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王宮之內

晨曦輝光城,王宮庭園內。. .

奧托.洛西和奧羅.托卡特兩人偷偷摸摸來到一處假山背後。

當然,並不是完全的偷偷摸摸——至少在走進王宮區時,他們是當著守衛的面光明正大的通過大門的。只要不去宮殿禁區,他們的行動不會受到任何阻礙,所有親衛都知道,洛西和托卡特家族一直就是王室的忠實擁護者,而兩人接管家族后也會成為大王子的執掌大臣。

「喂,真的要這麼做嗎?」奧托不由得有些緊張。

如果說晨曦之主常出沒的晨光堡算是禁區的話,那城堡里的寢宮就算是禁區中的禁區了。而他們偏偏知道一條從庭園前往寢宮的密道——這個狹窄的地底通道應該是王宮數條逃生密道之一,小時候就和安德莉亞以及安佩因王子一起探尋過,四人還把它當作了自己的秘密基地,偶爾會在裏面舉辦一場小小的聚會。

當然,那時候他們才十歲左右,就算被摩亞陛下現,也最多呵斥一番。但現在兩人已經成年,再私自潛入寢宮的話,陛下會怎麼想?

「拜託,三家聯合起來找出安佩因變得陌生的理由,這不是你提議的嗎?」奧羅撇撇嘴,「現在到了關鍵時候,你居然又想退縮了?」

「我……」奧托張了張嘴,一時語塞。

「不過我也真服你了,居然用安德莉亞的近況去套奎因大人的口風,如果不是是她從小到大的玩伴,換做別的人,我想他老人家最想做的事就是殺人滅口。」奧羅邊說著邊探頭望了望,「現在就是知道真相的最好時刻,你到底干不幹?」

奧托猶豫片刻后,咬牙點了點頭。

因為奎因伯爵透露出來的消息實在讓人驚訝。

自從陛下病倒后,大王子就時常在宮中接見一位鍊金術士,而且還會把探望病情的人請出王宮。聽說陛下每天能轉醒一兩個時辰,就是那人用特製藥物來壓制病魔的功勞。安德莉亞的父親作為御前相,自然有進入寢宮向陛下詢問政事的機會,他曾見過那名鍊金術士一眼,對方居然是一位年輕的女子,且全身都蒙在黑紗之下,只能黯淡無光的銀灰色瞳孔。

聽完這番話的奧托竟剎那間想到了教會。

若是沒有去灰堡一趟,他還不會往這方面聯想,但見過羅蘭.溫布頓后,關於教會暗中培養純潔者,並妄圖顛覆四大王國政權,蓄積力量迎接末日之戰的消息已在他心中紮下了根。

他最終還是沒把這些情報告訴給奎因伯爵,畢竟此事影響甚大,他必須確認自己的猜測正確后才能做出下一步決定。

從伯爵那裡得知鍊金術士今天會出現,奧托立刻想到了這條兒時經常出入的密道。

既然沒可能得到大王子的支持,他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尋找真相了。

見到他點頭,奧羅立刻行動起來——撥開及膝高的雜草,用匕撬起假山背後一塊偽裝成普通石塊的蓋板,銹跡斑斑的鐵欄杆很快出現在兩人面前。這道柵欄差不多一臂長寬,只能用鑰匙從裏面打開,不過這難不倒早有準備的兩人。

奧羅從腰包中掏出一個玻璃瓶,揭開蓋子,將瓶中的黃褐色液體澆在鎖扣位置。

一陣嗆鼻的白眼頓時騰起,被液體沾到的欄杆出滋滋聲響,猶如丟入熱鍋中的黃油。

這正是輝光城煉金大師配製的化鐵水,拳頭大小的一瓶就要十多枚金龍,而過程並沒有像對方宣稱的那樣可以眨眼間將鐵器化為一灘黑水,足足倒完兩瓶,縮小了兩圈的鎖扣才從欄杆上脫落。

隨即兩人彎着腰爬入洞口,奧羅還不忘回身將石板合上。

爬了十來步后,通道稍微寬敞了些,已可供人站立行走。奧托熟練地摸索到牆上懸挂的油燈,用火石點燃。微弱的光芒照亮了石壁與拱起的天花板——離開這裡十餘年,密道依然保持在原來的樣子,彷彿時光在此地停滯了一般,路過中途的休息室時,還能們當年為了聚會拖進來的軟席和酒杯。

隨着道路來回彎曲着向上爬升,奧托.洛西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晨光堡內。

城堡的牆壁分為內外兩層,如同夾心麵包片一般,中間空出來的部分就是為密室和暗道而留設的。當兩人抵達密道盡頭時,就等於來到了寢宮卧室的壁爐背後。

由於機關必須從寢宮裡開啟,所以他們無法直接進入卧室,不過透過細小的活門縫隙,可以大致室中的景象。而且足夠安靜的話,還能聽到房中人談話的聲音。

奧托熄滅油燈,將眼睛湊到縫隙前。

壁爐正對着一張大床,床上躺着的便是晨曦之主,狄根.摩亞陛下。而大王子安佩因在床邊來回渡步,神色顯得有些焦急。

兩人對望一眼,心照不宣地點點頭,小心翼翼靠在活門石板上——顯然殿下正在等待那名鍊金術士前來。

過了約半個時辰,房間里終於有了新的動靜。

他們立刻偏過頭,眯眼望去。

只見兩名女子走進了卧房,其中一人正是奎因伯爵所說的黑紗煉金師,另一人大概是煉金師的助手,提着一個挎包,身穿紅白相間的長袍和披風,有着一頭漂亮的金色卷。

「你們來遲了!」安佩因不悅地說道。

「抱歉,」金女子撫胸道,「路上出了點狀況,耽誤了不少時間。」

「說那麼多幹什麼,只要讓他的父親醒過來就行了吧,」黑紗人冷冰冰回了句,「早一點晚一點又有什麼關係。」

「不能這麼說,我們還得依靠王子殿下的幫助呢,」她從垮包里掏出一個綠色的瓷瓶,「維持融洽的關係對我們來說都有好處,不是嗎?」

「把葯給我,」安佩因上前兩步,卻被黑紗人攔了下來。

「您忘記我們的約定了?這葯得由我來喂服才有效,而且作為交換條件,你必須滿足冕下的要求才行。」

冕下!

奧托心神劇震,只有在稱呼教皇時才會用到這個敬語,對方真的是教會派來的人?

他不禁咬緊了嘴唇,這麼說來,眼前這兩人也根本不是什麼煉金師,而是傳說中的純潔者?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