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征程

赫蒂腳下一個踉蹌,撲倒在雨水中,流淌的水花灌進了她的口鼻和衣領里。.M

這種感覺難以形容,身上並沒有劇烈的痛感,但怎麼也提不起勁來。

「別管我,去幹掉她!」她顧不上檢查傷勢,沙啞地喊道。

但日暮的反應讓她失望無比。

這名血牙會的戰鬥女巫,猶豫着停下腳步,最後竟然回到了自己身邊,「您……還好吧。」

蠢貨!只有制住她們,才能扭轉劣勢,我就算毫無傷又有什麼用!她想要泄自己的怒氣,卻覺得張嘴的力氣都所剩無幾。

身後傳來天焰的痛呼,接着打鬥聲音也平息了。

面對凡者灰燼,她能堅持數息時間,已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麻痹的感覺逐漸消退,大腿處出來一陣灼熱感,在雨水的浸泡下特別明顯。

赫蒂掙扎着仰起頭,德莉亞緩緩走到她面前。

「你還要反抗下去嗎?」

「不……」回答的是日暮,她轉身跪下道,「我投降,請不要殺赫蒂大人。」

「如果我想殺她,她的腦袋早就開花了,」安德莉亞擦了擦額頭的雨水,「現在留她一條命,是因為提莉殿下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弄明白,等到罪證確鑿,她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罪……證?」日暮茫然道,「安妮曾經出賣過血牙會女巫,大人才會對她動手的啊!」

「哦?她是這麼對你們說的?據我所知,安妮根本就沒有進入過血牙會,」安德莉亞聳肩道,「總之,等所有事實揭曉后,你會知道赫蒂.摩根是個什麼樣的人的。」接着她回過頭,朝幽影喊道,「去把潘多拉叫來,再不止住血她就要完蛋了。」

這時候赫蒂才終於感受到了痛——整條腿完全無法動彈,像是身下多了一團不屬於自己的重物一般,一陣接一陣的刺痛取代了灼熱,也讓她的精神稍微恢復了一點。

已經完了。

她很清楚接下來會生的事。

提莉敢這麼做,必然是從個方面了解到了自己的底細,只要有蛛絲馬跡,女巫就不難回溯出真相,就算沉睡島的女巫做不到,還有西境的那幫傢伙。

恐怕問題就出在伊菲和幽羽兩人身上。

她還是小莉那個黃毛丫頭。

趁着安德莉亞回頭的瞬間,赫蒂咬牙使出最後的力氣將魔力釋放而出——

在十步範圍內,她的能力可以讓中空的物體從內部坍縮,無論是活物還是容器。

她把它稱之為「粉碎之力」。

失敗已成為定局,但赫蒂不願讓提莉贏得這麼輕鬆,至少要給那傢伙一個深刻難忘的教訓!

「不,大人!」注意到她動作的日暮驚呼道。

晚了!她在心中獰笑。

然而能力沒有生效。

剛出手的瞬間,一道無形的壁障就驅散了她的粉碎之力。

「你……戴着神罰之石!」赫蒂瞪大了眼睛,含糊不清地說道。等等,擊傷自己的東西不是對方的新能力?

「死不悔改,的勁頭還挺充沛嘛,」安德莉亞露出厭惡的神情,舉起鐵棍用力砸下。

赫蒂只感到頭部嗡的一聲,接着陷入了黑暗。

……

「這樣就算解決了,」安德莉亞抬走的赫蒂.摩根和天焰問道,「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還好,只是天焰可能撐不到我們抵達西境。」

「下手那麼狠幹什麼,」她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提莉大人不是說了儘可能留下她們性命么。」

「我沒想到她會選用搏命的打法,而且技巧還不賴,」灰燼舔了舔嘴角的雨水,「想要生擒她不是做不到,但我擔心你在關鍵時候出漏子,只能戰決了。」

「你——」安德莉亞一時氣結。

「本來就是如此,如果你早點把玻璃珠什麼的亮出來,說不定她們都不會選擇殊死一搏,」凡女巫嘆氣道,「非要抱着火槍不放,她們哪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你們不要爭啦,提莉大人還在等着你們的彙報呢,」幽影無奈地提醒道,「而且就算要爭,也不要站在雨里啊,萬一真感染了寒疾怎麼辦。」

兩人對視片刻,互相甩了個白眼才算結束爭執,並肩回到行宮。

……

向提莉彙報完事情經過後,安德莉亞注意到她的神色並不是太好,遠不像解決了心頭大患那般輕鬆或舒暢,倒感覺有些難受。

「怎麼了?」灰燼握住她的手,「身體不舒服嗎?」

提莉搖搖頭,「最初蘭的密信時,我其實是不願相信上面的內容的,」她的語氣聽起來頗為傷感,「好不容易女巫有了自己的家園,為什麼還想要重複過去的悲劇,在這裡安心的生活下來不好么?」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灰燼安慰道,「並不是所有戰鬥女巫都會無條件認同赫蒂的那一套做法,特別是生活有了改善後,一些戰鬥女巫已經倒向我們了,哪怕是血牙會的成員也不例外。」

「她說得沒錯,」儘管不喜歡灰燼,但在這種時候,安德莉亞不想莉難過,「日暮沒有聽從赫蒂的命令拚死抵抗也是證明,只要假以時日,所有人都會緊緊聚攏在一起,就像女巫聯盟那樣。」

「希望如此,」提莉深吸了口氣,「既然赫蒂真這麼做了,我也不能再放縱她下去。不過按伊菲的說法,血牙會女巫大部分對此都不知情,待會我會讓卡密拉把她們都集中起來,只要願意留在這裡等待結果的,就不要當成敵人」

兩人點了點頭,沉睡島好不容易才熱鬧起來,誰都不希望這些人真正分離出去。

「等風暴一過,我們就帶上赫蒂前往西境,」她接著說道。

「去與教會戰鬥么?」灰燼的聲音激動起來。

「沒錯,」提莉閉上眼睛,沉聲道,「與審判軍神罰軍純潔者乃至與神意戰鬥。就如同羅蘭信中說的那樣,如果能徹底擊潰教會,女巫將真正迎來解放。哪怕他不是我的哥哥,我也應該幫他……因為那亦是在幫助我自己。」她頓了頓,「你們願意和我同往嗎?」

「當然,」灰燼毫不猶豫地回道,「我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

安德莉亞也點頭應下,但不知為何,她腦中卻浮現出了冰激凌麵包的味道。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