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無名的死者

「魔力反應?」德爾塔伯爵回過頭,「那是什麼?」

「快叫你的騎士讓開!」布萊恩顧不上禮節,朝他大吼道。.『.

話音未落,一群穿着靛藍色教袍的信徒已從街角衝出,撲入引路的騎士群中。襲擊者的衝撞力之大,連馬匹都被直接掀翻在地。數名騎士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如山一般壓下的坐騎碾斷了腿,其他人立刻拔劍上前,和信徒廝殺在一起。

街上的民眾紛紛避讓,不少人在慌亂中被擠倒,哭喊和求救聲此起彼伏,現場一時間亂成一團。

「真……真反了!」伯爵先是驚訝了一會,接着勃然大怒道,「該死的,給我殺光這些叛逆者!」

但一塊飛來的青石板讓他閉上了嘴。

那正是街道鋪裝的一部分,只見石板騰空而起,狠狠向騎士拍去,度之快僅能抹青色的殘影,被砸中的人盔甲頓時癟下去了一截,鮮血從面甲和關節縫隙處飆出,眼辦法活了。

接着又是更多的石板飛出,甚至連信徒都包括在內。豎著被砸中者骨骼盡碎,橫着挨一下則被切成兩截。

德爾塔伯爵還來不及表示震撼之情,便被布萊恩一把拉到了街邊。

「開火!」鐵斧下令道。

連綿不斷的槍響瞬間響徹街道。

還站立着的人如同割麥子般倒下,原本混亂不堪的隊伍前方出現短暫的空曠。當硝煙散盡,現場只剩下一地躺倒的騎士和信徒,有些尚未斷氣,縮卷在地上出痛苦的呻吟。

「敵人呢?」布萊恩一眼不眨地盯着街角,神情如臨大敵。

「敵人……不都倒下了嗎?」伯爵又是震驚又是不解道。顯然他沒料到,陛下的軍隊居然強大到這個地步,十多名銀甲騎士幾乎眨眼間就失去了戰鬥能力。

「來了!」希爾維厲聲道。

如同在呼應她的警告一般,街角處走出一名女子,街道上的石板像是地毯一樣捲起,依次漂浮在空中。

密集的槍聲再次響起,剛剛立起的石板被打得四分五裂,但仍有一塊青石板完成了翻轉,像是一把厚刃巨劍朝人群橫掃而來。

糟糕!布萊恩心裏一涼,以剛剛那一幕來說,火槍絕對沒辦法在這麼短的距離內準確擊碎一塊翻轉過來的石板。他幾乎不敢想象士兵被切中的情景——他們連鐵甲都沒有,傷亡只會比騎士更慘重。但在這種時候,也只能硬抗下去了。

幾乎是同時,一道紫光從隊伍前方乍現。

魔力構成的囚籠將來襲石板完全罩住,並迅縮緊,硬生生地把它阻攔下來。

「敵人……是女巫?」德爾塔伯爵這才反應過來。

直到立起來的石板全部墜地,第一軍才停止射擊。

濃濃的硝煙遮蔽了視野,空氣中瀰漫著嗆人的硫磺味,但誰也不敢揉眼或咳嗽,除了換裝子彈的聲音,現場一時安靜得嚇人

「希爾維小姐?」鐵斧問。

「魔力……消失了,」她緩緩說道。

魔力消失意味着敵人脫離了戰場,或者已經死亡。

等到煙霧散盡,布萊恩才果。

一名女子倒在血泊中,暗綠色的卷在鮮血的浸潤下顯得更濃郁了。

布萊恩鬆開驚魂未定的伯爵,走到她身前——紅白相間的神官袍將她的身份展露無疑。

純潔者胸口和腹部上有兩個巴掌大的傷口,仍在向外淌着紅褐色的血塊,大概是子彈穿透石板后餘力未消,又直接貫入了她的身體。手臂與腿上都有多處傷痕,應該是被飛濺的碎石擦中所致。

捲起街道上的青石板作為護盾,再將多餘的石板當作武器攻擊敵人,即使對手有神罰之石,在這種打擊面前也難以近身,原本是很正確的做法,卻沒能預料到火槍的威力。

現在回想起來,恐怕對方在第一輪攢射中,就已經被密集的彈雨擊中,但她仍然堅持將一塊石板翻轉擲出,其意志力可見一斑。

「她真是教會的女巫?」德爾塔小心翼翼地湊上前來。

「陛下在王都的宣傳里不是說得很清楚了么?」布萊恩沒好氣地回道,「教會不單用狂化藥丸毒害普通民眾,還暗地裡培養為他們效命的女巫,而那些被教會陷害的無辜女子,才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難道你一點消息都沒有聽聞?」

「聽到倒是有聽過,只是實在教人難以置信……」

這算什麼,教會所做的卑劣之事多得去了,當然,貴族也好不到哪裡去。布萊恩心中暗想着,卻沒有再說話。

被這場短暫衝突震懾到的還有伊蒂絲。

她第一次見到火槍部隊的作戰方式,從現目標到擊潰敵人,整個過程如同暴風驟雨,而戰士們只用站着不動即可。光是在體力消耗這一點上,陛下的軍隊就已佔盡優勢,可以想象,交戰規模越大,使用火槍的優勢就越明顯。

毫無疑問,比拼厚甲利刃的戰爭形式已經被徹底改變了。

再聯想下西境那些徹夜轟鳴的機械正不斷生產出這樣的武器,就知道陛下的領地究竟擁有多麼可怕的戰爭潛力。

直到鐵斧下令隊伍繼續前行,伊蒂絲才回過神來。

不過她心中的信念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第一軍拐過街角,不一會便來到了教堂門口,而地上已經躺了許多具屍體,基本都是巡邏隊的。

事情的原因很快查明,就在巡邏隊遵照命令封鎖教堂時,兩百多名狂化者突然殺出,將領主的人沖得七零八落,一些信徒留下來與巡邏隊糾纏,並在外城區製造混亂,而一些人則直接向城門方向突圍。幸好當時第一軍離教堂不足百米,恰好與純潔者撞個正着,若是遲上一刻鐘,純潔者估計就能趁亂逃走了。

布萊恩率先帶隊沖入教堂,很快肅清了裏面的殘餘抵抗者。

接下來便是洗劫時刻,按照陛下的要求,教堂的文書信件和物資都得搜刮乾淨,一點不留。

在希爾維的指示下,士兵們用小包炸藥炸開了地下室的厚重鐵門,當門板緩緩倒下后,在場的人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只見十餘箱神罰之石擺得整整齊齊,地上則堆滿了金燦燦的錢幣。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