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新菜

這次的是法餐照例的,袁州使用的是系統提供的黃油。

系統現字:「黃油分為動物黃油和植物黃油,相對來說動物黃油的營養價值和口感都比較好,但其膽固醇含量偏高,本系統特意在不影響口感的基礎上,去除了百分之八十的膽固醇。」

「我覺得我的脂肪含量偏高有沒有去除的方法,當然無痛的最好。」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系統現字:「請宿主加強運動,自身脂肪無法機械去除。」

「哈哈,我們這裡有醫學抽脂,你不會了吧。」袁州好似發現了新大陸,興奮的說道。

系統現字:「此方法並不能使人減肥或增加肌肉。」

「反正你不會。」袁州笑眯眯的說道。

本以為還會收到系統現字的袁州,發現系統又徹底隱匿了。

這道菜肴講究的是本味,是以用料很少,而且都是為了突出貽貝的鮮美,當然煮制的時間也很短。

「暮暮,今天我們情趣吃法國菜,中午就去。」伍洲拿着電話,聲音溫柔的說道

「你這傢伙,我要等着吃袁老闆的好吃的,才不要吃法國菜。」庄心暮哼了一聲,表示不屑。

「不知道了吧,這法國菜可是袁老闆推出的,而且是海鮮,你不是最愛吃海鮮嗎。」伍洲的口氣里滿是得意的說道。

「太好了,那我中午就過來,幸好我的效率高,可以早點過來。」庄心暮一聽,立刻興奮的說道。

「好的,中午見暮暮。」伍洲點頭,哪怕對面的庄心暮根本看不見。

接着兩人又膩歪了一會才掛斷電話。

而這樣打電話通知的事情,在各處上演。

就連烏海都打電話了,只是他的目的和別人都不同。

「我說凌宏,你小子能別在微博上發嗎,人太多一會吃不到了。」烏海看着凌宏發的微博,很是不滿的說道。

「沒事,我時間多。」凌宏的口氣痞痞的,滿不在意的說道。

「懶得理你,你別發了就好。」烏海說完就想掛,只是被凌宏叫住了。

「那個活動圓規真的會請客?隨便點的那種?真的有這個活動?」凌宏一連三個問題問出,手上還移動鼠標,翻着袁州僅有的微博內容,心痒痒的問道。

「當然,你寫的什麼。」烏海停下掛電話的動作,謹慎的問道。

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烏海這點耐心還是有的。

「我當然是說他再叼也沒我叼。」凌宏得意洋洋的說道。

「恩,確實如此,沒你叼,我掛了。」烏海肯定的說道,然後道別。

「好的,拜。」凌宏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開玩笑,自從知道有這個活動,他就把發的評論刪掉了,當然連同記錄一起,現在發出去的自然是一篇論文般的袁州為什麼叼的原因。

這個論文價值不菲,好幾百呢。

他凌宏雖然不喜歡吃打折的,但袁老闆的請客那可是不容錯過的。

很快就到了中午的營業時間,預料到中午會很忙碌的周佳,直接提前半小時到,來的時候袁州小店也人山人海了。

出了排號機以後,安靜排隊的人少了,更多的是亂糟糟站在一起的人群,這讓周佳有些慌亂。

就在這個時候,姜嫦曦站出來開口了。

「各位,今天老闆出新菜,為了能讓更多得人吃到,我們用餐的時間適當加快一點,大家覺得怎麼樣?」姜嫦曦好似一個大姐大,中氣十足的開口。

「好嘞,聽姜姐的。」蘇沐帶着妹妹蘇月笙率先應道。

有一就有二,這不附和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來。

「沒問題。」前來排隊的食客都爽快的應下。

眼見穩住了場面,姜嫦曦也就笑着回了自己的隊伍,把主場交給了一旁的周佳。

「各位稍安勿躁,老闆還有六分鐘就開門營業了,前面的二十位可以上前準備領取號碼了,謝謝。」周佳深吸一口,大聲的說道。

「總算等到了,今兒個我也能第一個嘗鮮了。」劉晨也是消息靈通的人。

「就是,有了排號的至少不用白等了。」軍哥自豪的看着銀色排號機感慨。

食客排隊領號的時候,早上來過的斯文男卻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向後張望着。

直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小街上,斯文男才放下心。

就在女孩站過去排隊的時候,斯文男一個健步就到了她的身後,兩人之間隔着一個人的距離,這讓兩人都覺得安全和自在。

站在前面的女孩露出溫暖的笑容,而身後的斯文男雖然沒看見笑容卻感受到了女孩的不拒絕,黑框的眼鏡下嘴角微微彎起。

兩人好似早上那般默契而安靜的排着隊,等候着享用美味的時刻。

「超級期待袁老闆的法餐,肯定很浪漫。」庄心暮難得小女孩的拉着伍洲的胳膊,一臉憧憬的說道。

庄心暮這一說好像沒吃過法國菜似得。

「我都帶你吃過法國菜的。」伍洲覺得自己被忽視了,抗議的刷着自己的存在感。

「那怎麼一樣,想想是袁老闆做的這麼浪漫的法國菜,就覺得很高興。」庄心暮立刻反駁。

「但,是我帶你來吃的。」伍洲嚴重聲明。

「是是是,當然是你。」庄心暮點頭,貌似很認真的應下。

見庄心暮這樣,伍洲只能無奈的一笑,心裏卻吐槽開了「袁老闆還趕快找個女朋友吧。」

不一會排在前面的斯文男和女孩再次同時進店。

「兩位吃點什麼?」周佳禮貌的問道。

「新菜一份。」斯文男臉上帶着微紅,安靜的說道。

一旁的女孩也有些臉紅,周佳兩位這個形容詞,聽起來就好似兩人是一起來的一般。

「您呢?」周佳轉頭問向一旁的女孩。

「一樣,她的一樣。」斯文男在女孩點頭的時候,就着急而清楚的說道。

女孩也並沒有反駁,而是輕輕的點頭,表示同意這個說法。

「好的,兩位稍等。」周佳這才回身去端菜。

果然不一會周佳就端上了兩份菜肴,和往常一樣,菜肴各自送到面前的時候,兩人才聞到濃郁的酒香和絲絲的黃油香味兒。

到底是什麼新菜?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