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紛涌的北境

……

「你說什麼!?」

永夜城領主,北地公爵卡爾文.康德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望着眼前的信使。Δ』 』』.ㄟM桌上的水杯打翻在地,出清脆的碎響。

「公爵大人,這都是我親眼所見!」後者頭埋得更低了些,「叛王只用一天時間就攻破了王都的城牆,國王陛下也沒能逃出去,現在恐怕已凶多吉少!」

「這……怎麼可能?」卡爾文喃喃道,「那可是王都啊!」

五丈高的青石城牆,數千人的守衛部隊,還有拋石機和雪粉,沒有兩三萬人的隊伍,根本別想越過這道防線。而且就算四王子能集起這麼多人,也不應該一天之內就攻下王都啊!

「他們……他們的火器太強大了,」信使的聲音微微顫,不知道是連夜趕路導致的體力虛弱,還是被自己目睹的一切所震撼,「不但可以連續射,威力還大得驚人,別說騎士了,就連國王的狂化衛隊都不能阻擋他們前進,只要挨着一下,就算沒死也基本去了半條命……相比之下,陛下的火器就跟燒火棍一般沒什麼區別。」

卡爾文腦中空白一片,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完了,一切都完了。

一個多星期前接到新王的命令,要求他派遣一支部隊支援王都,身為新冊封的北地公爵,他自然得作出回應。一番商議后,最終卡爾文從馬頭霍斯雪狐利斯塔和自己家族中抽調了一支二千五百人的隊伍,等到化雪后啟程勤王——雖然預計抵達時間和求援信之間差不多相隔了大半個月,不過考慮到攻城戰經常會持續數月之久,所以也算不上太晚。

由於春耕即將開始,隊伍里沒有多少農奴,騎士也寥寥無幾,大多數是傭兵和自由民,但不管如何,只要派出了隊伍,在叛王眼裡必然是謀反之罪,他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頭了。

對了,還有伊蒂絲!卡爾文忽然想起了他的寶貝女兒,如果是她的話,說不定還能想出什麼挽救的方法。

「快,去把長女叫到我的房間來!」他朝身邊的侍衛喊道。

很快,一襲貼身便裝的伊蒂絲走進了書房,她身側還掛着訓練用的佩劍,頭盤在頭頂,鼻尖上泌出細細的汗珠。顯然她正在像往常那樣練習劍術,臉上帶着一絲不豫,「我不是說過了么?練劍時不要打擾我。」

「這一回不同,家族要遭遇大難了!」卡爾文急切地把信使帶回的消息複述了一遍,「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他殷切地望着女兒,希望她能給出一條解決之道——如果說北地盛產珍珠,那伊蒂絲.康德就是那最為明亮的一顆。她不僅美貌動人,而且天賦極高,無論是政事上還是在行軍作戰上,都令其他男性黯然失色。可以說康德家族能從伯爵之位爬升到如今的北地公爵,伊蒂絲功不可沒。

女兒在聽到四王子一天攻克王都時露出些許驚訝之色,隨後很快又恢復了平靜,「現在您知道我為什麼當時沒有同意嫁給提費科了吧?」

卡爾文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難道你那時就預料到了這一切?」提費科率大軍擊敗意圖謀反的艾斯公爵后,曾在北地待過一段時間。和大多數男子一樣,他同樣北地的明珠,但伊蒂絲卻沒有立刻答應對方,而是用借口巧妙地推脫掉了對方派遣的使者。當時自己還頗為不解,甚至有些責怪女兒,要知道嫁過去就是王后,這可是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事情,而康德一家在北地的位子自然也能坐得更穩。

「您說一天破城?那倒沒有,」伊蒂絲解開束帶,讓頭頂的青色長傾斜而下,「我只是覺得他不是合適的人選罷了。」

不是……合適的,卡爾文不由得在心裏呻吟,他可是灰堡統治者!哪怕再短暫,也是名副其實的一國君王!連這樣的人都不算合適,你到底想嫁給什麼樣的人啊?不過這番話公爵並沒有說出來,他心中早已打定注意,如果女兒始終不嫁的話,他就把公爵之位傳給伊蒂絲——他相信,比起自己的兩個兒子,長女才是能將家族揚光大的最佳繼承者。

「回到這件事上來,」伊蒂絲彎腰撿起地上摔碎的瓷杯,「您先要做的就是追回派出去的軍隊。」

「可是他們已經出四天,而且也不清楚走的是哪一條路,恐怕來不及了……」

「無妨,」她將碎片擺弄成三城的形狀,「您先派人趕往幽谷鎮,現在出的話傍晚就能到,明早再乘船去王都,這樣應該可以比軍隊提前一天抵達。無論軍隊走哪一條路,最終都會匯聚到北門的這條官道上來,只要沿着它反向搜索,便可在王都郊外攔住他們。」

「原來如此,」該死,這個方法自己應該也能想到的,公爵用力拍了拍腦袋,都怪這消息來得太過突然,他一時難以回過神來,「我現在就寫信!不,直接讓親衛帶着信物去!來人!」

親衛領命離開后,伊蒂絲繼續慢悠悠地說道,「父親,您覺得我們能擋下四王子的進攻嗎?」

卡爾文不禁打了個寒顫,永夜城的外牆還不如王都的一半堅實,恐怕在那種天火般的武器面前,半天都撐不下來,「我覺得……不能。」

「所以光是召回軍隊還遠遠不夠,」她聳聳肩,「別忘了您可是攀附提費科才成為公爵的,在羅蘭眼裡恐怕和敵人沒什麼區別,就算他現在不來,以後總會來的。因此想要讓家族延續下去,我們必須做得更多更主動一點。」

「你的意思是……讓我轉頭向四王子殿下效忠?」卡爾文猶豫道,「他憑什麼相信我?」

「憑誠意,」伊蒂絲輕聲道,「這場攻城戰的結果傳開后,只怕大多數貴族都會心生膽怯,既然無法聯手抵抗,還不如早早認輸的好。當然,這麼想的估計不止我一個,所以投靠必須要拿出誠意來,不然又怎麼能在眾多貴族中脫穎而出?」

「什麼樣的……誠意?」

伊蒂絲笑了笑,單手拔出訓練木劍,在卡爾文還未反應過來之前,閃電般將桌面上三塊碎片中的兩塊擊成粉末。

「我覺得霍斯家和利斯塔家就是不錯的禮物,您說呢,父親?」(未完待續。)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0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