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保護者的槍

……

羅蘭將決鬥事宜安排妥當,返回城堡時已是黃昏。..

「麥茜真的沒問題么?」剛踏進辦公室,夜鶯就從身後現出身形。

「她一直有跟着閃電練習槍法,而閃電則是你親自教出來的弟子,有什麼好擔心的。」羅蘭安慰道,「上次探查魔鬼營地的危急關頭,她敢化身異獸撲向魔鬼,就證明她不缺乏勇氣,唯一的問題在於她會不會對同類開槍。」

麥茜當時受到的驚嚇大於傷痛,伊菲確實沒有下狠手的意思,但這種對非戰鬥女巫極為輕視的態度放到隊伍里根本是一顆炸彈,不給對方一個印象深刻的教訓,讓她痛改前非,羅蘭根本不敢把她帶出去抓捕魔鬼。

而最好的教訓方法,就是讓麥茜親自擊敗伊菲。

毫無疑問,能夠出能力限制,使得輔助女巫也有一戰之力的武器便是槍支了——為了避免造成意外死亡,羅蘭特意讓索羅婭製作了一批橡膠子彈,金屬的彈頭換成了一層層裹起來的塗層,由內之外逐漸軟化,這種子彈無法鑽入人體內部,但威力同樣不容小覷。巨大的動能會隨着彈頭變形而全部傳遞到人體身上,產生的劇烈疼痛足以讓目標失去抵抗能力,因此它也被稱作失能彈。

「……我再去,」夜鶯像是放心不下一般,遁入迷霧之中。

羅蘭輕輕吐出口氣,當時伊菲對麥茜動手時,他分明聽到了身側傳來手槍解除保險的咔嚓聲,如果對方沒有依言放開麥茜,恐怕接下來就只能把娜娜瓦叫過來了。

另外從事後的安撫可以麥茜對血牙的會女巫頗為忌憚,這說明她們在沉睡島上就沒少干類似的事情。想想以前共助會的哈拉卡,再想想伊芙琳和燭火初到這兒來時的自卑情緒,甚至是四百多年前的女巫聯合會,這種戰鬥女巫更加高貴的觀念無疑不是突然產生的。可以說,在面對外敵壓迫時,有能力戰鬥者必然會掌握更高的話語權。可惜,火藥與槍炮的威力足以抹平能力帶來的差距……他心想,若能把這兩人糾正回來,提莉應該也會更加信任自己吧。

*******************

「千萬不要顧慮太多,直接對準那傢伙一口氣把彈巢打空,讓她痛哭流涕,跪地求饒,明白了嗎!」閃電大聲嚷嚷道,「就算是正常子彈,也有娜娜瓦再後面,更何況你用的是索羅婭姐製造的塗料彈頭,不多打她幾,根本不解氣!」

「唔……」麥茜靠坐在床頭,頭遮住了面頰,「我知道了。」

「你不知道!」閃電撥開她的長白,「現在你心裏根本沒想着痛揍對方一頓,對吧?如果你這次放過她,我就再也不帶你去探險了——探險家不需要膽小鬼!」

麥茜面露豫色,「我不是……」

「她不是膽小鬼,」另一個聲音從兩人身後響起,「膽怯之人不可能與魔鬼戰鬥,何況她還救過我一命。」

夜鶯脫離迷霧,走到床邊,用力彈了下閃電的額頭,「哪有你這麼說話的!」

小姑娘抱住額頭,撇嘴道,「我只是怕她臨陣退縮嘛。」

她嘆了口氣,握住麥茜的手,「聽好了,這次較量並不單純是你和她之間的事……陛下這麼安排是想讓血牙會的女巫醒悟自己的錯誤,從而改變她們對待其他女巫的態度。還記得伊芙琳和燭火么,有着類似經歷的女巫在沉睡島還有很多吧,如果你能給對方一個教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在幫助她們。」

夜鶯頓了頓,「所以,你不是單單為自己而戰,而是在為保護大家戰鬥,就像上次對抗魔鬼時一樣。」

「嗯……」麥茜撲閃着眼睛,輕輕點了點頭。

「對了,羅蘭陛下還說,這次贏了的話,冰激凌和胡椒烤肉不限量供應一周,只為你一個人準備。」

「咕!」她的雙眼頓時放出了光芒。

*******************

第二天,城牆外的草地上除開負責清場的侍衛隊外,還多了十來名女巫,她們聚集在羅蘭身邊,為麥茜的鼓氣聲幾乎是一邊倒的響亮。

「我就不為你喝彩了,」幽羽打了個哈欠,「反正你也聽不到。」

「不必。」伊菲緩緩走到圈出來的場地中央,冷眼打量着對面被長蓋住身體的麥茜,心中嗤之以鼻。如果支持的人多就能獲勝,那教會早就統一整個大6了。「現在認輸還來得及……不然辜負陛下的期待可不好。」

「我不會輸的咕!」

她不由地微微一愣,什麼時候這傢伙敢在自己面前用如此肯定的語氣說話了?「是么?那你就做好被關進籠子里,然後從天上掉下來摔個狗啃泥的準備吧。」

「你關不住我的,」麥茜昂道,「能在天上抓住我的人,只有閃電!」

隨着決鬥開始的一聲哨響,伊菲不再廢話,徑直朝對方衝去——她想得很清楚,哪怕麥茜帶着神罰之石,也沒可能打贏接受過格鬥訓練的自己。羅蘭陛下有一點說錯了,戰鬥女巫並不是單純依靠自己的能力作戰,拋開能力,她們的身體同樣是致命的武器。利用身體素質和恢復能力要越常人的特點,女巫往往可以經受住更為血腥嚴酷的訓練,哪怕對方是全副武裝的騎士,她也有信心在十息之內拿下對方。

而麥茜則變化成一隻藍色的小鳥,迅展翅而起,朝天空飛去。

「這就是你的作戰方式?」伊菲向她逃竄的方向伸出手臂,但迸射的魔力並沒有捕捉到目標,「這是決鬥,你又能逃到哪裡去?」

「唧——唧——」鳥兒越升越高,很快就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一串清脆的鳴叫。

伊菲皺起眉頭,仰頭注視天空,忽然,她陽升起的方向出現了一抹若有若無的陰影。

利用光線來隱蔽身形,從而起意想不到的襲擊嗎?伊菲不禁冷笑,主意倒是打得不錯,遺憾的是,她的能力並不需要直接標,哪怕是矇著雙眼,任何進入十步範圍內的目標都會被魔力感應到——這正是她成年時覺醒的分支能力。

而且,一隻拳頭大小的藍鳥又能給她造成什麼傷害?想要分出勝負,對方必然會再次變出那隻猙獰的龐然大物!

就在她等待之際,一片雲彩遮住了陽光,大地瞬間陰暗下來,那一瞬間,伊菲從天而降的小鳥。

可憐蟲,運氣也不站在你那邊!

她毫不猶豫地伸出雙手,向對方抓去——勝負已分!

但什麼也沒有……魔力包圍了她的前方,可她並沒有感到直撞進來的麥茜。

麥茜在離她二十步之外的距離驟然停住了!

接着令伊菲詫異的是,她在半空中變回了人形,並從腰兜里抽出了一桿銀色的短棍。

她……瘋了嗎?

失去了鳥兒的翅膀,麥茜並沒有直墜地面,只見她的白色長向上揚起,如同羽翼般張開,托着她緩緩下落,同時,短棍噴出一團火花和巨響!

伊菲感到有什麼東西進入了自己的魔力範圍,但那絕不是麥茜本人,而且也不是弓弩或投石——她甚至來不及放出牢籠,就感到腹部如同被鐵鎚猛地砸中了一般,接着是大腿和小腿……暴鳴聲連續響起,地面上泥土飛濺,劇烈的疼痛讓她不出任何聲音,猶如折斷的雙腳無力再支撐起她的身體。

伊菲跌倒在地,捂着肚子縮捲成一團,意識也模糊起來。

隱約間,她襲白色的身影落在她的面前,使出最後的力氣顫抖着抬起手,魔力卻不再回應她的召喚。

「你輸了咕。」

這時伊菲昏厥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語。(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