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黃昏之鐘 第六百五十六章 神使與天選者

「不必多禮,」女性的聲音直接出現在他心中,「上面的情況如何?」

他同樣無需開口,只要默念所想的回答就行——這種交談方式一開始很難適應,但掌握后溝通會變得十分流暢,當然,也更難以撒謊。

「神使大人,出了一些意外,她們沒有接受灰堡大使的邀請,」巴里赫將事情的經過完整地複述了一遍,「這是我的失誤,我沒想到她們的戒備心會如此強烈。」

「算計人心的計劃本身就容易招致失敗,」神使的語氣聽起來沒有任何不滿,反倒夾雜着一股莫名的懷念之情,「你有什麼補救措施嗎?」

「只要讓她們不得不接受邀請就行了,」他頓了頓,「利用安佩因.摩亞陛下的新政。」

「嘖……凡人。」

巴里赫不由得一愣,「大人?」

「我不喜歡這個清除女巫的政策,你能保證不會有人因此而受傷嗎?」

「這……」別說是受傷了,就算女巫中有人被擒拿處死都正常,畢竟計劃的目的是讓女巫啟程南下,前往灰堡西境,至於活下來幾個並沒有要求。

「這就是你的想法?」神使的聲音忽然高了幾分,身上蠕動的觸鬚和地底翻湧的熔岩表明了它的怒意,「別忘了我說過的話,在末日面前,每一個女巫都至關重要!」

「不,大人,您的每一句話我都銘記在心,」巴里赫暗道不妙,他正在用意識與神使交談,任何想法都會傳達至對方心中,「我自然希望不會傷到任何無辜者,但那樣會花去更多的時間,人手也需要重新安排——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與王室作對,同時還能堅守秘密。」

「讓我的侍衛去幫你,」神使很快回道,「需要多久能實現?」

巴里赫鬆了一口氣,他見識過這些侍衛的能力,一般的騎士根本不是對手,差一點的甚至連他們的動作都看不清。如果兩到三人並肩作戰的話,能輕鬆抵擋十倍於己的騎士,這也足以說明神使的不凡。

「兩周之內應該能完成計劃的第三步。」

「那就這麼辦吧。」

「神使大人……」巴里赫遲疑道,「女巫真的這麼重要嗎?神明難道只會青睞於她們?如果論財富或是權力,我都是更合適的——」

「更合適的天選者?」神使打斷了他的話,「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談論什麼,不管是財富還是權力,對於臨近的末日來說都沒有意義。神明尋找的是能運用它龐大力量的救世者,而非俗世的代言人。你的確很有用,凡人,所以當任務完成後,我會給你合適的獎勵——例如永生不死,但你也要認清自己的位置。」

巴里赫知道對方口中的末日是指什麼,每隔四百多年,天空便會出現血紅的月亮,地獄之門也會隨之開啟,魔鬼將從中蜂擁而出,一場屠殺很快要席捲整個大陸,能夠抵擋這些兇殘異類的人則被稱為天選者。而現在他對天選者又有了更多的了解——神使所找尋的人似乎能與神明的力量直接相連,而且必然是一名女巫。

「可是……」他仍有些不甘心道,「灰堡的女巫中就一定會有天選者存在嗎?」

神使罕見的出現了沉默,過了片刻后,聲音才重新響起,「沒人知道答案,這只是一次嘗試,而這樣的嘗試,已經持續了數百年。」

「如果沒有找到呢?」

「那就繼續找下去,直到末日毀滅一切。」

如果所有人都死去,那永生也就沒有意義了……看來自己還得乞求神明能讓此行有所發現啊,巴里赫苦笑兩聲,「我明白了,這件事我會儘力辦妥的。」

肉瘤身上的觸鬚整齊扭動起來,那是它在表達滿意之情,「另外還有一件事……教會真的敗了?」

自從教會失敗的消息傳到晨曦后,神使對此就顯得格外關注,還讓巴里赫親自派人去寒風嶺驗證消息是否屬實。

「的確如此,寒風嶺腳下就像被邪獸群踐踏過一般,到處都是深坑和溝壑,周圍的墳包足有數千個,聽當地人說,這都是灰堡國王乾的——凡是屬於他的死者全部被帶回了王國西境,而教會的死者則就地焚燒掩埋。另外從赫爾梅斯高原回來的商人也說,整個聖城裡一片死寂,完全沒了往日繁榮的氣氛。」

「這就是她們的結局么……」神使的聲音忽然變得很輕,不過轉眼間便恢復了常態,「今天的談話就到這裡吧,我累了。」

「是,大人。」巴里赫躬身行禮道。

熔岩地底的景象如潮水般褪去,黑暗很快席捲而至,接着魔石閃爍幾下,重新照亮了石室。

一切就如夢境一般。

「這次的葯,」一名侍衛遞過來一個瓷瓶,「喝下它吧,神使大人對你最近的表現很滿意。」

「多……謝神使大人賞賜,」巴里赫激動地接過瓷瓶,一口喝下瓶中的液體。

頓時一股灼熱的暖流從胃裡升起,讓他全身又恢復了力量,手腳都彷彿靈活了不少——可惜藥物的效力並不能長久維持,也無法延長壽命。按照對方的說法,它除了能在短時間內解除疲勞,恢復體力外,對身體也有一定的強化作用。在授予永生之前,他需要一點點將破敗不堪的身子修補完整,才能撐過永生轉化時的劇烈痛苦,不然那股力量會將他生生撕碎。

正是這番話讓巴里赫對神使深信不疑,如果是騙子的話,光是拿出這種能讓身體重新煥發活力的藥物,就足以讓一大批貴族和豪商徹底倒向它了,又何須將藥物的作用和本質如實相告?

三年前,他還只能靠僕從推着輪椅行動,現在至少能用自己的雙腳站立行走,依靠的就是神使的秘葯。

若能達成對方的囑託,進一步獲得永生,所有困擾他的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巴里赫掀起布簾,昂首挺胸地向環山石梯走去。

與來時不同,此刻他充滿力量,步伐穩健,腳下轟鳴的暗流怒濤聲成了鼓舞他前進的號角,潮濕的寒風亦無法動搖其分毫。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