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847章 跪下求饒

當陳凡出現的那一刻。

所有人認識陳凡的人,都驚呆了。

那個被諸多長老擁簇,站在億萬人中央,受到無數頂禮膜拜的新晉華族真君,赫然是他們曾經在朱魘城見過的陳北玄。

「不可能,陳北玄不是已經死在白蟒三衛的追殺下了嗎?」

林舞華身軀劇震。

她不願相信,但陳凡就背手站在祖廟之巔,接受萬人朝拜,容貌與之前,一般無二。

「他竟然沒死?那可是王庭三衛啊,足以踏平一個洞天的,毀滅世家強族的超級力量。」古靈子低頭私語。

楚天域更狠狠攥住拳頭,目射凶光。

他還記得,陳凡是如何一掌把他們拍在地面,踐踏天驕尊嚴。只是看着威嚴如神的陳凡,楚天域忽的悲哀。

一個是先天後期的小一輩修士,一個是金丹中期的當世巨頭,兩人的差距,不僅沒縮小,反而拉大了。

至於雲依兒和穆紅提,早就呆住。

「穆姐姐,我沒看錯吧。那…那是陳前輩?」

雲依兒張大小嘴,唇瓣紅潤,結結巴巴的說著。

「你沒看錯。華族的陳真君,就是我們認識的陳前輩。」穆紅提輕輕說著。她眸光流轉,似雲似煙,低頭暗道。

「你還活着,真好…」

陳凡的現身,驚倒了許多故人。但更多人,卻驚嘆陳凡的年輕。儘管踏入先天,就可容顏永駐,看不出年齡,但那種勃勃的生命力,卻無法掩蓋。

任何見到陳凡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很年輕,身上生命氣息澎湃,血氣翻滾如海。正處在一生中的最巔峰,剛剛開始。

「哎,一位不滿百歲的當世巨頭,以他的天資,能打破華族血脈桎梏,未來說不定有望邁入金丹後期,乃至一窺長生天君。」

一位前來觀禮的陰陽洞天長老嘆道。

「哼。天君之道,何等艱難?除了當年初代北寒王,可能修成元嬰外。我北寒域十萬年,再未出過一位天君了,便是以劍君驚世之才,六品金丹,差點位列長生榜,離天君也有遙遠距離。」

虛空教使者冷笑。

眾人都點點頭。元嬰天君,那是得大長生,站在世間頂點的存在,放眼天荒都鳳毛麟角。

「我聽說…華族當年,好像就有一位天君存在,叫什麼齊天…」鎮域世家林家的青年,正皺眉思索時。旁邊眾人,勃然變色:

「住口!」

「一派胡言。」

「這只是謠言罷了,區區華族,哪有天君?」

諸位世家長老們,都紛紛怒斥。

那林家青年,頓時縮了縮頭,不敢再開口。關於那件事,乃是禁忌中的禁忌,任何宗門世家都不許提起,而且拚命封殺。

此時,許多洞天、世家長老眼中,都蒙上了一層陰霾。

陳凡的崛起,讓他們想到了數千年前,那個極盛一時,橫壓北寒域的華族。

台下的穆紅提,在欣喜之後,就反應過來:

「糟了,古靈子等人可是認識陳前輩的。他們若偷告王庭,怎麼辦?」穆紅提神情一變。

雲依兒頓時臉色煞白。

現在陳凡還是北寒王庭的頭號通緝犯呢。

古靈子等人,也勐地回過味來。

「這傢伙真是找死,如此大張旗鼓,昭告天下。莫非把北寒王庭當傻子?他再是當世巨頭又如何?王庭九衛,可是曾踏滅過洞天、世家的。」

古靈子冷笑。

楚天域更是眼中帶着一絲快意,望着陳凡,準備離開大典,立刻就把消息透露給王庭。以北寒王庭和劍君的霸道,應該絕不會輕饒陳凡的。

林舞華也眉頭微皺:

「既然陳真君敢公布,應該有些把握吧…況且王庭也不該為趙清塵,就得罪一位新晉當世巨頭。」

她雖然這樣說著,語氣卻有些虛。

王族趙家,鎮壓北寒域數千年,生殺予奪,順逆由心。陳凡當著眾人面,強行剝奪了一位王族皇子的血脈,這是恨恨挑釁趙家。王庭絕不會善罷甘休。

林舞華回頭,仔細掃視,就發現。一個炎州州府或北寒王庭的使者都沒有。她頓時心中一凸,感到不妙。

『按照道理,新晉真君大典,炎州州主哪怕不到,也應該派個使者來啊,這是最基本禮節…』

穆紅提和雲依兒,同樣明白,臉色越來越白。

真君大典,依舊在舉行中,這場大典,會持續一天一夜,有無數繁雜的禮儀程序。正進行到陳凡坐在大殿中,接受使者祝賀的環節。

「武州東方家族,祝賀陳真君登臨金丹之威,願真君法力永駐,壽元萬載,與世不滅。特送上上品靈藥九株、上品靈材五塊、靈石七千枚…」

「陽州黑麟族,祝賀陳真君…」

「雲州青陽宗,祝賀…」

正在一位位宗門使節,拜見陳凡,送上禮物的時候。

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爆喝:

「炎州州主赤焚空,前來拜會華族陳真君。」

聲音如滾雷落地,震動百里。

整個古華城都為之一靜。陳凡眼睛微眯,抬眼望去。就看到天上,一架長達千丈的金色飛舟,從遠處徐徐飛來。

飛舟通體宛如黃金鑄造,在船首上,是一個巨大的寒蟒頭顱,蛇牙銳利,無比兇殘。而在飛舟頂上,插着炎州州府旗幟獵獵。

「赤焚空終於來了,還以為他不到呢。」

許多人臉上露出笑容,只有謝長纓等人,眉頭微皺,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妙。

王庭飛舟,落在了祖廟前的廣場上。從中,踏出赤焚空等人。只不過這一次,赤焚空竟然落在第二位,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位白髮男子。

男子身體修長矯捷,通體白衣,皮膚晶瑩剔透,似雪白的寒霜。他雙瞳狹長,偶爾閃耀藍芒。在他胸口處,一條吞天白蟒,無比兇殘。

「赤焚空可是州主,誰能居他之上。」

許多人不解。

但一些人,已經認出那人,低聲驚唿出來:

「是白蟒衛的大統領,祝九山。」

「什麼?白蟒衛統領?」

無數人同時變色。

白蟒衛可是王庭九衛之一。

王庭九衛是北寒王族鎮壓天下的神軍,無比兇殘,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異族、世家、宗派的鮮血。動輒屠城滅族,甚至有十大強族隕落在其手。尤其北寒王族趙家,就是吞天蟒血脈,所以白蟒衛在九衛中,隱隱位列第一。

這祝九山,作為九衛之首,更是了不得。

「聽說祝九山一百年前就踏入金丹中期,放眼整個王庭,也是排進前五的強者。祝九山以兇殘着稱,最喜歡屠族,一生屠滅的種族,何止上百,號稱『人屠』!地位絲毫不遜色洞天掌教」

見到祝九山。

許多大族族長,已經嚇得兩股顫顫。這可是王庭最着名的劊子手。更多人,則用驚駭的目光,望向陳凡。連祝九山這樣的王庭巨頭,都前來拜見,這位陳真君看來要一飛衝天啊。

便是一些洞天長老也皺眉:

「白蟒衛和炎州州府齊至,這陳真君好大的面子啊。看來王庭無比重視他。」

而知道陳凡身份的華族諸多長老,包括秦洛在內,則勃然變色。雲依兒更是吶吶道:「這下完了。這下完了。」

「哥哥。」

小蠻也緊張的抓着陳凡的手,細嫩手掌,擔心的顫抖。台下的楚天域、古靈子等人,直接暢快的笑出來,冷視陳凡:

「華族小子,祝九山親至,我看你如何逃脫?」

穆紅提更是眼中都快噴出火來,雙拳攥的緊緊。她記得,就是祝九山下令,把穆家全族盡數抓捕。穆家老祖只反抗一句,就被祝九山一指擊殺。

這等絕世凶人,便是六大洞天,都不願輕易招惹。

「放心吧,沒事。」

陳凡輕聲安慰,他一片淡定從容,絲毫不在意。

「祝統領和赤州主怎麼來了?也沒有知會我華族一聲,否則我族必要出城三十里,恭迎兩位真君駕臨…」

大長老謝長纓,匆忙迎了上去,正滿臉堆笑開口。

祝九山已經隨手一掌拍出,化作百丈長虹,勐地抽在了謝長纓的身上。若非靈寶及時護體,謝長纓早被當空抽碎。

但哪怕這樣,他身形也勐地倒飛了出去,撞入人群中,一口氣撞出上千米,才停止滑行。

「你什麼意思?」

秦洛等勃然色變,仗劍上前。

「一群螻蟻,也配問我?」

祝九山陰陰一笑,直視穩居最高座上的陳凡,陰測測的道:

「本座為何而來,陳真君應該明白吧。真君真是能逃啊,讓祝某白白忙活了一年,連個影子都沒見到。這份大禮,你說真君應該如何報我?」

「這怎麼回事?」

白蟒衛不是來祝賀的嗎?怎麼會突下殺手?祝九山再兇殘,也不應該在人家真君大典上放肆,這是要結下私仇啊。

許多人已經感覺不對,尤其一些洞天長老們,更是眼睛微眯,似想到了什麼。

「你說什麼,我不明白。」

陳凡雲淡風輕。

「不明白?陳北玄,你以為自己真能瞞天過海不成?你剝奪十七王孫趙清塵的血脈,已觸怒王庭。劍君下令,命本座將你捉去王都,接受刑罰。否則,就屠滅你華族滿門。」

祝九山長身傲立,眸光清冷:

「跪下求饒吧,本座還可以少殺你華族幾人。」

此言一出,全場為之色變。

無數人用驚駭的目光,望向陳凡。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的錯,這幾天爆發有點傷,一覺睡到晚上10點才起來,趕緊趕出一章來,放心吧,今天不睡覺也會把五更完成的^_^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7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