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埋葬

隔天,羅蘭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提莉等人。.んM

「她居然把女巫送給那些無恥的貴族當作報酬?」不等五王女開口,灰燼就急不可耐地嚷了起來,如果不是有安德莉亞攔着,估計早已直奔地牢去了。

「夜鶯小姐已經確認過了?」提莉冷靜地問。

「只是簡單試探了兩句,她便什麼都招了,」羅蘭把牢里生的事情詳細講述了遍,「我原以為不會這麼快就能得到結果,她比我想象的還要脆弱。」按他的設想,昨天的詢問只是例行恐嚇,並沒有想要問出些什麼,對方死咬着不鬆口的話,後續的審問才是正餐。也正因為如此,他並沒有解開赫蒂身上的神罰之鎖,而赫蒂也不知道夜鶯的鑒謊能力不是根據聲音來判斷,而是通過對魔力的觀察實現的。

「原來如此,」提莉點點頭,「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些。」

「我是你哥哥嘛,不用如此客氣,」羅蘭趁機拉關係道,「再說赫蒂.摩根也算是沉睡島的女巫,交給你處置是應當的。」

「我明白了……」提莉沉默了好一陣子,「如果這件事生在無冬城,你會怎麼做?」

羅蘭注視着她寶石般的眼睛,只見灰色的瞳孔里流露出些許哀傷與惋惜,但更多的是無言的憤怒。

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我也會和你一樣。」羅蘭安慰道。

這句話相當於宣判了赫蒂.摩根的死刑。

提莉不再猶豫,她貼到灰燼耳邊低聲吩咐了兩句,灰燼點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那麼我先告辭了,哥哥。」

來,提莉的心情十分低落,這種時候羅蘭也不好說些什麼,正準備起身送她回女巫大樓時,身後忽然響起一聲激動的尖叫——正是從夜鶯懷裡的聆聽魔石出來的。

「這裡是閃電,重複,這裡是閃電,阿夏已經找到了變故生時間!」

小姑娘的話讓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愣。

「呃,她什麼?」羅蘭問道。

「巨大的嘴,觸鬚,兩隻怪物,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閃電的聲音聽起來興奮至極,「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現,天哪……陛下,您最好親自來」

「這是……」提莉疑惑道。

「她們正在探索雪山背後的魔鬼營地,那裡的紅霧於一周前之前消散得無影無蹤,」羅蘭簡單解釋了一番,「這些事本想今天跟你說的,只是……」

「我都差點忘了魔鬼的事,」提莉深深吸了口氣,「不過更詳細的情況你可以在路上告訴我。」

「路上?」羅蘭微微一愣。

「我不能和你一同前去么?」她眨眼道。

不愧是那個從小就很堅強的五王女,當遇到關鍵事件時,能立刻調整心態,將個人情緒拋至腦後,是成為一名統治者的必備素質。羅蘭暗自感慨,在這一點上,她的天賦要遠好過自己。

而且帶上提莉的話,意味着灰燼和安德莉亞亦會隨行,安全係數將大大增加,完全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不,當然沒問題,」他點頭應道。

*******************

赫蒂靠在牢籠邊,等待羅蘭將她帶出此地。

血牙會是徹底的完了,提莉肯定不會允許自己再返回沉睡島,但作為摩根王室來說,她找到了一條新的復辟之路。

那就是依靠灰堡王國的世俗力量,幫自己重登王位。

比起對方的允諾,赫蒂更相信自己開出的回報——或許他只是礙於和提莉的關係,不便直接答應下來,堅持問出那些女巫的下落也是為了給沉睡島方面一個交代。

她堅信沒有哪位貴族能對這麼大的誘惑視而不見——半個狼心的豐沃土地將給他帶來難以想象的財富和聲望,而他的名字也會被銘刻在史書上,永遠流傳下去。

至於自己?或許會遭到後世貴族們的謾罵,但她不在乎,只要能成為狼心之王,一切都可以拋棄。

接下來她才能正式展開復仇。

向那些背棄了她,背棄了父親的貴族復仇。

她誓要將那些叛徒一個個絞死,掛在城門口向眾人宣告,這就是陷害摩根大公之人的下場。

忽然,地下室的鐵門被推開,咯吱的摩擦聲在寂靜的地牢中顯得格外響亮。

赫蒂立刻爬起身,貼着欄杆望向通道盡頭。

然而出現在她視野中的不是羅蘭.溫布頓,而是面沉如水的灰燼。

她頓時感到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

「你你來這裡做什麼,羅蘭陛下呢?」

「我來此的目的你應該心知肚明,」灰燼一步步走到牢籠邊——對方進踏出一步,赫蒂就向後退出一步,但很快,她便已無路可退,「當你把無辜的女巫交到貴族手中時,就應該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不!」赫蒂驚叫起來,「羅蘭陛下承諾過不再計較此事,他已經寬恕了我,你這是在違背國王的命令!他在哪裡?我要見他!」

灰燼雙手握住鐵欄杆,硬生生的將其掰開,彎腰走進牢中,「那些女巫懷着憧憬而來,希望能在血牙會尋得先行者的庇護,希望能在沒有教會抓捕的情況下睡個安穩覺,希望不會為每日吃什麼而愁,但你卻辜負了她們。不僅如此,還將她們親手送進了地獄。女巫們逃過了教會的圍堵,卻被自己的同類所害,就算羅蘭會原諒你,我也不能當作什麼都沒有生過。」

這傢伙……難道是偷聽到了自己與羅蘭陛下的談話?還是他將這些事告訴了提莉她們?赫蒂驚恐地**着脖子間的神罰之鎖,但它完全被鐵環包裹,單靠手指根本無法拆下。

「我來幫你吧,」灰燼逼近到牆邊,伸手抓住她的脖子,一把將她提了起來。

巨大的握力下,鐵環開始向內緊縮,赫蒂很快感到呼吸困難——她的身軀像脫水的魚兒一般扭動,雙腳蹬踏着想要尋找一個支點,但一切嘗試都無濟於事;視線逐漸模糊,灰燼的身影也變得飄忽起來。

為什麼會這樣……

她不想死在這裡,她是唯一的王位繼承者,是將來的狼心之王……

獠牙王座彷彿在離她遠去,貴族們嘲弄的笑聲又回到了耳邊。

隨着咔嚓一聲,鐵環嵌入了柔軟的脖子,赫蒂的掙扎停止下來。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