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黃昏之鐘 第六百六十七章 混沌飲料

而接下來的另外幾杯飲品都讓羅蘭大開眼界。

有的像是咖啡,微苦但散發出濃郁的異香,有的則像湯汁,鮮美且暖胃;最獨特的一種他甚至都無法在記憶中找到對應的口味,非要說的話,他只能生造出一個詞語來命名:火龍酒。

不是火龍果做的酒,而是幻想中的龍焰——入口時先是灼熱的衝擊感,如同熔岩湧入口腔一般,接着是滿嘴焦香,彷彿舌頭已經被烤熟,最後才是多汁瓜果的清香,同時夾雜着微醺的酒味。

含在口中越久,收尾的餘韻就越悠長,如果放在冬天,絕對是讓人慾罷不能的飲品。

「陛下,真的有這麼好喝么?」大概是看到羅蘭陶醉的神情,夜鶯忍不住現出身形,舔了舔嘴唇問。

「你們試試就知道了,」羅蘭將杯子遞給她。

很快夜鶯便發出心滿意足的哼聲,雙眼都眯成了一條縫。

「我已經品嘗過了,」溫蒂露出感同身受的神色,「它的味道確實讓人難以抵禦。」

喝完全部火龍酒後,羅蘭意猶未盡地打了個嗝,「這種飲品還有嗎?」

伊芙琳搖搖頭,「我沒辦法重複上一次的結果……新能力完全沒有規律可循。」

「不能重複?」羅蘭稍微怔了怔,等到溫蒂將所做的測試詳細陳述一遍后,他才明白了對方到底為何而苦惱。

這種能力可以將清水、酒或其他液體變成飲料,但具體是哪一種飲料卻無法控制,或者說,每一次的成品都不相同。

它對魔力的消耗要遠大於轉化酒精,一天基本只夠施展一次,而且轉化的分量也頗為有限,差不多等於一個酒桶的容量——羅蘭見過酒館里的那種圓木桶,大概一桶能存下一立方米左右的酒水。

到今天為止,伊芙琳一共使用過五次新能力,得到的便是五種口味各異的飲料。

一想到不知何時才能再喝到火龍酒,或者可能永遠沒辦法重溫時,羅蘭便覺得滿心遺憾。

伊芙琳失落的原因大概也在於此。

對於女巫來說,高階覺醒可以稱得上是一次新生,甚至有機會從非戰鬥女巫一躍而成戰鬥女巫。儘管他一再強調每個女巫的能力都有着極為廣闊的發掘潛力,但來自沉睡島的伊芙琳依然沒法這麼快把心態完全扭轉過來。

羅蘭知道她一直覺得自己的釀酒術十分糟糕,現在好不容易進化了,新能力卻沒有本質改變,不過是從酒水變成了更多的飲品,連結果都無法控制,情緒就更低落了。

對此他也沒有太好的方法,改變固有觀念通常需要靠時間來打磨,等到大批輔助女巫在無冬城大放異彩時,女巫們的心態自然會改變。

但要說這種能力沒用,他絕對不會這麼認為。

曾經為了追尋香料而開啟的大航海時代,以及因瓷器和絲綢貿易而興盛的絲綢之路,都證明了人們對奢侈品的需求與渴望,而這些飲料便是無可爭議的奢侈品——絕美的味道,獨特的感受,以及給這個乏味世界增添一抹亮色的驚艷,無論放在哪個時代來說,都會引起人們的追捧。

而且它幾乎沒有成本!

例如火龍酒,如果賣到峽灣和其他王國,就算摺合成等重的金龍都不稀奇。

總有一些錢多到沒地方花的豪商貴族會為其買單。

至於因為貪圖奢侈品而帶來的戰爭……其他人不被羅蘭搶就謝天謝地了,來搶無冬城跟自尋死路沒什麼區別。

伊芙琳毫無疑問是一座移動的金山。

何況貿易並不是飲品的唯一用途。

歷史的經驗告訴他,廣受群眾喜愛的東西,往往還能起到傳播文化和理念的作用。

另外在艱苦卓絕的戰爭年代,位於絕境山脈外緣作戰的士兵若能喝上一袋從無冬運往前線的飲品,必然能極大的鼓舞軍隊的士氣。

可以增強凝聚力,穩固領民對抗神意之戰信心的手段,無論多少他都不嫌多。

「今後除了酒精……不對,是高濃度酒的轉化外,我會專門為你打造一座飲品儲藏庫,」羅蘭拍板道,「你可以把剩下的魔力全部用在新能力上,我相信每個喝到它的人都會為它而着迷的。」

「好、好的……陛下。」伊芙琳雖然答應下來,神情仍有些將信將疑。

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價值。

只是羅蘭沒有把心中所想的都說出來,他知道只要做下去,伊芙琳遲早能看到她的混沌之力所帶來的改變。

「至於它們的名稱,就統一叫做混沌飲料吧。」羅蘭笑道。

*******************

晚上的歡迎宴結束后,彌散星學士走進了國王陛下的書房。

他先後服侍過三位溫布頓國王,加上羅蘭.溫布頓的話,已經是第四位了。

而對方也是最令他不解的一位君主。

拋開王都那些荒唐而輕浮的傳言不談,這位年輕的統治者總能給他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不是心高氣傲,也不是故作深沉,就好像……對方的想法已超出了常人的範疇,讓他無所適從。

那封回信就是最好的證明。

彌散星從未見過一位國王會對滅世之星的消息如此漠不關心。一張信紙上一半是問好,一半是邀請占星結社遷往西境,並宣稱這裡已有了更好的天文望遠鏡,完全可以滿足觀星所需。最後信的末尾才不緊不慢地提到無冬城還發現了有關紅月的新線索,需要與占星家們共同探討。

沒有驚訝,也沒有惶恐,整封信讀下來就好像隨口應了一聲「哦,我知道了」一樣。

話說回來,就連羅蘭.溫布頓第一次出現在觀星台,得知滅世之星存在時,也沒有表現得太過意外。

儘管擁有如此鎮定自若的國王是子民之福,但他畢生的追求終於實現,卻沒有受到太過重視的感覺依然有些不太好受。

房間里燈火通明,陛下正在書寫着什麼,桌旁還擺滿了厚厚的文書,彌散星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樣的景象了。

「尊敬的陛下,晚上好,」他略感欣慰地躬身行禮道,「占星結社向您致意。」

「啊……你來了,」羅蘭放下筆,向他做了個請的手勢,「坐吧,我正好有很多事想跟你談談。」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