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仰望星空

灰堡曙光城,觀星台。.んM

提費科倒台後,此地也沒有了王都之名,彌散星學士原以為會迎來一場動蕩,但城市秩序並沒有生太多變化。人們依舊忙碌自己的生活——農夫們耕種着郊外的田地,石匠們修葺損壞的城牆,鐵匠敲打着店鋪的盔甲,而巡邏隊繼續在和黑街流民們玩着貓抓老鼠的遊戲,乍,它仍是王國最繁華的城市之一。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變化,例如每天都會有人離開舊王都,去往西境尋求新的機會。而占星結社的老對手,王都煉金協會更是整個搬離了曙光城。現在王宮裡換上了一群名不見經傳的貴族,他們整天為瓜分老貴族們遺留下的土地和權力爭得不可開交,完全把賢者們拋到了一邊。沒有人詢問王國的命運,也沒有人占卜未來的凶吉。

如果不是羅蘭陛下留下的官員會定時撥給占星台一筆糧食和金龍,恐怕學徒們早就一鬨而散了。

還好,現在他們仍能維持結社的運轉。

只要佔星台還存在,學士們的使命就不會中止。

「永遠仰望星空」。

太陽緩緩沉入西邊的山脈,天空由橙黃色變成暗紅,最後轉為深紫色……夜幕降臨之後,占星家們的工作才剛剛開始。

高台上燃起了防風的油燈,學徒將一架架觀星儀器從庫房裡搬運出來——他們必須非常小心,損壞儀器的粗心者將面臨鞭笞和扣除薪酬的雙重懲罰,特別是那幾台羅蘭陛下送來的觀星儀,更是寶貝中的寶貝。

彌散星學士最初拿到這些裝在木箱子里的儀器時,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誠然陛下曾允諾為占星結社帶來更先進的觀星工具,但儀器的製作是一個極為複雜的過程。它和粗製濫造的瞭望鏡不同,光是筒身內部可以調整距離的活動機關就能讓手藝最嫻熟的匠人頭痛上半個月,更別提水晶鏡片的打磨了。一架觀星儀從選料到製作完成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花費的金龍大概在百枚上下。

如果說賢者之學有什麼共同之處,那便是兩者都十分耗費錢財,只不過鍊金術得到的產品往往能受到貴族和富商的歡迎,占星術就沒這麼好運了,因此一般只有一國之都才有財力和人手修建觀星台。而據他所知,西境的邊陲鎮在兩年前還是個破敗不堪的貧瘠之地,就算四處征戰掠奪了大筆錢財,誰又捨得把這些金龍送給毫不相關的占星者呢?

但當木箱被拆開時,彌散星頓時傻了眼。

他還是第一次此模樣的觀星工具——和結社所用的竹竿般的儀器不同,它的金屬筒身足有水桶大小,嵌在其中的玻璃鏡光亮得簡直可以照出人影,無論怎麼貼近找不到一絲打磨的划痕。

而它的活動機關也設計得頗為巧妙,僅僅是尾端一個拇指大的旋鈕——只要捏住輕輕旋轉,就能實現鏡片的距離調整,並且調好距離后不必再次鎖死,使用起來十分方便。

羅蘭陛下66續續送來了三批共六架新式觀星儀,並為它起了個通俗易懂的名字:「天文望遠鏡」。

自從彌散星用過一次后,就再也不願意去老式的儀器。

剩下的五架望遠鏡自然交給了占星台里經驗最豐富的五名占星家。

「老師,所有觀星儀器都已經擺放到位。」大弟子隕彙報道。

「星區分好了嗎?」

「是,」他手中的記錄本,「負責北一區方向的天芒星學士今日病恙在身,代替他的是虛空星學士。」

「那麼點燃星火,開始觀星吧,」席占星家下令道。

「是!」

占星台中央的火盆騰起熊熊烈焰,它象徵著夜空最亮的啟明星,圍繞火盆站立的占星家們則是它的伴星,整個平台嚴格按照星象擺設,如此一來,他們也相當於站在天幕之中,與漫天星辰成為了一個整體。

除了價值不菲的觀星儀外,另一個需要花時間培養的便是仰望群星的人。

他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眼睛。

因此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占星者,必須學會如何保護自己的雙眼。彌散星已經五十五歲,但他的視力依然比曙光城裡大多數年輕人要好。

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通過篩選成為占星學徒后,他們晚上能西只有夜幕星辰,在油燈或蠟燭下閱讀書籍是絕對禁止的,另外白天正午時分也不得外出,避免強烈陽光對眼睛的刺激。

伙食也會做出相應改變,先是必須要食用動物內臟和眼珠,其次是不得吃魚類和辛香料。根據占星學流傳下來的知識,多吃血食能讓眼睛更加明亮,但魚屬水性,辛香料屬土性,前者會破壞6生血食中的火素,後者會令眼珠蒙塵。

彌散星堅持了四十多年。

他相信人的眼睛使用時間是有限度的。

為了儘可能把它用於觀星,其餘時候他已很少閱讀書籍或星象圖——反正那些星座圖案已經牢牢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學士將眼睛對準觀望口——它就像是一個細小的管子,立在粗壯筒身的末尾。

顯然這裏面安置着一塊斜面鏡,才能讓光線折射進自己的眼睛里。

有趣而且實用的技巧。

占星家雖然明白這個原理,卻從未想過把它用在觀星儀上。

現在它確實能大大改善觀星環境,至少在觀望高位星區時,不用佝僂着腰去

由於羅蘭陛下送來的望遠鏡效果遠好於老式的觀星儀,因此結社所要做的事便是將已有的星區重新觀測繪製一遍,自從使用這六架天文望遠鏡以來,他們又現了數十個之前難以察覺的暗星。

彌散星熟稔地掃過自己負責的區域,星座儘管會隨着季節的變化構成不同的形狀,對於初學者來說可能很難掌握,可對他而言,它們的光芒就像是自己臉上的斑紋一樣親切。

觀察完第一片星區,正當他準備移動望遠鏡時,一點微不足道的光芒忽然映入了他的眼中。

剎那間,學士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

他屏住呼吸,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個方向。

那並非錯覺……

一顆暗淡的星芒隱藏在六道星與熾天星之間,它的光芒是如此微弱,彷彿隨時都要熄滅一般。但與周邊的星星明顯不同的是——

它是紅色的。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