最原始的傳承,應該會有你想要的答案。」

陳凡躬身致謝。

他回頭,史官正艱難的把竹簡史書,一件件公正的放回書架上。儘管這位老太史毫無修為,論實力連一個築基修士都不如,但陳凡卻心存敬意。

正是有這樣的人在,華族才能在這異域中,艱難存活下去,將一代代先輩的經驗教訓,傳遞下去。

「太史閣毫無收穫,接下來,只剩祖廟了。」

陳凡抬頭。

在古華城的最中心,一座巍峨高聳的古老殿堂,正屹立在那。不時可以一道道遁光,從四面八方飛落入其中。

祖廟。

華族最高聖地,幾乎所有的華族修士,都出自祖廟,也是整個華族最高權力機構。

傍晚。

陳凡返回自家小院,就推開,一個嬌俏可愛的紫衣少女,探出小腦袋:「哥哥,丁爺爺,你們回來啦。」

「哥哥,我剛做好的桂花糯米糕,你要不要嘗嘗?」

少女端着一個食盒,殷勤的遞給陳凡,滿眼期待,彷彿等待誇獎的小孩。

「味道不錯,小蠻手藝越來越好。」

陳凡嘗了口,誇讚道。

紫衣少女頓時漂亮大眼,笑成一條縫隙,整個人宛如貓兒般,出舒服的哼哼聲。

這個少女,是陳凡對門鄰居,名叫小蠻。是陳凡偶爾從北海水妖手中,救回來的一個小女孩。當時小蠻一家出海遊玩,被水妖襲擊,父母雙亡,若不是陳凡從北海邊路過,恐怕連小蠻也會葬生妖口。

從那以後,小蠻就視陳凡為最後的依靠,寸步不離。

一開始,陳凡想趕她走,小女孩也不說話,就淚眼汪汪,默默流淚,彷彿被主人遺棄的寵物。到最後,連丁老也去,開口求情。

小蠻非常乖巧,雖然才十二三歲,卻把整個家庭,打理的條條噹噹,像最勤快的小女僕。不知不覺間,連陳凡也習慣她的存在。

「哥哥,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祖廟檢測修鍊天賦的時候,所有十五歲以下都要去。足足有數萬人呢,據說每年測出有修鍊天賦的,只有幾十個。」

少女嘰嘰喳喳。

「我若能檢測出修鍊天賦,日後就能修成像哥哥,還有秦洛大人一樣,級厲害的修士,為父母報仇殺妖,並且幫上哥哥的忙了。」

小蠻瞪大眼睛,揮舞着小拳頭。

秦洛是華族極少數的幾個先天修士,天資絕艷到頂點,生生突破血脈桎梏,五十年修到先天巔峰,成為華族第一強者,也是古華城的守護神,整個古華城,無數人崇拜敬仰他。

「放心吧,我家小蠻這麼厲害,一定會選上的。」

陳凡安慰。

「恩。」

小蠻信心滿滿點頭。

接下來,少女又說了許多從鄰居中聽聞的趣事,最後打着哈欠,不知不覺間抱着陳凡的手臂睡著了。小女孩哪怕在睡夢中,小手都緊緊抓着陳凡,怕他離開。

蠻流着口水的小臉,陳凡目光越來越柔和。

本來以他的性格,早就該離開古華城甚至北寒域,嘗試着尋找神料,將剩下的三枚元丹都練成神丹。但正是因這小女孩在,他一再推遲,心中竟對眼前的生活,有些不舍。

小蠻就像一個錨點,將陳凡與天荒星域,緊緊鏈接着。

「罷了,探尋完華族的事情,我就離開吧。」

陳凡輕輕一嘆。

他手掌間,不知不覺,竟然亮起了光芒。

在這璀璨的光芒中,一道無聲的龍吟,猛地嘶鳴。緊接着,一條如雲如龍的虛影,從小蠻身上透體而出。龍影一現,一股古老蒼茫的威壓,猛地降臨在房間中。那龍麟角分明,周身雲霧環繞,雙瞳神輝璀璨,赫然是真的龍種,而非蛟龍蟒蛇。

真龍神脈!

這是與朱雀玄武鯤鵬等齊名的神脈,是真正的純血龍脈,而非像楚家那樣,不知道哪裡的混血雜種。

要知道,楚天域憑藉那些雜血龍脈,都可直指金丹。而小蠻這可是真龍血脈,宇宙中最強神脈之一,只要踏入修仙之路,化神期之前將毫無阻礙,百年必成元嬰。未來若有足夠的功法機緣,便是化神返虛,都非不可能。

若讓宇宙中的神教聖地知道,打破一個星域,都要搶到她。

但此時,一條條無形鎖鏈,卻將龍影,纏繞的嚴嚴實實,讓它無法掙脫,只能出悲鳴。這些鎖鏈,都來自小蠻血脈的最深處,從祖輩就遺傳下來。

「法則神鏈嗎?」

些鎖鏈,陳凡目光陰寒。

若有元嬰修士在,就會赫然現,這些鎖鏈與陳凡身上的五條欺天神鏈,非常相似。

第二天。

小蠻耷拉着腦袋回到住處。

緊緊女垂頭喪氣的樣子,陳凡就知道。這次修鍊檢測,她顯然落選,被判定毫無修仙天賦。就在小女孩淚眼婆娑時,陳凡忽的緩緩開口:

「小蠻,你想修仙嗎?」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