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淺灘與重逢

這倒是一個意外的驚喜。.M

羅蘭原本以為她會派出幾名戰鬥女巫前來助陣,沒想到卻是親自前來,這意味着島上的麻煩已經解決,或者說暫時不會威脅到沉睡島的穩定了。

收到信的隔日,羅蘭帶着安娜等人在淺灘迎接提莉的到來。

經過半個月的修建,泥沙混合的灘涂上也有了不少人工雕琢的痕迹。

簡易的木製板房和工棚圍繞坡道而立——那是以後倉庫與水手宿舍的雛形,為了防止海風腐蝕,木屋的迎風面都塗上了一道橘紅色塗層,既醒目又美觀。一段長約三十米的灘頭被蓮削平,外圍壘起了磚石,充作臨時的碼頭。由於此處是天然的深水港,所以連棧橋都省去了,哪怕是三桅大海船,都可以直接貼邊停靠。

大部分女巫還是第一次見到進入開階段的淺灘,紛紛好奇地東張西望。

「那邊的大坑就是之前垮塌的船塢么?」安娜走到羅蘭身邊,指向遠處一夥工人忙碌的位置,「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呃,你也聽說這件事了啊。」羅蘭略有些尷尬。

「當然,娜娜瓦當天就跟我說了,有三名工人被砸斷了腿。」

此事與煉焦爐試運行時生的爆燃並稱為邊陲區新一年來最嚴重的兩起事故,後者還可以說是摸索途中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前者里至少有一半責任是羅蘭的大意所致。

考慮到淺灘的土質較為鬆軟,建設部長卡爾曾提出建議,在山嶺邊緣建造船塢或許更加穩妥,但被他一口否決了。主要原因在於工期——光是沉降一個長坡就花費了如此長時間,再按老方法沉出一個船塢,恐怕得拖到明年才能開建雷霆的蒸汽海船。

至於沙土疏鬆的情況,他認為並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讓蓮做出船塢的輪廓,再倒入混凝土作為護壁就好。

工程一開始進行得十分順利,就如他所想的那樣,混凝土凝固后,四壁頗為結實,就像是給基礎增加了一道石牆。為此羅蘭還沾沾自喜了一番,覺得土木狗也不過如此,結果在安裝鐵閘門時意外生了。

足有手臂厚的鐵門脫離蜂鳥的接觸后,突然連帶着兩旁的混凝土牆一同倒下,將下方安裝的工人砸了個正着。儘管蜂鳥第一時間讓門板重新變得如鵝毛般輕盈,但被壓到的三人仍然傷勢嚴重,如果不是娜娜瓦救治及時,這些人基本沒可能活下來。

後來調查現,最初灌填混凝土牆時,部分沙土在工人的踩踏下生塌落,填在了底部,導致牆體沒有和地板緊密連接,外面平整堅固的混凝土包圍,在牆腳接合處只有薄薄的一層。當鐵閘門掛在這樣的牆上時,自重瞬間過了鋼筋承受的極限,後果自然可想而知。

放在後世,這絕對算得上嚴重過錯了,不過對這個時代而言,施工時出現傷亡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所以沒人會把它當回事,更不會以此來批判領主本人,其中的心虛和愧疚感只有羅蘭自己才能體會到。

他清了清喉嚨,收斂思緒,「他們在做木樁擋土牆。」

「用來加固船塢兩邊的土壤?」安娜很快猜到了答案。

「嗯,就像樹根那樣,交叉塞入地里,能增大沙土間的摩擦,這樣側壁就不會輕易塌陷了。」羅蘭點頭道,而且有了前一次的教訓,這回灌填混凝土時,肯定會仔細檢查模板內部是否有殘餘落砂存在了。

「快船來了!」謎月突然喊道。

所有人循聲向海天一線望去,只見一艘掛有粉紅色旗幟的帆船正緩緩向這邊駛來。

毫無疑問,會繞過極南海角,前往西境腹地的海船只有沉睡島的俏美人號。

船隻靠近淺灘后徘徊了一會兒,才調整方向朝着岸邊靠攏,顯然對方也沒料到淺灘如今變成了這副模樣。

羅蘭再次見到了提莉.溫布頓,灰堡的五王女。

他向她遞出右手,兩人微笑着相握在一起——明明相隔數月不見,她的神情卻彷彿昨天才剛剛離別,絲毫沒有陌生的感覺。而從對方的眼神中可以她對自己也是同樣的感受。

這是個好的重逢,他想。

其他女巫就沒這麼矜持了。

蜜糖燭火和伊芙琳圍上來與昔日的夥伴熱情相擁;安德莉亞則同夜鶯勾肩搭背,全然沒了貴族的風範;溫蒂拉起了灰燼的手,關心地詢問着近況;而幽羽驚訝地現來人中居然還有一位血牙會的女巫。

「你怎麼來了,」她皺眉走到一名面色有些蒼白的女巫面前,「難道赫蒂.摩根等不到我跟伊菲的回復,忍不住又把你丟過來了?」

「不,赫蒂大人就在船上,」對方搖頭道。

「什麼——」幽羽的驚呼聲瞬間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你是說……她也來了西境?」

不難聽出,小姑娘口中有着強烈的懼意。

「赫蒂是誰?」

「似乎是血牙會的領導者?」

「啊……伊菲好像提起過。」

「她來幹什麼?」

羅蘭望向提莉,「你搞定她了?」

「如果你指的是制服的話,可以這麼認為——計劃很成功,而且赫蒂也的確對安妮的幻象下手了,」提莉攤手道,「但一路上她始終不肯透露那些被血牙會拒絕的女巫去向,還說只有見到你之後,她才會開口。」

「見到我?」羅蘭愣了愣。

「沒錯,我猜她把你當作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提莉眨眼,「灰堡王國的統治者,世俗貴族的代表,只要能拿出足夠的利益,應該就會放她一命,甚至幫她重回狼心執掌之位……大概吧。」

「你是在故意提醒我么?」他忍不住笑了起來,不得不說,當提莉裝作漫不經心的模樣旁敲側擊時,還顯得挺可愛的,「放心吧,如果我會用利益來衡量女巫的性命,你也不會把她帶到我這兒來了。對了,那位女巫是誰,我之前似乎從未見過。」

「日暮,血牙會的戰鬥女巫,」提莉回答道,「如果不是她用共生之種維繫住赫蒂的性命,後者恐怕都撐不到抵達無冬城。」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