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拉長的包子

「倒是很少見你外面買菜。.んM」烏海邊走邊說。

「嗯,難得。」袁州點頭。

「說起來袁老闆你肯定沒吃過這餅。」烏海放下盤子,自豪的說道。

「確實沒有。」袁州在腦海里想了一圈,他確實沒吃過,也沒聽過。

「我吃過,有次去河南辦畫展,我只吃了一次就學會了。」烏海特別自豪的說道。

「吃過一次?」袁州心裏開始有些不安。

「放心,雖然我不會做菜,但是麵食還是沒問題的。」烏海拍胸脯保證。

「你打開」袁州繃著臉,貌似一臉淡定。

心裏卻打定主意,要是一會很奇怪就堅決不吃。

「沒問題,不過你先給我把刀。」烏海點頭,然後說道。

「好,稍等。」袁州轉回廚房,拿出最平常的刀遞給烏海。

當然遞刀的時候,刀鋒是朝着袁州自己的,烏海直接拿過刀柄,然後才打開盤子上的蓋子。

「這就是鴛鴦餅了,是不是就很不錯。」烏海一揭開蓋子就自豪的說道。

只見白色的毫無花紋的圓盤裡,躺着一個長方形的餅子,兩邊是橢圓形的,大約一指厚的樣子,表面的那層有白色的芝麻嵌在餅皮裏面。

整個餅子是淡黃色的,應該是在煎鍋里煎過,再怎麼鴛鴦沒有任何聯繫。

「這和鴛鴦有什麼關係。」袁州疑惑的問道。

「馬上就有關係了。」烏海神秘的一笑,然後拿起菜刀開切。

袁州以為他切出個什麼,或者什麼機關之類的。

只見烏海直接在大約二十厘米長的餅子上斜着切了一刀。

然後烏海一臉興奮的抬頭問道「怎麼樣像不像鴛鴦的翅膀。」

「哈?」袁州一臉懵逼。

這個長的橢圓形斜切一刀,哪裡就像鴛鴦的翅膀了?

「哪裡像?」袁州誠懇的問道。

「這樣你不是就像了。」烏海把兩塊餅撥弄了一下,擺成了一個大字型,然後說道。

「還是嘗嘗味道吧。」袁州盯着盤子響,然後才說道。

「那這個給你,我吃這塊。」烏海特意給袁州分了一塊大一些的。

「不用了,你做的,我只是吃,就吃小一點的就好。」袁州拿起筷子,不由分說的就夾起小的那塊。

「也可以,嘗嘗的鴛鴦餅的味道。」烏海對於這個餅還是很自信的。

「嗯。」袁州認真的點頭。

吃之前,袁州先拿起自己的水杯喝了口水,算是漱口,而烏海自然是喝的自己帶的水,畢竟不在營業時間袁州是不提供任何東西的。

喝下水,確保嘴裏沒有任何其他的味道后,袁州才開始吃烏海的鴛鴦餅。

「咔擦。」袁州一口咬下。

外層有略微的焦脆,裏面是柔軟泡的麵粉層,和中間由香蔥調和的內餡。

「怎麼樣,怎麼樣好吃吧。」烏海自己的都沒吃,就等着袁州說話。

「你這是餅?」袁州疑惑的問道。

「當然,河南小吃鴛鴦餅。」烏海自豪的說道。

「你確定不是把包子拉長然後煎了一下。」袁州雖然是疑問的話語,口氣卻是肯定的。

「包子拉長?」烏海表示他沒聽懂。

「你這包子的褶子呢?」袁州拿着餅響,疑惑的問道。

「都說這是鴛鴦餅不是包子。」烏海扶額。

「從味道到樣子都像包子。」袁州認真的說道。

「是不是你包的時候忘記折褶子了。」袁州想了想補充道。

「餅,這是鴛鴦餅!」烏海起的小鬍子都快翹起來了。

「你嘗嘗就明白了,是不是包子你自己說。」袁州伸手示意。

「哼。」烏海拿起餅,直接咬了一口。

然後就傻住了,這口感還真的很像包子,特別在袁州說過像包子之後,感覺更像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鬆軟的略厚的內層,鮮鹹的內餡,這不就是包子的味道嘛。

「你這包子還不錯。」袁州再次咬了一口,肯定的說道。

「對,包子不錯!」烏海咬着鴛鴦餅,拿起盤子快步離開袁州小店。

烏海走後,袁州還是默默把手裡的拉長的煎過的包子吃完了。

而袁州還是很佩服烏海的,畢竟能把餅做成包子的味道,那也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他就毫不猶豫的吃完了。

晚飯,袁州確實沒用系統提供的菜品,而是用老婆婆的菜做了一鍋小白菜秧子的青菜湯,無農藥無公害的鮮嫩而且美味非常。

袁州吃的很滿足。

第二天一大早,昨晚下過雨,街道上有些濕漉漉的。

按時開門的袁州小店做完早餐的生意,袁州就坐在門口開始了雕刻。

當然今天的早餐時間烏海特別沉默。

「可能因為不會折包子的褶子在鬱悶。」袁州有些憋笑的想到。

昨天時間太少,並沒有雕完全部,而這麼好的蘿蔔自然得在新鮮的時候雕刻完,這才不浪費這些食材。

袁州早餐八點開門,九點結束,等到袁州坐在椅子上的時候,也不過才九點二十,這時候昨天過來賣菜的老婆婆又挑着擔子過來了。

不過這次卻沒有沿着飯館叫賣,而是目標明確的朝着坐在門口的袁州而來。

「老闆,昨天了那麼多想來是用得着,只是昨天的不那麼新鮮,這些都是今早剛摘的,你先挑你要的,我再去賣。」老婆婆一臉笑容的州說的。

「謝謝。」袁州先是怔愣了一下,然後才開口道謝。

「不客氣,不客氣,得謝謝你昨天包圓了,你需要哪些,早上的菜更新鮮。」老婆婆笑着擺手,又指着籮筐里新鮮的滴着雨水的鮮嫩蔬菜說道。

「那我還是要昨天那些吧。」袁州自然的露出笑容說道。

「你是自己挑,還是我給你挑,都新鮮着呢。」老婆婆說起菜的新鮮度就特別自豪。

「您挑吧,我很好。」袁州笑着點頭。

「那好,我給你挑好。」老婆婆高興的說道。

「我去拿籃子。」袁州說完,這才去拿籃子,順便把昨天的青筍放到一旁。

「那我給你撿好放一旁。」老婆婆樂呵呵的說道。

袁州和老婆婆動作都很麻利,不過幾分鐘就稱好付完錢,老婆婆挑着籮筐就快步往前面的集市而去。

「午還是青菜湯,挺不錯的。」袁州拿着籃子,話語中帶着笑意。

ps:菜貓求月票咯~求月票,月票~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