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浪漫的法餐

十二月的天氣已經冷了起來,還好蓉城的天氣格外厚愛一些,穿個外套裏面加件長袖就可以了。.*M

這不現在斯文男面前的女孩就穿着薄的白毛衣,裏面是深藍色的襯衣,下身是流行的鉛筆褲,蹬着一雙白色的板鞋。

很是青春靚麗。

女孩感覺背後有人,就回頭,白皙的臉頰就有些紅潤起來。

而斯文男則難得抬頭,緊張的推了推眼鏡,但還是小心的露出一個微笑。

女孩的臉更紅了起來,「嘩」一個大力轉身,乖乖的站好。

兩人就這樣默默排着對,領到號碼也沒離開隊伍。

因為早餐時間比較短,是以兩人又這樣前後站着,臉上都帶着一絲的笑容。

好像排隊也是一件享受的事情了。

不一會兩人進店,默契的一起坐下。

「今天提供千層饅頭,兩位來兩份?」周佳上前,微笑着問道。

兩人也不方,都是虛虛面,卻有志一同的同時點頭。

「好的,稍等,馬上糾就來。」周佳也不糾結,很是習慣的去端餐點。

這樣這兩人也不是第一次來了。

吃饅頭的時候,斯文男吃的很慢,時不時的就會偷偷的。

而一旁吃東西的女孩則整個臉都快埋到盤子里,只是嘴裏饅頭的滋味卻甜甜的。

早餐時間快要結束的時候,袁州開口了。

「今天中午會推出新菜,海鮮過敏者不能吃。」袁州不出聲則已,一開口就是大招。

「居然有新菜了?太好了,中午我得早點過來。」食客第一反應就是中午得早點。

「運氣真好,居然碰見袁老闆提前通知,得去買個彩票。」凌宏一臉調侃的說道。

「這麼說也對,袁老闆中午是什麼海鮮?」烏海一臉好奇。

「我想知道價格多少?」馬志達最近有了新計劃,不能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很實際的問道。

「菜名是什麼?」食客關心的問道。

袁州一拋出這個大消息,食客們瞬間就興奮起來,七嘴八舌的各種問題接踵而來。

甚至斯文男藉著嘈雜的環境小聲的說道「我中午會來吃新菜。」

這話既像自言自語,又像是對着邊上的女孩所說。

女孩低着頭,好像沒聽見的樣子,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頭擋住的臉卻紅了大半。

而袁州則安靜站着,問話的人少了,這才開口「中午就知道了,午餐時間再見。」

說完袁州輕輕欠身,一旁的周佳終於逮到機會送客。

「各位,早餐時間已經結束了,請!」周佳抬手示意。

「總覺得這小子沒安好心,你說呢?」凌宏邊走邊對烏海說道。

「確實,這麼提前說新菜不符合他的性格。」烏海懷疑的袁州。

然而袁州臉上很是一本正經,什麼表情都沒有。

開玩笑,袁州可是專門練過的。

食客一離開,袁州就「嘩」的坐下。

「這樣比賽請假就沒問題了。」袁州一臉我很機智的樣子。

是的,今天袁州提前通知的原因是比賽時間已經出來了。

袁州算了算,最快也需要兩天時間,是以為了彌補,他也就很耿直的推出了新菜。

「我是一個好人。」袁州房,認真的自言自語。

當然現在沒有其他人,若是別人還以為袁州智障了。

這次袁州做的還是抽取的那三個外國菜系,不過這次是公認浪漫美味的法菜。

「說起來,系統你的蝦和貝殼都放在一個水缸里真的沒有問題?」袁州房裡的水缸,很是費解。

這次系統提供的貽貝還是在水缸里,問題是那裏面還養着鳳尾蝦的主料蝦。

系統現字:「水產品將都會出現在水缸中。」

「以後要是魚也這樣?」袁州指着水缸一臉的驚訝。

系統現字:「水產品都不例外。」

「你這是**裸的黑科技啊!要是牛蛙難道也扔缸里嗎。」袁州忍不住吐槽。

系統現字:「牛蛙屬於水6兩棲動物。」

「不要顧左右而言他啊!這個水缸這麼小,怎麼放的下!」袁州簡直想化身咆哮帝。

然而系統再次消失,沒有了音信。

等了半響,現系統並不回答,袁州嘆口氣,上前查。

「居然真的在裏面。」

袁州邊上歡快彈跳的,和邊上一張一合的貽貝,一臉無語。

「還好這兩個能和平共處,要是打起來就好玩了。」袁州鬆了口氣。

只是想着以後要是真的滿缸水產,習性不合打起來,那真是畫面太美,不敢想象。

比如虎鯊大王烏賊劍魚……不過說起來,這些似乎沒有菜料理?

樣物種和平共處,袁州突然想起個很致命的問題。

「系統,這個貽貝必須用新鮮的來做這個菜,你這樣貽貝死了可不能做!」袁州一邊說,一邊上前拿起網兜,開始撈貽貝。

系統現字:「本系統提供的材料為世間極品,不會出現死去的現象。」

這話系統使用的是加黑加粗字體,很是顯眼。

「貽貝可是海產品,而這個鳳尾蝦是淡水蝦,你說放一起它們死不死。」袁州沒好氣的說道。

聲音在口罩里,都顯得氣急敗壞。

確實,要是這樣漂亮的紫色貽貝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好一會,系統才現字:「宿主無需擔心。」

「忘了你是系統了。」袁州撈貝的動作停頓了幾秒,這才反應過來。

這傢伙是個黑科技,這一點對於它來說也許根本不是事。

「咳咳,時間不早了,應該開始準備了。」袁州撈起來的貽貝,很是自然的說道。

店內只有袁州一個人,所以氣氛一點都不尷尬。

轉頭水缸里的水,袁州都有了想喝一口試試的心思。

「居然淡水和海水的都能養活。」袁州吐槽。

把貽貝放到一旁稍稍吐沙,袁州研究起了水缸。

這個水缸就是系統裝修時候的水缸,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作用。

「也許可以寫本小說,我家水缸連着江河湖海。」袁州出的水,不自覺的說道。

散思維的袁州想着各種天馬行空的事情,還好一旁的鬧鐘響了起來。

貽貝已經吐沙完畢,可以開始動手做了……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