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女巫之戰

真該死,這些女巫的心思已經開始渙散了,赫蒂憤憤地想,還在大公島的時候,她們哪裡會去問為什麼——只要是血牙會的敵人,就只有死路一條。.M

環境最能影響一個人,群山峭壁中能生出兇殘狡詐的岩狼,而狗窩裡只能養出愚笨無能的狗。輔助女巫通過「沉睡魔咒」給小島帶來了大筆金龍和物資,讓這裡漸漸變成了毫無危險的安樂場,就連戰鬥女巫也開始相信提莉的糊弄,留給她的時間顯然不多了。

「你應該可以控制種子的作時間吧?」

「是。」

「很好,種下安息后不要讓它立刻生效,等到安妮被運上俏美人號,再悄無聲息地送她上路。」赫蒂點頭道,「現在,我們就去拜訪下這位昔日的叛徒好了。」

到時候安妮在船上以寒疫的癥狀身亡,船員們為了避免感染,必定會把屍拋入大海,這樣一來,就再也沒有人能查出此事。

「在白天動手?」日暮驚訝道。

「晚上只會更可疑,而且卡密拉也不一定會放我進行宮,」赫蒂掃了她一眼,「沙姬恰好打聽到有一名來自狼心的女巫生病昏迷,作為狼心王國代表的血牙會,前去探望病情不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么?」

「大人說的沒錯,」天焰拉起長袍背後的兜帽,「就算我們不去,一旦她出事,提莉和卡密拉依然會懷疑到我們身上。」

赫蒂披上雨衣,打開房門,狂風立刻夾雜着雨水湧入屋內,她朝身後兩人擺擺手,接着一頭走進暴雨中。

她已經下定了決心。

……

三人走進行宮大院,代為值守的卡密拉.戴瑞立刻出現在門口,「你們這是……」

「我聽沙姬說,島上來了一名狼心的新女巫?」赫蒂.摩根聳肩道,「據說她狀況有點糟糕,我們是過來。」

「安妮已經在黛拉的安撫下睡著了,我想你們還是不要打攪她比較好。」

「只是想,因為這個名字實在有些耳熟,或許她曾到過血牙會,卻在逃離大公島時與我們失散了。」

「這……」卡密拉猶豫了下,「那好吧,請進。」

短短几句對話就已經耗空了赫蒂的耐性,區區一個普通女巫,卻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地盤,沉睡島大管家?她暗自冷笑,不過是提莉手下的一條狗而已。如果不是最後那句請進,她打算就要讓對方吃點苦頭了。

由於沉睡島的住所大多都是靠蓮從地底升起來的,所以很少有過一層的建築,提莉的行宮也不例外。

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側室,卡密拉側過身,「她就在裏面。」

「嗯,」赫蒂迫不及待地走進屋內,隨後向天焰擺頭示意。

後者仔細床上緊閉雙眸的女子,微不可察的點點頭。

「她是被誰送來的?」赫蒂走到卡密拉身邊,壓低聲音問道,關心對方,實際上只是想擋住大管家的視線。只需給日暮一息時間,她就能將安息之種植入安妮的體內。

卡密拉沒有回答,而是露出了一個奇怪的表情。

「你為什麼要殺她?」

赫蒂不由得一怔,還來不及有所反應,身後的日暮已經驚叫出聲,「這個女巫是假的!」

她猛得回過頭,卻上的人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一顆由魔力凝聚而成的漆黑小球靜立在半空中。

「安息之種……你還真下得了手,」卡密拉搖頭道,「我原以為你只是在為戰鬥女巫說話,沒想到卻是一個兇殘的謀殺者!」

「閉嘴!」赫蒂再也按捺不住憤恨之情,致命的魔力直朝對方撲去,就在她被擊中的瞬間,身影消解成了一團白霧。

這下赫蒂什麼都明白了。

「幽影!」她咬牙切齒道,「你給我滾出來!」

走廊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顯然隱藏在暗處的女巫正在全力逃離。

「天焰,抓住她!」

「是,」後者衝出側室,深吸了口氣,接着向前吐出熊熊烈焰,炙熱的火焰如同有着自己的意識一般,順着牆壁爬行,直朝逃竄者追去,一路上將門框和窗戶燒得焦黑。

「啊!」遠處傳來一身慘叫。

「大人,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裡!」日暮急切道,「她們在欺騙您,這是個圈套!」

「從窗戶走,」幽影的哀鳴聲雖然解恨,但赫蒂也明白此地不宜久留,只是她想不明白,為什麼提莉會知道血牙會數年前的事情?

翻出行宮,三人頓時停住了腳步。

大雨滂沱下,一名黑女子出現在庭園之中,她的雙眼如同金色的星辰,即使在雨霧中也清晰可辨。明明沒有攜帶任何武器,只是站在那裡,都讓她們感到了莫大的壓力。

凡女巫,灰燼。

她一般只會守在提莉.溫布頓身邊。

赫蒂側過頭,在行宮門口另外兩個熟悉的身影。

安德莉亞和幽影。特別是後者,正若無其事地朝她們扮着鬼臉,顯然剛才的慘叫也是裝出來的。

她們兩人都在的話,只能說明提莉根本沒有離開沉睡島。

赫蒂的心完全沉了下去。

「什麼都不用解釋了,現在投降的話,我可以不殺掉你們,」灰燼一字一句地說道。

沒有人覺得她在吹噓,身為凡者,只要佩戴神罰之石后,就是所有女巫的天敵。如果不是因為她的存在,赫蒂根本不會忍耐到今天。

但……並非沒有機會。

突破點就在行宮門口——只要能制住那兩人,說不定就可以威脅到灰燼。

她幾乎沒有猶豫,抓起日暮就往行宮正門衝去,「天焰,纏住灰燼!」

身為戰鬥女巫,當能力不起作用時,匕和暗弩就成了最好的武器。天焰拔出短匕,直撲向灰燼,而日暮也領悟了她的意圖,將共生之種召喚在手中。

沒有震懾力的威脅毫無用處,赫蒂已經決心殺掉其中一個,只留一個作為人質,選目標自然是嘲弄了她們許久的幽影。

然後安德莉亞不慌不忙舉起了手中的長鐵棍。

那是什麼——

她的腦中剛升起這個念頭,一聲轟鳴就讓她的身軀徹底麻痹下來。

————————

我在公眾號了熱心讀者鬍髭男的角色同人畫,歡迎大家前去圍觀,微信公眾號搜索二目小小或ermu85即可關註:)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