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楚梟的驕傲

周世傑笑眯眯的州說道「小袁的法語不錯嘛,昨..」

這次周世傑說出口的赫然是法語,這讓袁州心裏直打鼓。

「法語不錯是什麼鬼?我連英語都不會,外語的話,除了普通話就會方言了。」袁州臉上不動聲色,心裏卻實在忍不住吐槽。

但卻認真的,不漏痕迹的,觀察起環境來。

「握草,這現在好像都是法語,等等,這個菜名也是法語,我為什麼能」袁州一臉懵逼。

「難道我是天生的法語天才?生而知之?」袁州忍不住猜測。

袁州自信滿滿的也準備用法語回應周世傑剛剛的問題。

「一般,不太懂。」袁州說出第一個字的時候就現了,他根本不會說法語。

這下袁州無語了,直接呼喚了系統。

「系統,是不是你做的。」袁州的語氣很是嚴肅。

系統現字:「學習西餐禮儀的光盤乃是法語。」

所以這幾天袁州盤一直都是法語講解,因為聽起來自然能懂,沒有其他不同的地方,以至於袁州根本沒注意到這件事。

現在被系統一提醒,袁州才回想起來。

「那我怎麼能」袁州好奇的問道。

系統現字:「為了更好的讓宿主學習技能。」

「真是辛苦你了,所以你忘記讓我會說了?」袁州說前半句的語氣很真誠,後半句又特別理解。

系統現字:「學習禮儀不需要用到嘴。」

這話在袁州腦海里特別顯眼,以至於讓他愣住了。

好一會才開口「系統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然後很有道理的系統不出意料的再次隱退,一如每次坑完袁州后的那樣。

這邊,袁州還是對着周世傑解釋了一下。

「我不會說法語,只是能聽懂」袁州特別自然的說道。

「哦?這個能聽懂嗎?arroseurarrosé」周世傑感興趣的問道。

「您要知道?」袁州疑惑的問道。

「當然,我只是覺得這個很難直譯,上次老頭子都險些沒聽懂。」周世傑摸着格外整齊的小鬍子說道。

「大概也就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或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袁州肯定的說道。

「對對對,小袁的法語確實很好,不過真不會說?」周世傑疑惑的問道。

在他能,怎麼會一點都不會說。

然而事實就是袁州真的一點兒不會說法語。

「不會。」袁州點頭,表示肯定。

「哈哈,你這不會說是怎麼學會的。」周世傑邊帶着袁州品嘗,邊感興趣的問道。

「。」袁州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有意思的年輕人,嘗嘗這個。」周世傑指着面前的菜品說道。

「嗯。」袁州點頭,然後開始品嘗。

這一老一小在會場里基本就是這樣的程序,各種走動品嘗,有時候也會給袁州介紹一下那些廚師。

不過品嘗美食的時候還是居多的。

這就是周世傑帶袁州來的目的,正宗的地方,才能見識到正宗的法國菜。

當然行也是目的的其中一個。

一整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走了,回酒店吧。」周世傑和人告別後,對着袁州說道。

「嗯,今天吃的很飽。」袁州下意識的說道。

「那就好,晚飯我可就省了。」周世傑笑着說道。

「確實,那麼我出去逛逛。」袁州走到酒店門口,突然這樣說道。

「行,老頭子就不摻和了,萬一你還有什麼美好的事情呢。」周世傑頗有些老頑童的氣質,調侃張口就來。

「不會,我就在這門口。」袁州搖頭。

「也許會有,這裡可是法國,年輕人。」周世傑哈哈一笑,直接上了樓。

而袁州還真就現在酒店門口,靜靜地思考去哪裡。

也就一分鐘的樣子,邊上的門童就過來詢問了。

「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的。」門童是個高大英俊的金帥哥。

袁州聽懂了,轉頭靜靜地童,同時心裏糾結,他現在怎麼回答。

「有時候聽得懂也不是好事,這怎麼回答。」袁州心裏很是無語的吐槽。

畢竟他只能聽,不會說。

就在袁州尷尬的時候,回到房間的周世傑的手機響了起來。

「你小子怎麼有空給我電話了?」周世傑幕上楚梟兩個字,果斷接通,調侃道。

「知道您來法國了,還習慣不。」楚梟的語氣透着自然,好似就是來寒暄的。

「老頭子就是來倒是今天沒。」周世傑順口問道。

「嗯,可能沒遇見。」楚梟淡定的說道。

「說吧,打給老頭子是有什麼事?」周世傑切入正題。

「請問您幾個人?」楚梟突然這樣問道。

「兩個人。」周世傑皺眉,直接說道。

他並沒有忘記袁州的存在。

「那麼,希望您不要覺得唐突,我也想邀請您們吃個飯。」楚梟就算說的客氣的話也掩蓋不了他的驕傲。

「你親自做?」周世傑一下子就理解了楚梟的意思。

「當然,屆時我會獻上我的拿手菜。」楚梟肯定的說道。

「好的,沒問題。」周世傑直接應下了這個邀請,也沒問袁州,就準備帶他去。

「那麼三天後的中午,餐廳見。」楚梟說出自己的地址。

「等等。」眼見楚梟要掛電話,周世傑叫住了楚梟。

「有什麼事?」這次輪到楚梟這麼問。

「既然你請了老頭子吃飯,那等你回國,老頭子也請你吃飯,怎麼樣。」周世傑這次的邀請是信心十足的。

「可以。」楚梟在電話那頭很乾脆的應下了。

「那就沒問題了。」周世傑滿意的笑笑,然後才掛斷了電話。

「還真是個有實力的人。」楚梟想起在會場的時候,州品嘗食物時,總能一口說出食物的優缺點。

哪怕這是袁州第一次吃。

是的,楚梟是去了交流會,甚至袁州和會長周世傑,他卻沒去打招呼,只是靜靜已。

不過這也給了楚梟請他們吃飯的理由。

ps:不好意思,今天有點晚。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