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星象的徵兆

彌賽星的雙手顫抖起來,但現在還不是聲張的時候。. M

「當紅月降臨時,世界將陷入萬劫不復的災難。」

他自然知道這個預言的意義。

深吸口氣后,席占星家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生怕因為自己多餘的動作碰到這架觀星儀,從而丟失這顆來之不易的星星。

儘管他閉上眼睛都能再次找到這個位置。

「記錄下來,夏初東三區,六道星與熾天星之間。」

「是,」隕摸索着本子,然後在相應的位置畫上一個圈,這意味星象圖上又多出了一顆星星,「名字呢?」

「暫時不用。」

「老師?」隕微微一怔。

「按我說的做,先不記名字。」彌散星重複道,「另外把現在觀星台上的學士們都召集過來,然後讓學徒離開……立刻!」

他的最後一聲已近乎低吼。

「我馬上就辦,」隕被嚇了一跳,隨後向其他占星家跑去。

願天上的神明保佑我們,彌散星心想。

不一會兒,所有學士都聚集到了席占星家身邊。

從他嚴肅的神情中,眾人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自從羅蘭拜訪過占星結社后,滅世之星的傳言在占星家之間便不再是秘密。年輕的國王甚至建議席將先祖傳承的金片交給所有學士參是提高他們觀星時的目的性,二是賦予他們職責與榮耀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彌散星總覺得當時陛下提起末日的語氣有些不以為然。

「席,難道您……」

他點點頭,「我找到了一顆紅色的星星。」

這話讓所有人倒吸了口涼氣。

「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光斑,或者是錯覺……」彌散星擺手道,「這種現象在觀星中十分常見,所以……」

「所以需要由我們進行複核。」虛空星接道。

「沒錯,」他點點頭,「先從你開始吧。」

……

半個時辰后,八位占星家全部觀遍——為了排除儀器問題,他們還更換了兩次望遠鏡,以及一次老式觀星儀。

除了後者確實無法觀察到紅色星辰外,無論是用哪台天文望遠鏡,所有人都清楚地那顆暗淡的星芒。

一個人可能會眼花或者出現錯覺,但沒可能八個人都是如此。

其中視力最好的薔薇星學士,還宣稱自己星芒的輪廓。

「紅星」的存在已確認無疑。

接着占星台陷入了一片異樣的沉默之中。

彌散星不知道這是神明的保佑還是責罰,他們從加入結社起,所有努力都是為了這一天,為了找到這顆昭示着不幸與災難的滅世之星。但真的找到它時,他心中忽然又湧起了一陣惶恐。

他們的付出有了回報,對災難的提前預知能挽救數以萬計人民的性命,從這一刻起,占星結社將完全凌駕於煉金協會之上,這份成果甚至無法用金龍來衡量,可他們的警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無異於是最惡毒的詛咒。

預言末日對占星家們來說,將是一份沉重無比的責任。

「我們該怎麼辦?」過了許久才有人問道。

「按道理,應該將此事報告國王。」

「你是說羅蘭.溫布頓?他會相信嗎?」

「他即使不相信星辰也不會消失。」

「不,我是說他可能不會相信關於滅世之星的預言。」

「好歹得試試,畢竟這些儀器還是他送給占星台的,總不可能對我們的話嗤之以鼻。」

「誰知道呢,他在王都時可是出了名的固執。」

「他若真固執的話,當初就不會留下我們了!」

「夠了,」彌散星抬手打斷了眾人的討論,「紅色星芒的消息暫時先不要透露出去,我們再多觀察幾天。」

他環顧圍攏在身邊的每一位學士,「光是知道它存在還遠遠不夠,我要了解它運行的軌跡,行進的度,以及多久之後可能降臨世間。收集到的線索越多,我們的預言才更有說服力,明白了嗎?」

「如您所願,席大人。」眾人一齊躬身道。

……

經過一個星期的觀察,彌散星覺得這顆星星越來越不可思議。

它不會動。

所有星辰都在運動,它們有時候會出現在地平線位置,再慢慢上升到半空中,有的則會在午夜之後消失,這種變化呈現出規律性,不然也沒有軌跡一說了。

但滅世之星一點移動的跡象都沒有。

七天的時間讓六道星稍微傾斜了少許——當秋天到來時,它會由六條橫線逐漸向六條豎線轉變,以至於紅色星芒正在遠離兩個星座的中央。

正是在這種對比下,彌散星才驚覺它一直沒有變動過,就好像它不是一顆星星,而是夜幕下的固定背景。

既然不會動,它就不可能靠近四大王國。

按照預言所示,滅世之星必須降世——也就是任何人都可以直接用肉眼觀察到,災難才會降臨。如果金片上所刻的內容是正確的話,這是否意味着末日之災永遠不會降臨?

第二點是,它的光芒在變化。

這個結論來自於薔薇星學士,她的記錄里表明星星正一點點變亮。

一開始只有她一人提到此事時,彌散星還未在意,畢竟星辰是十分穩定的東西,不像月亮那樣時刻變換着形狀和光澤。但到第七天,病癒歸來的天芒星學士也提出了同樣的加上他們兩人是結社中視力最好的兩位占星家,這就不得不讓他重視起來了。

當晚召集眾人一番討論后,女學士的突奇想讓在場所有人都不寒而慄。

「如果降臨世間是指讓王國子民都它的話,那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滅世之星即使不動,但越來越亮的光芒最後會使它過啟明星,成為高懸在空中的火把,從而被大家」

這句話如同驚雷般在彌散星心中炸響。

民眾只是不懂得辨認星座,但不等於他們星星。

部分星辰的亮度幾乎和弦月相當,只要是天氣晴朗的夜晚,就總能們。

倘若那顆星星擁有獨一無二的醒目顏色呢?

答案是毫無疑問的。

「我現在就寫信給羅蘭陛下,」席占星家冷汗涔涔地說道,「希望一切不會太晚。」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