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比賽開始

「如果方便可以提出您寶貴的意見,以便我們下次能做的更好。.』.」李立認真的說道。

「很簡單,因為你這裡雖然服務好環境好東西的味道也不錯,但這些都比不上極品的味道。」凌宏從不是一個說話顧及別人的人。

李立有一瞬間的愣神,不過很快回過神來,再次開口:「您的意思是味道您不喜歡?」

「不是,味道就像他說的,不錯。」凌宏指了指一旁的韓杉說道。

「那?」李立忍住變色的臉頰,平靜的問道。

「僅僅止於不錯。」凌宏聳肩。

「好的,謝謝您的寶貴意見。」李立笑着離開,只是一轉身也就綳不住臉色了。

「你太毒舌了,我覺得很好。」韓杉轉頭說道。

「不,事實而已。」凌宏滿不在乎的說道。

「呵,你的事實就是偏袒那邊?」韓杉直接說道。

「我想你知道我不會。」凌宏嚴肅的說道。

「行,知道了,事情就這麼定了,明天簽個字就行了。」韓杉點頭,然後轉移的話題。

「知道了,走了。」凌宏揮了揮手率先走出西餐廳。

「現在的小夥子……」韓杉感慨了一句。

走到自己車前的時候,韓杉下意識的袁州小店。

第一次被列為拒絕往來戶也是種新奇而討厭的感覺。

是以韓杉再也沒關注過袁州小店,現在一的長龍和照樣沒有改變的門頭不禁說道:「還是狗肉上不了檯面。」

沒錯,在韓杉已經這麼出名了,至少應該有個招牌,可是到現在連這個基本都沒有。

這兩人是這樣瀟洒的走了,李立卻瀟洒不起來了。

特別在他又專門去詢問過吃過袁州小店的食客后,更加的瀟洒不起來了。

基本每個客人都沒拿兩家比較的意思,聽到比較的話語甚至非常驚訝。

但只要不說關於袁州小店的事情,食客反應都還不錯。

這讓驕傲的李立怎麼能接受,是以李立開始從源頭開始把控。

「我可以更加完美!」李立肯定對着自己說道。

接着他就想要做到方方面面的完美,所以這幾天的廚房基本要被李立玩壞。

李立的事情袁州一概不知,但曾經答應的比賽確是要開始了。

而且這次的比賽其實沒有嚴伽說的這麼簡單,只是這是李研一的要求,不需要全部告訴袁州。

這次的珍惜材料鑒別比賽,關乎到各個菜系名師之間的名利。

當然對於本身參賽的廚師也意義重大。

而李研一如此毒舌,脾氣暴躁怎麼可能沒有他的。

只是他實在是有個皇帝一般的舌頭,吃什麼知道什麼,這才有了偌大的名氣。

這不視李研一為終身敵人的另一個廚師,同時也是美食家的刑岷就在打聽李研一這次舉薦了誰。

到了他們這個年紀也不可能親自下場,只能舉薦他們認為不錯的。

而打敗李研一舉薦的人,就和打敗他一樣的,至少刑岷是這樣認為的。

「研老頭這次舉薦人沒有?」刑岷翻閱着新的廚師考核資料,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

李研一已經有三次沒有舉薦了,是以刑岷現在問也只是因為執念。

「這次李老師舉薦了一位廚師,名叫袁州。」邊上的助手,立刻翻來文件認真地說道。

「哦,又是這樣。」刑岷習慣性的回答了一句。

辦公室里突然安靜了一下,突然刑岷中氣十足的大聲道:「什麼?你說那老頭舉薦了人?」

「是的老師,是一位叫做袁州的廚師。」助手淡定的推了推眼鏡,清楚的說道。

「這個老頭子,怎麼不聲不響的就推薦了人?袁州?那是什麼人。」刑岷站起身,邊走邊嘀咕。

助手拿着袁州的資料安靜的站在一旁,好一會刑岷才安靜下來,重新坐到了自己的辦公椅上。

「你說說這個袁州。」刑岷喝了口水淡定的說道。

「袁州,男24,在桃溪路開有一家小餐館,據說手藝極好,生意爆滿,卻並未有名校名師學習經歷,也未有廚師等級身份象徵。」助手拿起資料認真的閱讀。

國家勞動保障部門,頒佈的廚師證是有等級的,從下到上,初中廚師中級廚師高級廚師,然後是技師,以及高級技師,很遺憾的是袁州都不是。

「就這樣?」刑岷等了一會見助理沒在開口,皺眉問道。

「是的,就這樣。」助手點頭。

「果然是個糟老頭子了,居然推薦了一個不知根知底的,妄想這樣打敗我?」刑岷摸着淺短的鬍子,嗤笑一聲。

「老師,據我所知李老師經常去那裡吃飯。」助手適時的補充了一句。

「難道他經常給那人開小灶?」刑岷大手一拍桌子,好似知道了什麼似的。

「老師您助手把資料放到了刑岷面前。

「一點都沒有別的資料,也挺有意思的。」刑岷並不怕李研一,只是警惕。

「是的,就只有這些。」助手點頭。

「居然是一個沒有任何名氣的人,還真以為人人都是楚梟這樣的天才不成?」刑岷不屑的說道。

「手機給我,打給楚梟,這次要請他出馬。」刑岷不屑完,又吩咐一旁的助手。

「老師您的手機。」助手拿過手機,遞給刑岷。

而被刑岷念叨的楚梟,就好似他的名字一般,說梟雄也許不恰當,但絕對是極其天才厲害的一個人物。

其人從小就對廚藝有着高的天賦,十一歲就進入米其林二星酒店后廚學習一年。

十三歲正式獲得國際高級技師證書,今年二十六歲已經是米其林三星的廚師。

當然他獲得這個稱呼的時候不滿二十,是最年輕的米其林三星級廚師。

不得不說,楚梟他媽真會取名字。

「凱文,我說過米泔水必須使用春米的,而且只用第三次的水,這樣羊肉洗出來才有甘露的味道。」

說這話的正是楚梟,留着半長的碎,帶着帽子,弔兒郎當,說話卻嚴肅的緊。

「對不起,因為我沒找到春米,用頂級大米代替了。」凱文是個嚴肅的中年人,聞言低頭小聲說道。

「找不到就隨便替代?」楚梟輕飄飄的說道:「那我有個建議,你馬上脫下你的帽子和衣服,走出這個廚房。」

廚房其他廚師,自己做自己的,不要說插話了,就連抬頭敢。

「好的,楚先生。」

凱文臉色沉默,脫下帽子和廚師服離開……(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3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