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袁州打臉

「這個可不是春豆子,而是春夏交際的豆子,大約有三分之一都是春夏交接時候的。』. .」袁州一臉淡定的說出自己的判斷。

「你說的都對,但是我並沒有說完。」楚梟回頭眼袁州,繼續開口。

「前面的這位技師已經說過,那我就不再說了。」楚梟只是輕瞥了一眼袁州,並沒有說他名字的意思。

「這一盆豆芽一共經過了三個人的手,還都是女孩子,我建議以後接觸食材的女人都不要擦香水。」楚梟聳肩接著說道。

完全不為剛剛被袁州插話而感到任何別的不適,畢竟他若是見人說錯也會直接指正。

「可以了,就這些。」楚梟直接轉頭回自己位置。

他根本不會認為自己有錯。

而袁州則在默默的念叨幾個香水的味道。

「說起來這些香水肯定有名字,還是知道的太少了。」袁州知道這些香水的味道,卻無法說出它們的名字。

心裏暗下決定,準備回去擴充自己的知識面,知道多一些總沒有壞處。

袁州是第四個上去,是以也就沒走遠。

「今天的運氣居然特別好。」袁州子上的東西,無聲的感慨這又是一個不那麼常見的東西。

盤子里的是一朵花,下面還有兩片綠色的也作為襯托很漂亮。

「珍珠菜。」袁州一口說出名字。

「這菜確實少見,現在咱們吃的少了。」華夏廚師聯盟主席摸着自己的山羊須,笑眯眯的說道。

「還好,前面我還嘗試了一次,味道可是有些記憶猶新。」桌上放着珍惜食材研究博士的中年男一推眼鏡,認真的說道。

「小董就是年輕,什麼都敢往嘴裏塞。」聯盟主席笑着說道。

「可不是,我還是喜歡處理好的,不然也要極其新鮮的才行。」食評大家的話一聽就知道他是個挑剔的。

「此菜產於新安,尤以新安江上游的最為爽滑肥嫩,其為多年生草本菊科植物,喜好溫暖,葉片很像野菊花,也就叫做白花蒿,開花的時候花小而白,色澤好似珍珠,所以才名珍珠菜。」

袁州習慣按照系統的介紹來,先說出這菜所有的性狀之類的。

「這傢伙怎麼回事,不是廚師嗎,搞得和植物學家似得。」下面的大廚小聲的議論。

「可不是,又不是楚梟,說個菜還搞出學名之類的來了。」大廚皺眉,有些不滿的說道。

可不是不滿,一個楚梟這麼說大家還能接受,畢竟習慣了,這傢伙裝逼如風,被碾壓習慣了,但怎麼好像又來了一個怪物,隨隨便便就長篇大論的。

這豈不是顯的他們很無能。

然而他們的抱怨還沒完,袁州又開始了。

「面前的這個肥美漂亮,卻不是野生,這個季節只有廣東才有自然生長的,而現在運過來不會這樣新鮮,所以這菜產自本地郊外的大棚,這幾株應當是種植在中間的珍珠菜,香氣強烈。」

「潮州菜當中最為常用,不過我認為下次不用使用水生的方式種植,這樣反而失去了珍珠菜的其中一種土味。」袁州淡淡的說道。

「md一個兩個好像狗一樣,不對狗都沒這麼厲害,這鼻子都不是人吧。」大廚珠菜根須上的泥巴,無語的說道。

都是泥巴也不知道怎麼判斷這是水生的。

下面的大廚表示全臉懵逼。

「老頭子你這次總算沒瞎眼,這麼明顯陷阱能也不錯了。」邢岷開啟新一輪的嘲諷模式。

「你了?」李研一輕飄飄的反問。

「那當然,老頭子眼神好着呢。」邢岷脹紅了臉反駁。

「呵呵。」李研一極具嘲諷的,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

「李老頭你什麼意思,有本事咱們親自較量,老頭子今天就讓你知道,我是那次輸是個意外!」邢岷瞬間炸毛,擼起袖子就準備上前。

而李研一事不關己的安靜坐着,時不時席台,時不時又州,就是不。

這態度瞬間激怒了邢岷,立刻跳起了大聲說道。

「好哇!你竟敢我,李老頭你起來,咱們較量較量!」邢岷見李研一就是不上前幾步就打算揪人。

「老師老師,你快出來了。」助手一臉無措,只能指着前台轉移注意。

原來這兩個老頭吵架的時候,那邊第一輪的比賽已經結束,正在宣布明天參加的最後珍惜食材的人選。

「有什麼好還不是楚梟那小子最厲害。」邢岷頭也不回,準備繼續找李研一的麻煩。

「老眼昏花。」李研一嫌棄的眼邢岷。

完全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李老頭你最好給我說清楚,誰老眼昏花!」邢岷毫無風度的說道。

「自己這次李研一大慈悲的理會了邢岷,指着前台,示意自己br />

「,還不是老頭子我的徒弟最厲害。」邢岷咕噥。

「半路徒弟。」李研一毫不留情的補刀。

「那也是天才的半路徒弟。」邢岷最不在意半路這個形容詞,事實如此,但他也很驕傲。

「說話。」李研一哼了一聲。

宴會廳有個投影儀,上面顯示了結果,只有三個可以參加明天的珍惜食材,因為這三人和其他的差距太大。

楚梟:148(種)

袁州:148(種)

方天:63(種)

剩下的基本都是二三十種的樣子,這差距太大,是以三位評委也就選擇了最多的三人,但這三人也有很大差別。

「那袁州是你介紹的?」邢岷眼神緊盯着李研一。

「沒錯,揮的馬馬虎虎。」李研一嚴肅的臉上微微露出笑容,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

「你就嘚瑟吧,明天的珍惜食材肯定認識不了幾種。」邢岷哼了一聲,不過又繼續說道。

「就是跟着你可惜了,不如和老頭子我學學,保證是下一個楚梟。」邢岷的語氣肯定。

「不好意思,我並未拜師。」一旁路過的袁州突然說道。

這一下,兩個老頭都有些面面相覷,這還沒師傅,這Tm難道比楚梟還妖孽?

……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