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抵達無冬城

……

這船也太多了。.┡M

斯蒂爾靠在艉樓舷窗邊,打量着赤水河上來來往往的船隊。

自從進入西境后,河道驟然繁忙起來,而且行駛的大部分都是沒有風帆的古怪石頭船,聽船長介紹說,他們管這叫明輪船,依靠蒸汽動力前行,其度不受風向影響,逆流航行時比帆船要快上許多,常常拖着一串黑煙就跑到了前面——至於蒸汽是怎麼推動船體兩側的大木輪,沒人能說得清楚。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都是無冬城造出來的東西。

斯蒂爾在心裏估算了下,差不多每半個時辰便能艘明輪船,如果它們上面運的都是貨物,那無冬城的物資吸納量無疑將是一個驚人的數值。這一點她是從商人那裡學來的——一個越龐大的城市,消化物資的能力也越高,只要在它的官道上逗留兩天,就可以大致判斷出城市有多繁華,以及商機有多少。若善於交流的話,連城市需求最旺盛的商品都能分析出一二。

顯然,這條赤水河就是西境最為重要的交通要道。

而河道的繁忙也意味着,她在王都所見到的那些宣傳,恐怕並不是羅蘭陛下的自吹自擂。

短短時間內,就將西境整合為一座新城,並且常住人口和商業貿易已經過了原來的王都,而如此不凡的王位繼承者卻有着不學無術,紈絝偏執的惡名……想到這些傳聞,斯蒂爾對羅蘭.溫布頓本人愈感到好奇起來。

「康拉德小姐,你又在?」房間門被推開,一位穿着華貴,模樣英俊的褐男子走了進來,「要不要出去透口氣,一直待在這裡很無聊吧?」

「不用,這兒挺好的,」斯蒂爾直起身子,朝他點了點頭,「多謝你的款待。」

「哪兒的話,」他笑道,「能和你這樣美麗的小姐同行才是我的幸運。」

類似的奉承斯蒂爾聽得太多,不過她仍露出愉悅的神情回應道,「若沒有你伸出援手,我恐怕就得與那些貨物以及流民擠在一起了。」

「我當然無法坐視這樣的情況生,」男子在她對面坐下,「沒有一個寶石商人會願意讓珠寶蒙塵。」

他便是永春號的主人,來自王都的寶石商人維克多。原先的船隻被燒毀后,斯蒂爾很快從一干前往西境的船隻里挑中了這艘雙桅大船。它並非客船,也不接受雇傭,而是屬於維克多的私人座駕,但對於北地珍珠來說,只要船主是男性,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她將自己扮演成一名前往西境尋找失散親人的北地貴族小姐,三言兩語之下便讓維克多心生憐憫,主動邀請她登上了永春號。比起普通的小型帆船和貨船,永春號有着舒適的艉樓客艙,寬敞明亮不說,也沒有常年奔波於水路所留存的木頭腐朽異味。甚至主人還為她準備了兩名僕從,連一枚金龍都沒有收取。

當然,唯一的代價便是維克多會時不時上門來表示他的慷慨和關懷,不過這對於混跡貴族交際圈得心應手的斯蒂爾來說早已習以為常。如果對方足夠優秀的話,她還會享受驅使掌控對方的感覺。

「這些船雖然能無風自動,但終究是太簡陋了一點,」維克多為自己倒了杯紅茶,「我曾登上一艘明輪船仔細觀察過,它行駛起來不光吵鬧,還十分震顫……用來拖運貨物不錯,卻不是長途旅行的好選擇。」

「當然不會有永春號這麼舒適,」斯蒂爾輕笑道,「不過我怎麼感覺它們彷彿是一夜之間冒出來的?以前西境並沒有這樣的船隻吧?」

「你說的沒錯,它們就是一夜冒出來的,」維克多撇撇嘴,「我以前常跑長歌要塞,哪裡有這種古怪的玩意,才過了一個冬天,它們就到處都是了。」

一個冬天就造出了二三十艘明輪船?斯蒂爾不由得大感驚訝,身為康德家族的繼承者,她自然清楚這其中意味着什麼。正因為大城市需要消化大批物資,因此其擴張受也限於物資的運輸能力,而此類可以快生產的無帆船隻顯然是擴大運力的極好工具——若能源源不斷將王國各地的糧食和商品運抵西境,無冬城的擴展度有可能會遠遠出人們的想象!

至於吵鬧和震顫?那根本不值一提。

「對了,康拉德小姐,不要在意那些毫無美感的石頭船了,我這兒有些更有趣的東西,或許可以幫助你打無聊的時間。」維克多招來一旁的侍女,在她耳邊低語了兩句,後者點點頭,轉身離開了房間。

「是什麼?」

「能和你的美貌相稱之物,」他得意道,「也是我的老本行。」

侍女很快又回到了艉樓,還帶來了一個頗為精美的本子,維克多將其攤開在斯蒂爾面前,「不知你喜歡哪一款?」

羊皮紙上唯妙唯俏地繪製着許多璀璨晶石的圖案,筆法細膩,色澤鮮明,連透明的光澤都躍於紙上,顯然繪製圖冊的畫師十分精於此道。

「這是……寶石?」

「準確的說,是寶石原石。」維克多細心的解釋道,「我收購它們時,便按照圖冊上的標準確定價格。比起雕琢打磨好的珠寶,原石也別有一番風味……你如果對哪類原石感興趣的話,請告訴我。當然,你若是更喜愛成品,我也可以回王都后請珠寶匠為你打造成飾物。」

毫無新意的伎倆,斯蒂爾隨手翻了翻畫冊,又交還給他,「謝了,不用。」

維克多有些驚訝的接過書,「你對這些不感興趣?」

「我的親人尚不知下落,實在無心挑選這些奢華的禮物,請見諒。」斯蒂爾低聲道。如果在這裡應下,抵達無冬城后也會被他纏上來,那可不利於自己接下來的行動。儘管大多數女性都會被這些閃閃光的玩意所折服,但她寧願去欣賞推動明輪船的蒸汽機,比起只在貴族間流傳的珠寶,那些東西才真正具有價值。

……

維克多離開后不久,船頭方向忽然傳來連串的長鳴聲,此起彼伏,渾厚而低沉……彷彿一支龐大的船隊正在離港起航。

斯蒂爾側頭望去,只見淺褐色的碼頭線已在她前方徐徐展開。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