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奇怪的比賽

「什麼意思,你真是?」凌宏奇怪的問道。.』.

「嗯。」秦宇點頭。

「哦,那也不錯。」凌宏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只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是我聰明。」烏海則得意的說道。

,兩人都沒有特別的反應,秦宇也就低頭繼續吃着花生米。

「我們聊天你就偷吃?」等烏海得意完才現,盤子里的花生米只剩一半了,立刻高聲說道。

「沒有,我只是很好奇鄭家偉。」秦宇並沒有停下吃花生米的手,而且不動生色的問道。

「說起這個我也想知道。」凌宏也好奇的海。

「吧唧吧唧。」烏海就在凌宏轉頭的時候,夾起花生米放進嘴裏。

這個時機找的好,凌宏都沒反應過來。

而吃到花生米的烏海這才心滿意足起來,畢竟搶來的更好吃,這是真理。

「有一次我妹妹和他一起去徒步旅行,路上有點意外,兩人的手機和錢都沒了。」烏海說起這事得時候,很認真。

「然後鄭家偉帶你妹妹回來了?」凌宏猜測道。

「對,他帶回來的,只是方法苦了他。」烏海點頭,接著說。

「烏琳腿受傷了,他從山裡背了兩天背出來,那地方就是一個人也得三天才能走出來。」烏海喝下口酒。

「回來的時候他腳都磨爛了,血肉模糊。所以現在走路都是一顛一顛的,那是疼的。」

「這傢伙很夠爺們,不然我才不會把妹妹放心交給他。」烏海還是很疼愛自己妹妹的。

「沒想到這傢伙還這麼有毅力。」凌宏點頭,表示佩服。

「有擔當,有責任,可靠。」秦宇精闢總結,烏海這次沒說話,只是默默點頭。

另一邊聊天的兩女也聽見了這樣的對話,卻沒有表任何

只是沉默了一會,繼續聊天。

而店裡的袁州則一邊認真的休息,一邊買的書。

系統獎勵的饅頭百做開始前,這些書至少要分之一,這是袁州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鈴鈴鈴,鈴鈴鈴」電話忽然響了起來,袁州並沒有立刻接過,而是一章節,做好記錄,這才接起電話。

「喂。」袁州接通。

「您好,袁先生,我是嚴伽,李研一先生的助理。」電話那邊嚴伽照例是先表明身份。

「嗯。」袁州習慣性的點頭,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又嗯了一聲。

「袁先生,關於那個比賽的事情您考慮的怎麼樣?」嚴伽上來就直蹦主題。

「你們會提供什麼樣的材料?」袁州比較好奇這個。

沒錯,李研一推薦袁州去的比賽是一個廚師內部比賽。

比賽的內容卻很有趣,並不是平常的做菜,而是考驗認識的材料問題。

也就是食物的原材料,產地和年份,用途,味道之類的,雜而多。

「三分之一市面常見的,三分之一用途稀少的,剩下的都是珍貴而少見的那種。」嚴伽介紹了一下。

「那行,我去。」袁州點頭同意。

「好的,那麼我就不打擾您了,晚安。」嚴伽禮貌的說道。

「嗯,時間到了我自己過去。」袁州想了想補充了一句。

「好的,袁先生,地址和比賽事宜我是給您郵寄,還是送郵件?」嚴伽詢問道。

「郵件。」袁州對於高科技的電子產品一向不在行,果斷選擇了郵件。

「郵件會在明天寄到,請注意查收。」嚴伽計算了一下時間,溫和的提醒道。

「嗯。」袁州淡淡的嗯了一聲,不在說話。

然後嚴伽很是了解的掛斷。

「有趣的比賽。」袁州機,很有興趣的說道。

第一次嚴伽打來的時候,袁州並沒有馬上同意。

按袁州的說法就是,「他這麼有逼格,又博學多才的男人,必須要有點矜持,就是有興趣也不能表現的很明顯。」

而袁州去也是想比賽提供的材料,和系統提供的有沒有差距。

這其中的差距又是多少,這對袁州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閉門造車始終不行,也該他廚師,到底什麼水平。」袁州摸着額頭,想着比賽的事情。

「叮鈴鈴。」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屏幕上,孫明兩個字一閃一閃的。

「怎麼了?」袁州也不客氣,接通就直接問道。

「今天接電話挺快啊。」孫明那些電話,笑着調侃了一句。

「有事說事。」袁州還是了解自己兄弟的。

「沒事不能找你?請我吃飯怎麼樣?」孫明一開口就是吃吃吃,很符合吃貨的身份。

「可以,隔壁去吃。」袁州爽快的答應了。

「今天這麼反常,圓周率你不是有什麼陰謀吧。」孫明可沒見過,袁州這麼好說話的時候。

「沒,我請客,你買單。」袁州坦蕩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果然想坑我。」孫明的口氣帶着了解。

「他們比我的便宜。」袁州默默補充。

「你那裡的都比你便宜吧。」孫明吐槽。

確實袁州小店的價格,絕對是出名的貴,是以就算每天客似雲來,那些小店也沒有來打探競爭的意思。

畢竟誰會拿蒼蠅館子和五星級大酒店的比,何況袁州小店的存在還拉動了大批客流量。

那些小店的生意都好了兩成,是以那些商家,巴不得袁州小店就這樣開下去。

「新開了一家,挺有名的,很貴。」袁州想了想和他差不多的價格,安了個很貴的形容詞。

袁州一向認為他的價格經濟實惠,當然是相比起材料來說。

「不去,找你有正經事。」孫明果斷拒絕。

他可是還等着存筆大的,去店裡好好吃一頓的。

「袁州自己這麼好手藝哪裡需要去別的地方吃飯。」孫明的想法就是這麼耿直。

「哦,說吧。」袁州也不強求,他本來只是有些好奇。

「你出外餐嗎?一桌工費五千,整十桌。」孫明直接問道。

「你的朋友?關係如何。」袁州並沒有給出答案,而是這樣問道。

「群里的朋友,挺有錢的,也不是很熟。」孫明直接說道。

「不接。」袁州直接拒絕。

「好吧,就知道這樣。」孫明也猜到了答案,只是別人求過來,打個電話也不費事。

「嗯。」袁州嗯了一聲然後掛斷。

……(未完待續。)

19歲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20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