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黃昏之鐘 第六百五十五章 溶洞深處

……

巴里赫.洛薩舉着發光魔石,一步步走向「黑錢」最深處。

那是一條陡峭的坡道,即使在僕從的攙扶下,他也走得無比艱難。

自己到底是老了,他心裏泛起一陣悲涼,二十歲從父親手裡接過家業,到今天將商會打造成一個龐然大物,富可敵國,這期間的奮鬥與激昂歲月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哪怕如今爵位僅僅是榮譽性質的爵士,在晨曦王國的名望和地位亦不比輝光三大家差上多少。

但豐碩的成就並不意味着能流傳後世,事實上,商會隨着規模不斷膨脹,根基已經岌岌可危。當年為了鞏固商會實力,加入了不少體量頗大的商人,甚至是上層貴族,自己還活着的時候,他們或是可靠的臂膀,或是值得利用的棋子,可自己死了之後呢?他們還會甘願停留在現今的位置上嗎?

這個問題幾乎不需要回答。

巴里赫有五個兒子,一個女兒,其中最為出色的四子維克多.洛薩只有二十一歲,儘管他在商業上已經展露出了非凡的天賦,但這個年紀不可能壓得住那些老奸巨猾的合伙人。商會不是洛薩家族的私產,如果讓維克多強行接替自己的位置,只怕會遭來強烈的反噬。

到那時,商會四分五裂都是小事,他的子嗣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不過將他這一生竭力打造的龐然大物拱手讓人?巴里赫實在不甘心這麼做。

心裏正想着,他的腳下忽然一滑。

「大人,小心!」身邊的僕從立刻扶住了他。

巴里赫調整了好幾次,才重新站穩腳跟。

顯然這具身體再也不復年輕時的活力。

他已經六十九歲了,這樣陡峭的坡道還能重複走上幾次?他必須得抓緊時間了。

一想到神使給出的允諾,巴里赫的心頭便重新燃起了火花。

只有成為他們的一員,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看似無法破解的難題。

下坡里漸漸平緩起來,四周的空氣也開始變得潮濕,巴里赫隱隱聽到了地下暗流衝擊石壁的聲音,像是連綿不斷的雷鳴,沉悶而渾厚。老實說,他並不喜歡這樣的地方,雖然足夠隱秘,卻無法給人安全感,他總擔心有一天水流會衝垮溶洞岩壁,將這裡完全吞沒。

事實上,這片溶洞群里已出現過不少類似的情況,有好幾處通道都因為地下水倒灌而變成了深潭,最終不得不封閉起來。「黑錢」僅僅佔據了溶洞群的一小部分,若能給巴里赫足夠的時間,他甚至能把這裡打造成一座地下城池。

行至坡底,光線瞬間暗淡下來——不是發光魔石變暗了,而是周圍的空間猛得增大了好幾倍,光芒已無法再照亮兩側的石壁。

地下水流的聲音在此地變得十分響亮,彷彿有一條分支正在從腳下通過一般。

漆黑的洞***兩團黃光正在遠處閃爍,那是神使派來接待他的侍衛。

「行了,你們就送到這裡吧。」

「可是大人,前面還有一段路……」僕從擔憂道。

「無妨,最後這段路我要自己走過去。」巴里赫緩緩道。

他多年積累下來的威勢讓兩人不敢再多言一句,「是,請您注意安全,大人。」

離開洞口,他小心翼翼地向溶洞中心走去——這個位於溶洞群最底層的洞**十分奇特,造型宛若一座孤島,周圍是深不見底的溝壑,中央凸起的岩山與坡道只有一條狹窄的石橋相連。在橋上穿行時,前後左右都被黑暗包圍,魔石僅僅只能照亮腳下數丈之地,如果不是對面的黃光在指引方向,巴里赫甚至會產生自己正行走在地獄深淵中的錯覺,而腳下咆哮的水聲便是幽魂與惡靈的嘶鳴。

周圍漸漸升起了薄霧,光照範圍進一步縮短,那是過於旺盛的水汽形成的。他知道自己要特別小心,橋面很可能會因此結出青苔,要是滑落下石橋,哪怕神使也救不了自己。

迎着濕潤的空氣,巴里赫.洛薩終於抵達了中心石島。

還來不及喘上兩口氣,神使的侍衛便已轉身向後走去,「跟我來,神使大人已經等你很久了。」

顧不上抱怨,他深吸一口氣,緊跟上兩人的腳步。

這座孤島般的岩山頂端方圓不過百步之遙,並不顯大,拜見神使的地方就位於山體內部。踏上環山石梯之前,巴里赫注意到溶洞的背後還有一處極為寬闊的洞**,與來時的坡道遙相呼應,連成一條直線,只是離岩山要近得多,也大得多。而且洞壁呈標準的圓形,魔石能照到的邊緣處顯得光滑無比,如同人工開鑿出來的一般。

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神使侍衛就從是通過這些地底通道進入晨曦王國的。

進入岩山內,巴里赫已經累得快要站不住了。

好在神使並不在意見面時的姿勢,侍衛搬來軟墊,讓他坐在這個一尺見方的石室內,然後放下厚重的布簾,將嘩嘩水聲隔絕在外。

「準備好了嗎?」其中一人問。

「是,請召喚神使大人吧,」巴里赫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細汗,儘管身體疲憊不堪,心頭卻滿是期待。

話音剛落,手中的發光魔石突然閃爍起來,不止是他的,另外兩名侍衛所持的魔石也同樣如此。

接着三處光源依次熄滅,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籠罩了石室,由於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巴里赫並沒有感到驚訝,相反對神使的力量充滿了讚歎與敬畏。很快一道紫色的光幕從地底升起,將四周的黑暗變成了另一番景色。

那同樣是地底深處,但下方流淌的卻是紅色的熔岩,無數條「火焰之河」從岩壁孔洞中湧出,向低處匯聚,構成了蜘蛛網一般的圖景,而在火焰照亮的上方,則是神使的軀幹——一團懸挂在岩壁上,像是植物般擁有無數根須的巨大肉瘤。崎嶇不平的表皮有節奏地鼓動着,如同在呼吸灼熱的空氣。

它既沒有眼睛,也沒有嘴巴,但它能看到自己,也能與自己交談——直接通過意識,在腦海里迴響。

這就是神使的真面貌。

它無需幻化成人形的模樣,因為它本身就意味着不凡。

巴里赫.洛薩恭敬地低下了頭。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