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黃昏之鐘 第六百五十四章 「黑錢」的處置

「喂,你還好吧?」約寇用另一隻腳推了推七十六號,後者始終沒有任何反應。火然????文w?ww.

他嘆了口氣,挪動身子,和她貼在一起,然後將落在地上的外套咬起,蓋在兩人身上。

風花雪月是別想了,就這樣將就着睡一晚吧。

歷經如此波折后,他發現自己竟意外的平靜,地下拍賣會、一擲千金、眾人矚目、女巫夜襲……短短一夜之間,他就體驗到了過去二十多年都沒有嘗過的感受。

而這種刺激驚險的感覺倒也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

當然,若是讓約寇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再同意了。

一夜幾乎無眠,迷迷糊糊挨到展會的人發現他們倆時,已是隔天的中午。

接着約寇很快被轉移到了一件寬敞舒適的大屋裡,不單有僕從送上了鬆軟的麵包和新榨的果汁,還有侍女替他把全身上下都檢查了一遍,連兩腿之間都沒有放過。

另外在他的要求下,一直在外頭焦急等待的奧托.洛西也被接進了溶洞。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見到大使,奧托便迫不及待地問道,「聽說你受傷了?」

「你們先下去吧,」約寇遣散黑錢派來的僕從后,將事情的經過完整敘述了一遍,「你簡直把我害慘了,就差那麼一點,我幾乎連命都保不住了。還好對方看我心地善良,又對拍賣女巫關愛有加的份上才沒有下死手,如果換做別人,肯定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訴苦是他在灰堡王都混跡多年的拿手好戲,即使討不到什麼實際的好處,至少也能賺些愧疚或同情,以後說不定就用得上。而且看奧托這副模樣,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果然後者顯得十分不安,「這是我的疏忽,回去之後,我會給你一些補償的。」

「那四千枚金龍呢?」

「女巫是從你房裡逃走的,屬於黑錢的管轄範圍,他們應該不會再扣除這筆競拍費用了。」

「那你豈不是省了好大一筆?」約寇揶揄道,「既救出了女巫,又沒有浪費黑函。」

「每次展會黑函都會重新製作,所以也稱不上浪不浪費,」奧托無奈地笑了笑,「不過金龍倒是真節約下來了。」

約寇忽然想起了七十六號在他耳邊說的話。

只需要向黑錢支付五百枚金龍即可。

大人,您想要買下我嗎?

相比四千,五百就成了一個不那麼誇張的數字,或許他可以讓奧托慷慨解囊一次?就當作這次驚嚇的補償好了。

就在約寇清了清喉嚨,準備開口時,卧室房門被推開,一位帶着銀色面具的男子在兩名侍從的陪同下走了進來。看得出他的年紀已經頗大了,黑褐色的頭髮中夾雜了許多銀絲,身上穿着一襲寬鬆的絲綢長袍,胸口的漆黑龍首標誌顯得格外醒目。

「我是該輪展會的負責人,你們可以稱我為銀面,」他微微躬身道,「黑錢對您的遭遇表示歉意,還好您沒有在此次意外中受傷。女巫出逃之事我們已經展開調查,一旦有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您。拍賣金額也不會從黑函中扣除,除非我們能抓回女巫,而您到那時依然對她有需求的話。」

「咳咳……我明白了,」約寇咳嗽兩聲,畢竟表面上打算買下女巫的仍然是他,而非奧托.洛西,所以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不要把她交給除我之外的任何人,第十輪競拍永遠有效。」

「如您所願。」

「對了,我想問下,襲擊我的人是怎麼進到展會裡來的?」

「這些兇徒劫持了其他來訪的客人,我們已經在郊外的民房中找到了另外兩位被搶走黑函的受害者。」銀面回答道。

「不止一人?」

「是的,這是一次有預謀的行動,」他點點頭,「我們沒想到女巫還有其他幫凶,或者說,沒料到她們敢在晨曦之主的大肆搜尋下展開襲擊。脅迫您的人有留下什麼線索嗎?」

「呃……這倒沒有,她聽說我是灰堡大使后,就落荒而逃了。」約寇攤手道,「黑錢就沒有想過更換一種更可靠的審核方式嗎?光憑邀請函就能進入,這種事情應該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吧?」

「您說得一點沒錯,」銀色的面具下傳來陣陣笑聲,「但這也是黑錢的魅力所在,相比所冒的風險,人們更喜歡能在不泄露身份的情況下拍到自己中意的貨物。當然,在發放黑函時,我們會慎重考慮每一個對象,對黑函的重視程度和保管能力也是其中之一。那兩位被劫者的黑函不管來自於誰,肯定不會再有下一次獲得邀請的機會了。」

「好吧,」約寇聳聳肩,「那麼她到底是如何逃出地底的?我記得溶洞到大院的這條通道上有許多守衛,她總不可能帶着一個累贅跑出去吧。混進來的兇徒會不會現在仍躲在某處地洞里,等待你們放鬆警惕?」

銀面搖了搖頭,「她們是從通氣孔爬出去的,有好幾道鐵柵欄被燒穿,應該是女巫的能力所致。」

這就是安妮事先準備好的逃脫路徑?而且不止一名女巫參與到這場營救之中,看來奧托真是白忙活了。「既然如此就沒有辦法了,」約寇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換了個話題,「不知道我的那位引路人怎麼樣了?」

「她會受到黑錢的嚴懲保護貴客也是引路人應盡的責任,她已沒有資格再擔任這一職務。」

「我能見見她嗎?」

「您的意思是……想要親自懲罰她?」

「不,」約寇望了一眼奧托,「我想買下她。」

「可她已是黑錢的罪人了……」銀面遲疑道。

「五百枚金龍么?就用黑函來支付吧。」

「等等……大使先生?」奧托訝異道,「什麼引路人?」

約寇按住奧托的手,沒有回答。

銀面沉默了一會兒才點頭道,「我知道了,若是您堅持的話,我們會把七十六號贈送給您。」

「贈送?」約寇先是愣了愣,隨後心頭一喜。

「反正她也無法再成為一名引路人,由您處置確實是更好的選擇,就當作黑錢對此次意外的賠禮吧,」銀面再次行禮道,「願我們還能在此地相見。」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