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斬魔者

魔鬼剛剛抬起頭,便被直墜地面的麥茜生生砸進了地里,強烈的撞擊讓夜鶯覺得地面都震顫了一下。.』.

若是普通人挨這麼一撞,只怕是全身的骨頭都要粉碎了。

「幹得好,麥茜!」葉子握拳道,「快踩死它!」

「用嘴咬,用尾巴抽它!」連伊菲也激動得喊了起來。

「嗷!」

麥茜得意地嚎了一嗓子,放下愛葛莎后準備起身再接再厲,變形突然被解除了——兇悍的恐獸消失得無影無蹤,小姑娘茫然地跌坐在地上,一時不明白生了什麼事。

「斬魔者!」

愛葛莎率先反應過來,一道冰錐從地底升起,剛剛爬起來的魔鬼又被頂飛出去,連續撞斷了好幾根樹木。

她沒有給敵人絲毫喘息之機,追上去凍住了它的雙腳。

「趁現在!」

回過神來的麥茜拔出手槍,對準動彈不得的目標連續開火,夜鶯咬咬嘴唇,也換上新的子彈,讓伊菲攙扶自己過去,加入火力壓制中。魔鬼的盔甲上連續出現閃耀的屏障,但很快衰弱下去,它眼中的紅光已經若隱若現了。

敵人沙啞地咆哮一聲,朝愛葛莎揮出手掌,將她隔空擊飛出去,腳下的冰晶也瞬間消失。接着它騰空而起,晃悠悠地想要逃走。

「絕對不能放走它!」愛葛莎大喊道,「麥茜!」

「讓我來吧!」葉子一把抓過安娜手中的神意符印,將魔力全部貫入其中——她雖然從森林之心狀態被強行剝離,但魔力並沒有多少損耗,平日測試時也能穩定點亮符印的第四顆寶石。很快金光再一次充斥樹林,魔鬼回過頭,出怪異的叫聲,似乎對眼前的這一幕不敢置信。

金色的萬鈞雷霆瞬間吞沒了它。

這一次,它沒能再撐過去。

……

「魔鬼……死了嗎?」夜鶯虛弱地問道。

「只剩下了半邊盔甲咕!」麥茜把被擊落的「敵人」又拖了回來,如果不是邊緣處精美的雕紋,很難相信這團青黑色的燒焦物便是魔鬼的本體,顯然它並沒有之前想象的那麼結實。

閃電也被找了回來。

在敵人釋放黑光波紋時,小姑娘慘遭波及,如磚塊一般直接墜下,腦袋撞在樹枝上暈眩過去。還好當時離地不高,加上茂密的枝葉作緩衝,除了頭頂鼓起一個大包外,並沒有受到其他傷害。

大概是沒能參與戰鬥,她顯得很是懊惱,確認大家都沒事後沮喪道,「我去通知布萊恩,讓他派人來接你們。」

「你們居然都活下來了,」愛葛莎感嘆道,「這真是一個奇迹。」

「被區區一隻魔鬼耍得如此狼狽,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羅蘭陛下彙報了。」夜鶯忍痛嘆了口氣。

「不……這絕對不是一般的勝利,要知道敵人是一名斬魔者!」愛葛莎連連搖頭,「或許數名高階女巫可以對抗一位高階魔鬼,但絕對沒辦法戰勝一名斬魔者,能和它一較高低的,只有聯合會三席而已。」

「必須是凡之上么?」葉子皺眉道。

「沒錯,」愛葛莎肯定道,「這是聯合會用血得出來的教訓。」

「斬魔者到底是什麼能力?」

「那不是能力,而是一種稱號。」她解釋道,「高階魔鬼都擁有數種能力,但和女巫不同,它們的能力並不是覺醒出來的。曾有人觀察到一名多次率軍攻打過塔其拉的高階魔鬼,在數年時間裏體內多出了兩種魔力氣旋,這意味着它至少新增了兩種能力,沒人知道敵人是如此做到這一點的,它們在魔力方面的運用似乎天生就強過我們。」

「而斬魔者不是指某一類氣旋,而是對方的能力強大到足以產生神石的效果。」

這句話讓夜鶯心中一凜,「你是說……禁絕魔力?」

「準確的說是干擾,」愛葛莎糾正道,「它們的能力攻擊有幾率突破神罰之石的防禦,對它們的魔力攻擊都會遭到克制和削弱,而且斬魔者還能驅散魔力效果中止能力生效,對任何女巫來說都是大敵。」

「我……不太明白,」伊菲不解道,「這不算一種特殊的能力嗎?」

「並沒有如此簡單,」她輕嘆道,「就拿安娜來舉例吧,如果她能成為斬魔者,意味着黑火即使在神罰之石的影響範圍內亦能存在,同時黑火周圍也會形成干擾區域,其他能力都會失效——除非對手是另外一個斬魔者。」

夜鶯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那團無光的黑洞,從戰鬥一開始,它的各種攻擊確實沒有閃現過任何魔力光輝,無論是屏障還是虛抓,都帶有着極為暗淡的黑影,簡直跟神意符印攻擊時的情景一樣。

她將自己景象簡述了一番,「所以第一次神意符印才沒有將它徹底殺死么?」

「大概吧,」愛葛莎聳肩道,「畢竟這樣的戰鬥我還是第一次經歷,以前聯合會也沒有用神意符印對抗斬魔者的記錄。」

「那她們是憑藉自身力量取勝的?」

「正是,」愛葛莎點點頭,「這才是凡女巫真正強大的地方,佩戴神罰之石后,她們在戰場中就如同太陽一般,所到之處,魔鬼們會像春雪一樣化去,而凡之上則是太陽的中心——如果你能見到阿卡麗斯大人的話,一定會被她的強大所折服。」

可惜阿卡麗斯只有一個,夜鶯想,就算三席全部算上,也只有三名凡之上。「難道聯合會就沒有一名女巫成為過斬魔者么?」

「據我所知……沒有,」她回道,「而且可能永遠都不會有。女巫與魔鬼有着本質的不同,魔鬼能誕生出無數狂魔,可我們卻沒辦法覺醒出無數個阿卡麗斯——後天的訓練也改變不了這一點。」

「咦,」一直在撥弄着盔甲的麥茜忽然從黑乎乎的殘留物中翻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青色盒子,「你們是什麼!」

愛葛莎接過盒子,用力掰了掰,「它被鎖住了。」

「我來試試夜鶯遁入迷霧,打量着四四方方的金屬盒,就在輪廓變化的瞬間,她將手指伸入盒內,向外一扒。

數枚晶瑩剔透的石頭憑空滾落下來。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