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職業病

害羞男說完后,排隊的人,一時間有些沉默,過了一會馬志達才先開口。『. .

「聽你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馬志達點頭認真的說道。

「確實是的,如果我好好的,自然也希望她好好的。」就連其他食客也有贊同的。

「嗯,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啊。」凌宏的話,意,卻又好像帶着深意。

只有烏海莫名的宏一眼,其他人倒是歪樓了,聊到了別的事情,當然也沒離開女人。

不一會,快要開始領號的時候,那個害羞男等的女孩也就來了。

害羞男一如既往的等到女孩開始排隊,他就迅的站到女孩的後面。

臉上帶着慶幸和純然的開心。

女孩還是和往常一樣,不管害羞男說什麼都不回答,只是溫婉的笑笑。

好在害羞男說的基本都是自問自答,不需要回答的那種。

所以說害羞男的聊天能力也是為負數的。

「哈,有意思。」凌宏些,玩世不恭的臉上露出興味。

「古古怪怪的。」烏海鄙視的宏一眼。

「各位,現在可以領取前二十的號碼了,請。」周佳走到大家面前,大聲的提醒。

「終於開始了,我都快餓死了。」排在前二十的食客,稍稍安心。

「確實,我感覺都能吃下一頭牛。」食客摸着肚子認真的說道。

「問題是袁老闆不賣整牛。」後面的食客忍不住吐槽。

「那倒是。」食客笑眯眯的附和。

接着話題再次歪樓。

「說起來,袁老闆這裡的東西好像吃了不會胖?」一個微胖界的妹子疑惑的說道。

「可不是,說起來我來袁老闆這裡吃的從來不胖。」一個苗條的女孩子開心的說道。

「我覺得純粹是因為,袁老闆這裡吃不飽,然後又不想吃別的。」這次回答的是烏海,他深有感觸的說道。

「菜單每樣來一份就吃飽了。」凌宏土豪的說道。

「我倒是想,但是我的荷包君死命的攔住了我。」苗條的妹子摸着自己的包,一臉痛心疾。

「吃不完,下次就不用吃了。」烏海鄙視的宏一眼。

「自從菜多了,我就能吃飽了。」凌宏特別自豪的說道。

「說起來,袁老闆你什麼時候出新菜,別的不用,肉就可以了。」烏海一進門就對着袁州說道。

「剛剛出了新菜。」袁州臉上的表情很認真。

開玩笑他可是很勤快的。

「那是小菜,我說的是大肉。」烏海這個肉食動物還是很喜歡吃肉。

「東坡肘子,冷熱可吃,隨時可點。」袁州指着菜單,一臉認真。

聽袁州這麼一說,烏海瞬間想起了東坡肘子,肥而不膩,瘦肉入口即化,帶着濃郁醬香的感覺。

「來份東坡肘子,冷的。」烏海冷靜的咽下口水點菜。

「好的,請稍等。」袁州點頭。

這時候兩個帶着口罩的人坐到烏海右邊,袁州上前兩步,親自點餐。

「請問兩位今天吃什麼?」袁州開口問道。

雖然帶着口罩,但聲音還是清楚而準確的傳了出來。

畢竟是系統出品,肯定是極品。

「我們都要一碗清湯麵。」來的兩個都是妹子。

都帶着深色的大口罩,幾乎遮住了整張臉,聲音悶悶的,不是很清晰的從口罩里傳出來。

「好的,稍等。」袁州點頭。

這一瞬間的畫面有些有趣,袁州帶着口罩,對面兩個點餐的也帶着口罩。

「做好到冷需要多久?」烏海突然出聲。

「十分鐘。」袁州肯定的說道。

「夠了。」烏海說這句話的時候人已經到了門口。

「着急忙慌的,肯定是去尿尿了。」凌宏語氣肯定的說道。

「才不是,烏大哥肯定是去畫畫了。」一旁的唐茜立刻反駁。

「不就帶你回袁州嘛,至於這麼護着?」凌宏無語的茜一眼。

「哼,我要吃東西了,不理你。」唐茜本來年紀就不大,凌宏倒是不好和她計較。

而觸烏海靈感的口罩二人組,卻帶着口罩聊了起來。

「怎麼樣,這裡是不是不錯。」說這話的是來過兩次的女孩,聲音輕柔。

「嗯,謝謝游姐。」回答的這個聲音聽起來帶着一點可愛。

兩人都帶着口罩,又都是清爽的短,倒是不好分清楚。

「酒酒,以後我們不做飯就來這裡吃。」被叫做游姐的,也就是來過幾次的女孩個子稍微高一些。

「嗯,好的,東西好吃嗎?」酒酒用手捋了捋頭,還是有些緊張的樣子。

「酒酒,放心吧,這裡根本不會有人覺得我們奇怪的。」游姐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肯定而自信。

「真的嗎。」酒酒眼神偷偷的往兩側。

食客們不是在吃飯就是在等着吃飯,而一旁的服務員周佳也沒。

周佳正忙着招呼客人,要不然就是認真的州,等着端菜。

「現在相信了吧。」游姐也不阻止,就讓她br />

「嗯。」這次酒酒點頭用力多了,也放鬆了一些。

「其實不是我們奇怪,誰讓這個工作就是這樣呢。」游姐嘆了口氣。

「就是,還好這個聞臭師工資很高。」酒酒滿意這個工作,卻對工作帶來的附加問題有些憂心。

「對啊,而且這個職業也太少了,所以我們才奇怪。」游姐想了想,繼續說道。

「要是我們人和那些坐辦公室的白領一樣多,那我們這不喜歡味道的職業病也和那些腰疼脖子疼一樣了,也就不奇怪了。」

「對啊,誰讓我們接觸的都是臭氣,聞多了臭的,香的都像臭的了。」酒酒皺眉有些抱怨。

確實聞臭師,也叫嗅辨師,他們主要負責一些來歷不明的臭氣,這些臭氣儀器也無法識別。這時候就需要他們來鑒別。

比如企業有臭味排放,但儀器測量結果是有害氣體未標,就可以通過人嗅辨的方法進行測試,最後判定臭味是否標。

因為這種職業的特殊性,「聞臭師」還會被稱為「空氣小護士」。

「這是工作呀。」游姐拍了拍酒酒的肩膀說道。

工作是這樣沒辦法,但有袁州小店這樣一個地方,真好。

ps:今天菜貓換藥去了,只有一更,愚蠢的菜貓決定換張椅子,肯定是椅子想要陷害本貓!所以才扭到肩膀!!!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5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