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纏綿

……

「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

「讓伊菲和幽羽跟蓮她們去邊陲鎮,」灰燼從身後摟住坐在書桌前的提莉,「是赫蒂.摩根向你提出的要求吧?」

自從了解到「海線」存在後,五王女幾乎每天都把自己泡在書房裡,桌上堆着永遠的書籍,有羅蘭送給她的,還有從遺迹里翻找出來的。┡Ω『. M的身軀被書本淹沒,灰燼總覺得有種莫名的心疼。

「嗯,」提莉放下鵝毛筆,輕鬆地向後靠了靠,「她不想讓我一個人把持住與世俗勢力的聯繫,而我也沒有拒絕她的理由。」

「那人可是你的哥哥,她憑什麼認為自己能和你一樣。」

「因為她也是王室成員,」提莉笑着搖頭道,「地位越高,親情就越淡薄,這在哪個王國都一樣。赫蒂對此清楚無比,才會做出這個決定。」

「她打算同你爭奪羅蘭殿下的支持?」灰燼皺眉道。

「當然沒那麼快,這一次我想她僅僅是去打探下情況而已。」

「那你還答應她!」灰燼鬆開雙手,聲音低沉下來,「得去和她好好談一談。」

正是提莉殿下的親和力和寬容態度才讓飽受教會摧殘與壓迫的女巫產生了信賴,並為之凝聚到一起,但這不等於有人可以把寬容視作軟弱,把信賴當成試探的底線。如果誰想打破這一切,她絕對不會放過對方。

灰燼還沒來得及轉身,提莉就抓住了的手臂,「為什麼不答應?正如我之前說的,我沒有回絕的理由。沉睡島是我們的家園,所有女巫都是這兒的自由民,只要不危害大家的安危,我就不會阻止她們。而且……」她吐出口氣,「讓她們前往西境並不是一件壞事。」

「不是……壞事?」灰燼疑惑道。

「你有沒有想過,為何最初血牙會和其他女巫並沒什麼不同,現在卻慢慢凸顯出來了?」

她思索了一陣,「因為……生活安定下來的原因?」

「沒錯,」提莉點頭道,「之前教會如同山一般壓在所有人心頭,為了生存,大家必須要緊緊靠攏在一起。但現在峽灣諸島的教堂已被剷除,沉睡島獲得了較為寬鬆的環境,人心自然也開始浮動,這是正常的現象。我們和共助會不同,是許多個女巫組織的綜合體,所以一味的壓制是行不通的。想要讓大家仍像起初那樣共同協作,我們需要一個強大的敵人。」

灰燼皺眉道,「你是指……魔鬼?」

「沃土平原深處的敵人聯合會的慘敗即將到來的第三次神意之戰……這些事情讓她們親自了解,要比我去講述有效得多。」提莉笑了笑,「而且在邊陲鎮,她們能遠不止這些——」

五王女站起身,走到書房通往後花園的門前,推開門扉,「她們會戰鬥女巫也能揮出無可替代的作用,會通人擁有媲美女巫的能力,會有人聯合起來時所產生的驚人效果。就像這扇門一樣……推開后,就會迎來更加寬廣的世界。」

「……」灰燼靜靜望着沐浴在陽光下的女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灰折射出耀眼光澤,隨着拂過的海風飄揚,哪怕是背影,也美麗得難以形容。時間彷彿凝固於此,在這個狹小的書房裡,只剩下她和自己。

過了許久,提莉才回頭狡黠地一笑,「而且我選伊菲和幽羽兩人也有着特別的原因,羅蘭應該能夠明白我的想法。」

*******************

安娜推了推身邊的羅蘭。

「該起來了。」

「再等會兒,」羅蘭側身將她擁入懷中,從背後嗅着她梢間傳來的幽香。

從王都回到無冬城后,他整個晚上都和安娜膩在一起,短暫的離別讓重逢變得格外火熱,結果就是第二天早上兩個人都沒能起來……安娜破天荒的缺席了當天的魔力練習,不是她不想去,而是羅蘭不放她離開。

當然,面對他的索求,安娜也沒有表示出拒絕之意。

從中午一直到傍晚,空氣中瀰漫著纏綿的氣息,兩人歇息時就坐在床頭,聊着這些天來兩地生的事情,連午餐都是由侍女送進屋內。當然,這個時候安娜便會縮進被子里,低頭望去,便能雙藍寶石般的眼睛在他胸口熠熠生輝。

撫摸過對方光滑的背脊,安娜情不自禁出貓咪般的輕哼聲,儘管經過一年的成長,她早已不再是監牢里那個瘦小虛弱的姑娘,但曲捲起身體時,還是能完美嵌入懷裡。從背後親吻她的耳垂,臉頰慢慢變紅,睫毛微微顫抖的模樣,簡直可愛極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再次推開了羅蘭。

「溫蒂她們應該就快要回來了,這次有新女巫前來,你還得去洗漱一番呢。」安娜轉過身,面對面貼着他認真說道。

「嗯,」羅蘭輕輕應了一聲,他知道這次不能再拖了,親了親對方的嘴唇,他翻身從床上爬起,先幫安娜穿好衣服,再給自己套上外套。

擺放在桌上的水盆已經冷卻,不過這難不倒安娜,一絲黑火躍進水中,眨眼間就冒起了熱氣。兩人洗漱完后,羅蘭先把她送回卧室,再返回三樓的辦公室——至少在接送的女巫回來前,他可以做出一副認真辦公的樣子。

一刻鐘之後,閃電和麥茜就從敞開的落地窗戶外竄進了屋內。

「陛下,她們來了。」

……

「沒想到才一個月不見,您就已經成為了灰堡的國王,」和風第一個走進城堡大廳,她身後還跟着四名女巫,其中就有熟悉的蓮和蜜糖,另外兩人則次見到,「不是溫蒂告訴我,我還不敢相信……如果讓提莉知道的話,她一定會非常驚訝吧。」

羅蘭笑着迎了上去,「我並沒有舉行登基典禮,所以按以前的方式稱呼我也沒關係。」

「但您已經是當之無愧的國王了,」和風躬身行禮道。

蓮和蜜糖也依葫蘆畫瓢,誇張地行了個禮,而後兩人則是簡單的撫胸致意,四人的表情也完全兩樣,一邊充滿重逢的喜悅,一邊卻面帶警惕之色。

羅蘭不免有些詫異。

只不過這種時候他不會把疑惑表露出來,做了個請的手勢,他微笑道,「不管如何,一路上辛苦了,先好好享受今晚的盛宴吧——別客氣,這裡也是你們的家。」(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