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魔手的新征程

王都上空天氣晴朗,陽光高照,是個適合處刑的好日子。『. .

每隔大約半個時辰,廣場方向就會傳來一聲炮響,那意味着一名原本「聲勢顯赫」的大人物得到了他應有的審判。

罪名在此之前就已確定,這套流程更多的是宣傳給民眾觀別是教會與提費科勾結並謀害國王篡奪王位那一套。經過近一周的整理和準備,拿來展出的證據鏈完整齊全,辯無可辯——當然,羅蘭也不會給他們辯論的機會。

總得來說,被處以絞刑的貴族並不多,除了提費科及其手下御前相和法務官外,剩下的都是教會的信徒。如今王都教堂被連根拔起,所有參與過邪疫投放事件的人,他一個也沒有放過。

想必這群渣滓上被推上絞刑架時,會受到旁觀群眾的「熱烈歡迎」。

「你真的不去現場?」夜鶯站在窗邊問。

「鐵斧和塔薩會將這一切辦妥的,」羅蘭頭也不抬的回答道。在邊陲鎮舉行的公審是為了激群眾的意志,提高領民向心力,但在這裡沒有實施的環境。人們不會因為偽王提費科的人頭落地而轟然站到自己這一邊,就如同他們沒有在溫布頓三世和戈隆死後立刻投靠向偽王一樣。

他在這裡沒有足夠的群眾基礎。

另外安全也是一大問題,記憶中的寶石名單最終還是被希爾維找到了,提費科將它藏在了卧室衣櫃里的暗匣里,但羅蘭現剩下的寶石比名單上的人數足足少了十二人,其中潛藏在王都的有四個,這意味着他們都接到了提費科的命令。雖然不一定是暗殺指定,但總得小心提防。刑場這種地方人流混雜,並不適合前去圍觀——而且他對處刑也毫無興趣。

比起這個,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例如軍隊。

攻佔王都的傷亡結果終於得到了一個詳實的統計,第一軍總共有三十三人犧牲,這是建軍之後損失最嚴重的一次。儘管他們擊潰了數倍於己的敵人,但在巷戰中仍暴露出了許多問題,最主要的就是拆房火力不足——這些傷亡者大多都是被狂化侍衛從街道兩旁的民居中突然衝出殺入隊列里導致的。如果能裝備一些槍投榴彈或者爆破筒,一邊拆除可疑房屋一邊推進的話,傷亡肯定能下降不少。

另外便是從軍人數,一支三千人的第一軍現在完全可以橫掃整個灰堡,但想要做到打下一處便佔領一處就頗為捉襟見肘了。攻佔王都后至少要留下五百人維持秩序,加上接下來的墜龍嶺和極南境,軍隊規模顯然不夠應付治安戰的……進一步擴軍勢在必行。

羅蘭把撫恤和擴軍方案寫下來后交給書房外的親衛,命令他帶着指令返回無冬城,市政廳會完成接下來的一切。

隨後王子把目光移到了小貴族這個群體上。

他們沒有實力在政治上呼風喚雨,但每個人都能算得上當代的知識分子,也渴望獲得晉陞的機會——王都原先的一大票大臣都被清掃乾淨,不是驅逐出境就是押往無冬礦區服刑,現在空出了大批位置。想要讓王都仍能正常運轉,讓他們為自己效力是節省人力的最好方法。

巴羅夫在王都混跡多年,這裏面必定有不少熟人,由他來組織一個臨時的管理機構比自己強行選取要有效得多。

當然,對決心投靠自己的小貴族委以重任也能增加他們的積極性,約寇就是羅蘭挑出來的榜樣。

這些天,他終於考慮好了這位「老朋友」的去處。

……

約寇一踏進書房就大聲嚷嚷道,「天哪,您居然真把那些神棍給一個不落的幹掉了,沒料想到邪疫竟然真是這幫傢伙放出來的,費禮大祭司親口認罪時我還不敢相信,簡直是給神明抹黑!現在廣場上的群眾都在讚頌您的名字,說六個月前正是您拯救了他們。」

羅蘭笑了笑,這都是塔薩事先安排好的老鼠所放出的消息,和六個月前的難民營救正好前後呼應在一起,想必能起到不錯的宣傳效果。至於齊聲讚頌自己的名字,十有**是約寇的馬屁。

他也沒有點破,而是將一封精美的羊皮信推到對方面前。

「個。」

約寇展開信紙,剛眼,眼睛已瞪圓了,「您……您要派遣我當灰堡大使?」

「沒錯,常駐的那種,」羅蘭點頭道,「委任信權杖印章一應俱全,駐地就在晨曦的王都輝光城,你覺得怎麼樣?」

這是一個他左思右想才得到的答案——作為王都頗有名氣的「魔手」,聽起來似乎無比拉風,但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好風評,就跟過去的四王子一樣。

誰都不希望自己頭上戴綠,那些貴族也一樣,他們的夫人跟其他人鬼混,如果沒現場抓住也就罷了,誰叫他們自己也到處尋歡作樂,流連於妓院酒館之間——只不過這一切都是暗中進行的。

若將約寇安置在一個重要位置上,或者公然讓魔手進入市政廳,影響簡直難以預測……所有貴族和富商恐怕都得擔心他們的夫人會不會公開向約寇拋出杏枝,而那些本身就和約寇有染的女子或許會趁此機會順着他往上爬,這些都不是羅蘭想。

所以放到國外去是最合適的選擇,王國大使和流動的使者團不同,其地位與伯爵相當,對方國王也會以禮相待。名頭響亮,宣傳效果一流,自己無需賞賜封地,亦不會讓其他人擔驚受怕。

就讓他去禍害晨曦好了,聽說那邊的貴族女子別有風情,而且女性特別出眾,說不定他還能闖出一片新天地。

約寇顯然也這一點,他毫不猶豫地下跪,神情激動地回道,「我……不,臣願意!」好像生怕羅蘭反悔一般。

「那就這樣決定了,」羅蘭笑道,「在出之前,我會安排禮儀官好好培訓你一番的。」

除開安置約寇外,他也確實需要在晨曦留下自己的人手,以便了解鄰國的狀況,同時督促對方履行盟約,共同對抗教會。(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