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消息與壞消息

一周后,羅蘭從長歌要塞返回了邊陲區。.ΩM

剛進城堡,他就收到了兩個好消息,第一個是巴羅夫帶來的,「陛下,舊王都的占星家們已於三天前抵達無冬城,連同工匠學徒和家屬一起,一共三百一十二人。我把九位占星家都安置在外交樓里,其他人則暫時安排進了招待小區。」

這夥人總算是來了,羅蘭沉吟片刻后吩咐道,「傍晚在廣場召開一場歡迎宴,我要讓領民都知道無冬城又多了一門賢者之學。」

和煉金學一樣,占星學在民眾中擁有很高的聲望,一般只有王都才會同時擁有這兩個組織。現在占星結社也悉數趕赴西境,無冬城的新王都名號就更容易被眾人接受了。

不過羅蘭倒不需要這門星象占卜學,他真正,是占星家們的計算能力。對於這個時代的數學而言,他們絕對算得上是走在最前沿的人了,無論推算曆法還是估測星辰軌道,都需要大量的計算。有了中高等數學的相關知識,他們無疑能在原先的基礎上更進一步。

他打算成立一個數學院,讓這些人除了偶爾觀望滅世之星外,把其他時間都投入到計算中去——在沒有計算機的年代,眾多學者共同完成一些複雜運算是效率最高的選擇。無論是今後鋪設鐵軌建造大型艦船,還是在山上安裝要塞炮編寫射擊手冊,都需要他們的協助。

「是,陛下,」巴羅夫點點頭,隨後問道,「不知您這次長歌之行……」

「出了不少問題,」面對市政廳總管,羅蘭也沒有必要隱瞞,「長歌的二級市政廳已經出現了瀆職和**現象,書卷查出不少偽造賬面,就連從邊陲區調過去的那批官員中,都抓出了兩個貪墨者。」

聽到這句話,巴羅夫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是我的弟子嗎?」

羅蘭被對方小心翼翼的模樣逗笑了,他無奈地搖搖頭,「就算他們是你的弟子,我也不會怪罪到你頭上,放心吧。」

「陛下英明,」巴羅夫連忙道,「那麼是原來鎮上的領民?」

「嗯,第二批畢業生,通過考核後進入市政廳,接着跟隨整個班子被調往長歌區,」羅蘭嘆了口氣,「到今天為止,也才一年不到的時間。」

目前市政廳總共培養出了一批半領導班子,一個是長歌區,幾乎是按照邊陲鎮的模式完整照搬,加上當地的金銀花培羅麋鹿雷恩以及一些小貴族補充,除了人數稍低於這邊外,其餘一應俱全。

另外半個便是前往墜龍領的那一批,人數不多,除了協助斯佩爾伯爵維持政局外,次要任務便是嘗試建立起一個二級市政廳的框架。

隨着伊蒂絲.康德帶回來的北地學士參與到市政廳的施政學習中,或許在短時間內,羅蘭還能再湊出半個來。

他已經將這批人預定給了極南境。

要論什麼人才最稀缺,無疑是這些能夠貫徹自己旨意的地方官員。

沒有他們做根基,即使羅蘭打下整個灰堡,也無法將王國資源快集中起來——地方政府是中央集權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可以利用女巫快推進科技水平,卻沒辦法憑空變出一大堆中基層官員來。

那些分封貴族絕對不會乖乖遵從他的命令,在封建者的眼裡,唯一重要的,只有他們所佔的那一畝三分地。

因此每一個擁有行政經驗的人都是難得的財富,現在一下損失了好幾人,羅蘭心情自然有些鬱郁。儘管組織腐壞不可避免,但他以為好歹能堅持個十幾年,沒想到才一年時間,就出現了這樣的問題。而兩位貪墨者全部出身平民也從某一方面證明了,一旦擁有權力后,他們或許比貴族更容易迷失方向。

「那些違反律法的人……」

「都從重處理了,」羅蘭攤手道,「為了給其他人豎個榜樣。」

這樣應該又能維持個幾年——利用夜鶯和書卷的能力,暫時保持組織的清廉度還不成問題,但他也知道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否則女巫很容易被再次推到風口浪尖上,而下一次的敵人將來自內部。

「明天讓市政廳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城堡大廳吧,我親自給他們開個短會,就談紀律與責任的重要。」

當然還有獎勵與懲罰——在神意之戰的高壓與廣闊前景面前,他們應該知道該如何選擇。

「是,陛下,」巴羅夫躬身道。

望着老總管離開的背影,羅蘭較為滿意地喝了口茶。

他知道對方效命於自己的目的——在追求權力的同時享受權力本身帶來的滿足,同時又能較好的運用權力,巴羅夫無疑是個十分適合新政體的人。或許在將來的市政廳中,只有他才能抗衡伊蒂絲的鋒芒。

第二個好消息來自於溫蒂。

「伊芙琳的能力進化了?」聽到這個消息的羅蘭微微一愣。

在他印象中,伊芙琳的各項魔力指標都十分均衡,並不突出,沒想到她居然成了沉睡島個進化的女巫,這着實讓他有些意外。

「是……愛葛莎已經確認了這點,但……」溫蒂苦笑了下,「進化后的能力實在太過怪異,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描敘它。」

「帶她來辦公室見我,」他充滿興緻道。

……

伊芙琳走進城堡三樓時,還帶着好幾個玻璃瓶。

羅蘭注意到,每個瓶子里都裝着色澤不一的液體。

「她的魔力像是一個灰色的圓球……」耳邊傳來夜鶯的聲音,「不過形狀卻不是固定的。」

「魔力總量呢?」

「增長程度不錯,目前介於葉子和愛葛莎之間。」

羅蘭點點頭,望向伊芙琳,「這裏面裝的都是什麼?」

「我這些天用能力創造出來的飲品,」她的語氣似乎有些低落,「它們味道各不相同,我也完全沒辦法控制最後的結果……唯一的共性就是——它們都能喝。」

「飲品?」

羅蘭的好奇心不可抑制地湧上心頭。

他找出幾個茶杯,每樣給自己倒了一杯。

當第一口淺藍色的飲品下肚時,他品嘗到了難以形容的美味,像是多種果汁的混合,還帶有一絲沁人心脾的冰涼。

見鬼,只是能喝嗎?這也太好喝了吧!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