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起吃飯可好

對於程總的話,章局不予置評,只是平淡的說出袁州的繳稅金額。.┡M

「啪」

彷彿聽見了這樣的打臉聲音,這一下打的臉好疼。

你他媽彷彿在逗我,一個餐廳繳稅這麼多,簡直是開玩笑!

程總的臉上一臉你Tm在逗我的表情,要不是說這話的是章局,程總就想直接糊他一臉。

「不好意思,您的意思是他那個小店月繳稅達到千萬?」程總的口氣是不信的,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是錯愕的。

「還不到,差一些。」章局是個實事求是的人。

「我覺得這根本不可能,地址是不是弄錯了。」程總深吸一口氣,然後委婉的說道。

「章局去年繳稅達到3oo萬的一共四百一十五家。」後面的鄧助理拿出文件夾,適時的說道。

「嗯,這個數據是林科長親口所說。」章局一臉淡定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麼打擾了。」程總忍了又忍,這才忍住了咆哮的**。

「好,慢走不送。」章局點頭。

「踏踏踏」三人踏着整齊的步伐,快步出門。

直到走出大門好遠一段路程總才停下。

「不是說那個人沒有後台嗎?」程總一點都不相信袁州納稅千萬的事情。

「根據調查確實沒有。」鄧助理冷靜的說道。

「是的。」一旁的牛莉也點頭附和。

「那章局怎麼會幫忙說謊。」程總不解的問道。

「剛剛我局的表情,他不想說謊,而且按照計算如果那人繳的不是小型商業的稅額,很有可能達到千萬。」鄧助理這才拿出的是另一個文件。

「那怎麼可能,一個加起來不到一百平的店,難道按照營業額繳不成。」程總不管文件,都不想接受這件事。

「現在有這個可能。」鄧助理肯定的說道。

一旁的牛莉則一臉的驚嘆,當然臉上還是掛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神經病啊,這麼玩還讓我們怎麼玩。」程總忍不住罵道,這繳稅就跟鬧着玩一樣。

和開掛沒什麼兩樣,還玩個蛋蛋。

「程總現在去哪?」鄧助理合上文件問道。

「是啊,程總現在怎麼辦。」牛莉忍不住問道。

本來幾人都等待着勝利的果實準備慶祝了,誰知道袁州不按常理出牌的來了這麼一招,不按照小型商業稅額來。

不科學,這招不僅安撫了稅務局的心,博得了好感,也歪打正着的讓程總他們無法強制收購。

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的解決了一些的危機。

畢竟納稅大戶,繳稅標杆還是值得被二的。

「能怎麼辦,先回去,等等別的機會。」程總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說道。

「那我去開車,程總稍等。」鄧助理立刻拿出鑰匙說道。

「去吧。」程總不動聲色的張望了一下遠處的車,很是鎮定的說道。

剛剛幾人一時氣憤,走過了自己停車的地方,現在鄧助理就去開車了。

程總這麼一折騰時間也不早了,十一點這個時間袁州正在準備自己的午飯。

當然他對於這些都是不知情的,但是他明白繳稅這麼多的意義,倒也不擔心。

「中午就隨便炒個素菜,再來一個牛肉就行。」袁州廚房的食材,自言自語的說道。

「嘩啦」「嗞啦」隨着這些美妙的交響樂聲,袁州很快就給自己做好了一葷一素一湯,還有一碗白飯。

「嗯,手藝又進步了。」袁州聞了聞飯香味,很是自豪的說道。

「開吃。」袁州端起碗直接開吃。

不過還沒吃幾口,突然門外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還是一個美妙的二胡聲。

起初袁州沒覺得有什麼,直到好一會後,二胡的拉的曲子越來越清脆好聽,而且悠揚,這下袁州才忍不住出聲。

「哪裡來的二胡。」袁州一臉疑惑。

「嗚嗚嗚~」優美動聽的二胡音隨風飄蕩,袁州雖然聽不懂,聽不出是什麼曲子,卻本能的被吸引了。端着碗就出了神。

直到十幾分鐘后,二胡結束,袁州才現自己都沒換過姿勢。

「真是厲害的技藝。」袁州放下碗筷,忍不住感慨。

「啪」袁州按照自己心裏的想法,憑着剛剛聽見的聲音打開後門。

袁州小店的後門只是一條小巷子,青石板的地面都還有着青苔,古老而陳舊,也就在袁州酒館的後門站着一個人。

一個穿着灰色西裝,乾淨整潔的人正在小心翼翼的擺放二胡。

「悉悉索索」好一會袁州等他擺放完才開口。

「請問剛剛的二胡是您拉的嗎?」袁州臉上還是嚴肅的表情。

「是的。」這下背對袁州的人才轉過身。

男人臉上白凈,只是眉頭緊皺都有了摺痕,手是手指修長漂亮的,站起來的時候脊背挺的筆直,是個倔強的人,只是身上穿的衣服有些陳舊,本來純黑的西褲都洗的有些灰了。

這些袁州同樣注意到了。

「您的技藝很好。」袁州真心實意的說道。

「謝謝誇獎。」這人點頭道謝。

「不用客氣,剛剛有幸聽見這曲子,不知道你能不能陪我吃頓飯,就當謝禮,畢竟我是個廚師。」袁州這一句說的很長,但是也很慢。

「好。」這人打量了一下袁州,然後點頭同意。

「那麻煩稍坐一下,我在炒兩個菜。」聽見這人答應,袁州露出一絲笑容。

「是我麻煩你了。」這人小心的抱着琴盒,跟着袁州走進了小店。

「我們去那裡吃。」袁州指着店裡唯一的一張桌子,客氣的說道。

「謝謝。」這人輕聲的道謝。

「那麼我去添菜。」袁州見他坐下,然後才說道。

好一會店裡就剩下袁州煮菜的聲音,而中年人則是沉默的摸着琴盒,很是珍重的樣子。

袁州添菜那是度非常快的,這不還不到五分鐘袁州就做好了兩道大菜。

一個東坡肘子一個金陵草就被袁州端上了桌。

「不知道先生就職於什麼地方。」袁州吃着飯,突然隨意的問道。

袁州之所以請他吃飯,只是因為袁州想吃飯了,而且已經餓了一段時間了。

……

ps:不好意思這張有點晚,活動的好吃的,菜貓親手做的美食保密~不過大家參加了就知道咯,謝謝。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