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寒風嶺

……

索利.達爾滿意地跨過破碎的城堡大門,走進寒風鎮城堡內。.』M

三天拿下寒風嶺?拋開兩天花在路上的時間,他只用了半刻鐘便突破了小鎮的城牆——當然,那道僅有一人高的泥巴圍欄算不算城牆還是個問題。站崗的衛兵也寥寥無幾,被審判軍砍倒兩人後就一鬨而散,幾乎沒有任何正式的抵抗。

這就是鎮守邊疆的城鎮?

灰堡王國也不過如此。

唯一令他不滿的是,當教會大軍還在半山腰時,腳下的烽火台就冒起了濃煙,好像料准了他們是來攻打鎮子的一樣。

雖然讓北境其他領地報是遲早的事,但這種毫無敬畏感的做法仍讓他有些氣憤——提前把聖城的隊伍視作敵人,說明他們早就有了褻瀆之意。他已經派出一小隊審判軍前往烽火台,準備把這些人捉來質問一番,然後再送上絞刑架。

「請這邊走,大人,」帶路的騎士顫聲道。當長劍架在這夥人脖子上時,騎士們並沒有表現出為保護領主不畏犧牲的大義,而是立刻下跪投降,並宣稱願意為教會效忠。

這就是沒有信仰之人的醜態,懦弱,無助,比起為神明而戰的審判武士根本不值一提。

一路上斬殺數名親衛后,審判軍闖入了領主的書房,並將任何可能逃脫的窗口堵了個水泄不通——雖然索利覺得對方並沒有跳窗逃生的勇氣。他緩緩踏入房間,望着臉色蒼白的寒風嶺領主一點點癱軟在椅子上。

「下午好,凱馮.瑪頓大人。」

「你你竟敢擅闖寒風嶺……聖城難難道想公然與灰堡為敵嗎?」

他已經完了,索利心想,恐懼完全剝奪了他的心志。在赫爾梅斯防線上抵禦邪獸數十年,大主教磨鍊出了一項獨特的能力,那就是品味恐懼。有些人能將恐懼化為求生的**,而有的人只會被恐懼吞沒,前者是審判武士晉陞為神罰軍的必備素質,而後者則會被無休止的血腥征戰所淘汰。

凱馮顯然就是後者。

「沒錯,您不早就知道這點了么?」

「什麼?不!我不明白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現在後悔已經晚了,大人,」索利打斷道,「高價收購糧食禁止商人前往聖城,別告訴我您只是突奇想才這麼做的……灰堡國王想將寒風嶺變為進攻聖城的前哨站,自然也不能怪我們提前展開反擊。」

「你這是無端指責!」凱馮連連搖頭,「我根本就沒有做這些事情,國王也從未派使者來過寒風嶺,更別提主動進攻赫爾梅斯了!」

「不承認也沒關係,教皇冕下自然有辦法知道從您的腦袋裡搜出他想要的消息,不過真到那一步時對您沒有任何好處,所以您還是趁現在把知道的一切都交代出來比較好。」

「我我確實沒有做過這些,你不能冤枉我!」他肥碩的身子又往後縮了縮,「我是寒風嶺的領主,灰堡王國的伯爵!你的行為已經違反了邪月公約!」

「夠了,這是您自找的。」

索利.達爾厭煩的揮揮手,審判武士立刻將他拖出了書房。

大主教在領主的位子上坐下后,隱約覺得有哪裡有些不對勁。領主明明已經被恐懼摧垮,為什麼還死咬着不鬆口?難道他就那麼向著羅蘭.溫布頓,寧可被押往聖城審問,也不願意將國王的計劃托盤而出?

就在這時,一名審判長走進房間,「主教大人,皮索斯已經封鎖了糧倉,只是……」

「只是什麼?」

「裏面根本沒有多少存糧,估計僅夠鎮民吃上一兩個月的,不可能供養得起一支大軍。」

「你確定?」索利頓時皺起了眉頭。

「皮索斯將糧倉翻了個遍,還詢問了守倉人,他們說最近並沒有大批糧食運入,倉庫里堆放的麥子還是上一年的存貨。」審判長一五一十地彙報道。

「那鎮子上傳出的高價購糧消息是怎麼回事?」他思索片刻,「你去找那些商人問問情況。」

「是。」對方點頭應下,「另外我們還把城西的戍衛營地全部搜查了一遍,裏面大部分都是空房——據投降的騎士說,自從邊境軍在赫爾梅斯遭遇全軍覆沒后,就一直沒能得到有效補充。」

換而言之,寒風嶺根本沒有做好戰爭準備?這和潔蘿提供的情報也相差得太大了點。大主教眉間的溝壑更深了,沉默許久后他才下令道,「這座城鎮里肯定有教會的信徒,把他們召集起來,詳細詢問最近兩個月來寒風嶺的變化。還有那些自願投靠教會的人,以及當地老鼠,也都盤問一番,我要立刻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審判長握拳在胸,「我這就去辦。」

索利靠在椅背上,長出了口氣。進攻灰堡是早已決定好的計劃,過程和繳獲並不重要,但他一點兒也不喜歡這種意外的感覺。

到底是哪裡弄錯了?

待到第二天,審判長將收集到的情報交至大主教的桌前。

索利翻開第一頁,快掃過眾人的供詞,「大肆收購糧食的是兩名當地商人,而且囤積的麥子足有千斛之多?」

「那是商人們的說法,」審判長沉聲道,「得知此事後我立刻搜查了這兩人的住宅,裏面的確有不少糧食,但那只是對於個人而言——地下室里堆放的總共加起來不過二十斛。而且宅子里一個人都沒有,應該是燃起烽火后不久就逃走了。」

「你是說……串通?」主教很快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是的,大人,只有和外地的行商勾結起來假裝買賣,從左手倒至右手,再從右手偷運回左手,才能製造出這樣的假象。」

「那些行商都來自哪裡?」

「北地的各個城鎮,幽谷鎮永夜城橫風堡……高價收購是從一個月前開始的,開始沒有太多人在意,直到後來數量越來越大,才引起了商人們的注意。我們已經把鎮里的所有行商都關押起來,但沒有找到那幾個運送糧食的傢伙。」

如果真是雙方串通好的,那麼抓到他們的機會已微乎其微。只是……對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就為了吸引聖城注意,讓教皇冕下早日動入侵?

索利不解地翻到報告後面幾頁,另一條消息映入了他的眼中。

「負責烽火台的巡邏隊員……死了?」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