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煉金協會

位於東城區的提煉大廳是萊特寧平日里最喜愛待的地方。..

學徒和弟子們來回搬運着所需的材料,器皿里冒出的陣陣熱氣,室內揮之不去的硫磺和酸水味,以及偶爾響起的玻璃瓶碎裂聲與煉金師的高聲咒罵,這裡總是充滿生機。

儘管他已經在兩年前升任為三席之一,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獨立煉金室,但人頭涌動,嘈雜混亂的大廳更容易讓他迸出靈感。煉金就像這繁忙的場景一般,各種物質交融在一起,大多數都會變得更加渾濁,只有少部分才能脫穎而出,綻放出璀璨的光華——水晶玻璃是如此,烈性雪粉也是如此。

經過灼燒融化混合,誰也不知道灰白色的細沙和漆黑的木炭能夠轉化成如此美妙的東西,這就是煉金的魅力所在。人也不例外,每年都有大批新學徒加入煉金協會,但最終只有少數能褪去粗糙暗淡的外表,成為協會中耀眼的明珠,萊特寧便是其中的一個。從學徒晉陞到席花了足足三十四年時間,現在他已接近五十歲,就快要走到人生的盡頭。但能領悟到賢者之學的美感,他覺得這一生已經圓滿了。

只是王都近些日子生的事情讓萊特寧隱隱有些不安。

最大的變故是王位更替……四王子將提費科絞死後,已經成為了無可置疑的繼承者。這本來和煉金協會沒什麼關係,無論國王是誰,他們只需負責提供煉金產品就好。但當烈性雪粉被作為戰爭物資上交給提費科時,他們還能否向往常那樣置身事外?

如今王都已漸漸恢復平靜,四王子卻遲遲沒有來參觀煉金協會,反而先去了占星台,這似乎是一個不好的徵兆。

「你還在想占星結社的事?」身旁忽然有人開口道,「老皺着一張苦臉在窗邊呆,這可不像平時的你。」

能毫不客氣和自己說話的,必然也是一位席,他偏過頭,望向同樣白斑斑的瑞利,「你說……四王子殿下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嫌那幫整天盯着星星伙浪費錢了唄,還能有什麼別的意思,」瑞利不以為意道,「只可惜他沒有堅持自己的那幫人根本不配賢者之名,早該被遣散才對。」

作為兩大賢學之一,煉金協會在觀星家結社內安插有自己的眼線,對於羅蘭前往占星台的目的略有耳聞,只是不清楚席占星家和四王子到底密談了何事,最後又讓他打消了關閉占星台的想法。

「怎麼,你難道擔心煉金協會也會落到這地步不成?」他用力拍了拍萊特寧的肩膀,「別忘了我們的產品能為王都帶來多大的利潤!水晶玻璃和香水只要放開限制生產,一兩年內賺取的金龍足夠把王子的卧室塞滿,他會捨得關閉協會?」

「可是協會為提費科提煉烈性雪粉……」

「那又如何,我們能違背國王的命令嗎?」瑞利嗤之以鼻,「他要是腦袋裡還有點常識,就不會用這個借口指責我們。再說他自己同樣有大量雪粉武器呢,還不是從逃叛者波爾那兒獲得的配方?能順利攻下王都也可以我們煉金協會的功勞嘛,說不定我們將更優質的混合配方交給他,還能獲得獎勵呢。」

「希望如此,」萊特寧點點頭,心裏稍微安心了點。正如瑞利所講的那樣,煉金協會畢竟是產金大戶,王子殿下沒能第一時間前來,可能是被瑣事纏住了。

正當他打算下場指點下其餘煉金師時,一名弟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衝進大廳,朝他大聲嚷嚷道,「席大人,陛陛下來了!」

「什麼?他在哪?」

隨着萊特寧的驚呼,大廳中的嘈雜聲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來者身上。

「在庭院的上面,」弟子吞了口唾沫,「陛下是從天上來的!」

萊特寧和瑞利互相對望了一眼,彼此都對方眼中的訝異,「快去把阿奇爾席叫過來,其他人隨我一同去接見陛下。」

「是!」

……

煉金協會外,巨大的浮空球幾乎佔據了半片天空,手持雪粉武器的士兵已經將院子團團包圍,等他們把協會內外搜查過一遍后,球體開始緩緩下降。

「那應該就是四王子前往占星台時所用的女巫搭載器具了,」瑞利湊到萊特寧耳邊低聲道,「沒想到居然真能帶着人飛行。」

「不管怎麼說,總算是來了,」萊特寧稍稍鬆了口氣,隨後抓住瑞利的胳膊道,「我們私底下稱他為王子沒有關係,但正式見面還是得表現尊重點,就算他沒有舉行登基典禮也是灰堡之王,你不要太隨意了。」

「放心,我從來都很有分寸,」後者笑道。

吊籃平穩落地,一名神采奕奕的灰男子在侍衛的保護下走上前來。他沒有穿着華麗的衣飾,也未佩戴冠冕或權杖,舉手投足間卻有股說一不二的威嚴,和以前風評里那位無能的四王子完全兩樣。在他身邊還跟着一位長袍老者,萊特寧現自己竟意外的有些眼熟。

「尊敬的溫布頓陛下,歡迎您來到煉金協會。」在三位席的帶領下,眾多煉金師們一起躬身行禮。

陛下微笑道,「我還在王都時,就經常聽父親提起你們,無論是水晶玻璃還是香水,都是極受歡迎的煉金產品,甚至遠銷峽灣諸島,給王宮帶來了豐厚的回報。所以我被父親派往邊陲鎮后,也在小鎮建立了一座煉金工坊。」

「噗——」這話讓瑞利差點沒笑出聲來。萊特寧雖然也在極力忍耐,但面上始終沒有透露出來,「那可不容易,陛下。有句老話說得好,任何一座煉金坊都是用等份量的金龍堆出來的。」

「是嗎?可我並沒有投入多少金龍……你應該知道那地方有多麼貧瘠,一開始我只能搭上幾個木棚作為提煉室,如今它也生產出了眾多產品,其中就包括玻璃和香水,」陛下輕鬆地說道,「所以我很好奇,你們每年所花費的金龍都用在了哪裡。」

「您……這是什麼意思?」萊特寧心底一沉。

「這位是我的席煉金師,凱莫.斯垂爾先生,」羅蘭指了指身邊的老者,「他將對你們的煉金成果做出檢視,如果這幾年來都沒什麼創新產品的話,我覺得煉金協會還是關閉了的好。畢竟王都剛剛經歷過一場戰火,很多街道和民居都需要花費金龍來修復。」

這句話在煉金師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陛下,我不同意!」瑞利忍不住先站了出來。(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