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城裡人都有病,我要漲價

裝逼失敗的凌宏,陽光的臉上一直有些鬱郁,倒是袁州外的景色很是滿意。.M

「許久沒有出來了,這裡倒還有綠色,挺好的。」袁州感慨的說道。

「袁師傅出來的少,這郊外綠的多,所以現在還有。」程技師笑呵呵的說道。

「那倒是,凌宏你說的那裡是私人種植的地方?」袁州回答完程技師,突然對着凌宏問道。

「嗯,私人種植的,據說祖上都是農民,伺候蔬菜很有一手,有個大菜地,全是親自伺候的,沒有農藥那些。」凌宏說起這個菜園子還是有話說的。

「像。」袁州點頭。

「袁師傅你店裡的食材是真的好。」程技師突然感慨的說道。

「當然。」袁州點頭。

「廚藝也好。」凌宏對於這點還是很認同的。

「嗯。」袁州一臉淡然的點頭。

越野車在非公路的路面上,跑的還是很平穩的,雖然不如跑那樣舒適,但也不一會就到了凌宏說的菜園子。

凌宏帶人來的菜園子就在土泥巴路的邊上,連着一片的有好幾畝地,有些有大棚蓋着,有些沒有,土地里還有綠色的蔬菜蓬勃的生長着。

「砰」程技師先行下車,然後給袁州開車門,至於凌宏當然是自力更生。

「你這破車度還挺快的。」凌宏底盤高,塵土少的越野,很是自然的說道。

「那當然比不得您的跑。」程技師客氣的說道。

「這裡的柿子不錯。」袁州下車是蔬菜和水果,零星的幾顆柿子樹,認真的說道。

「顏色倒是挺鮮艷的。」凌宏只能色鮮艷和個頭大,這兩個方面。

「袁師傅,這個柿子是?」程技師鎖好車子,立刻就問道。

「羅田甜柿,唯一一個自然脫澀的品種,沒想到這裡也有種植。」袁州直接說道。

雖然他從未說過收徒,但既然允許程技師在一旁觀么只要他問,袁州基本都會解答,當然這和程技師在袁州面前時刻執弟子禮,進退得宜有關。

「這個我也聽過,不是說現在各地都有嗎?」程技師不解的問道。

「這幾棵不一樣,就知道是羅田縣三里畈鎮鏨字石村的樹,味道肯定更接近那裡正宗的。」袁州搖頭,然後才說道。

「這小子說的對,我這幾棵柿子比那個村子里柿子也不差什麼。」田間突然傳來一個男音。

「錢師傅,我是約好的,姓凌。」凌宏上前對着走過來的男人招呼道。

走過來誇獎袁州的就是這裡的主人,錢進田,年紀大約有五十多歲了,臉上有着農民的樸素和商人的精明,就知道剛剛是在勞作,身上還穿着帶有泥巴的舊棉襖,下身就是紮緊褲腳的棉褲,腳上自然就是膠鞋。

「知道知道,來的還早,現在人少,不過你說就兩人的。」錢進田胖的程技師。

畢竟剛剛袁州一來就誇了他的柿子,就像是說好一起來的,至於程技師就不一定了。

「這個不摘菜,就是來學習的。」凌宏乾脆的指着程技師說道。

「對,我就是來侍候的菜園子。」程技師還是很給袁州面子的,立刻點頭附和。

「嗯,那就好。」錢進田拍了拍手上的泥巴,點頭。

「貨,這柿子也算熟了,准你摘兩斤,就兩斤不能多。」錢進田驕不躁的袁州,滿意的說道。

「那就謝謝您了。」袁州立刻笑着謝道。

「不用了,你們摘什麼我得可不能踩壞別的菜。」錢進田很是傲嬌的說道。

臉上的皺紋都透着一股,要不你小子識貨,我還不

27 Queries in 0.08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