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外交風雲

自從七十六號成為約寇的侍女后,他連找丹尼絲尋歡作樂的次數都少了許多。. .

倒不是因為有了新歡便忘了舊愛,而是他不得不花時間來照料這位可憐的引路人——「黑錢」說的責罰並非在開玩笑,當她被負責人銀面送過來時,渾身到處都是鞭痕和淤青,和半天前的模樣判若兩人。

約寇慶幸自己及時提出了這個要求,不然照這樣打下去,七十六號恐怕會被活活打殘,所以銀面才會說她已無法再擔任引路人——客人自然是不會讓一個殘障者來服侍自己的。

好在七十六號的身體頗為結實,並不像一般女子那麼柔弱不堪,特別是腹部和背部,還能顯的肌肉線條,上完傷葯后,倒也快恢復過來,如今已能打理屋內的雜事——當然,也包括一些小小的個人服務。

就像今天這樣。

「大人,需要我幫您按揉下肩膀嗎?」

七十六號打掃完屋子后靠攏過來,微笑着坐到約寇身邊——按規矩來說,沒有主人的指令,侍女是不可以主動貼近主人的,對方顯然還在以「黑錢」所訓練的方式來討好「客人」。不過約寇絲毫不以為意,相反,他還挺喜歡這種主動而熱情的挑逗。

如果她只是一個事事講究規矩,遵循主人命令行事的女僕,那未免也太無聊了點。

「坐上來吧,」他放下手中的野史,橫躺上長椅,而七十六號也脫下鞋子,屈膝跪坐,讓他把頭穩穩架在大腿上。

接着她細長而有力的五指壓住雙肩,緩緩揉捏起來——比起那些**多過按摩的女子,她的力道要重得多,技巧也豐富得多,顯然經過一番苦練,能真正起到緩解疲勞的作用。

約寇躺在她腿上,可以清楚地十六號的面容。「黑錢」把她送過來后,她自然無需再戴着那副銅面具掩飾身份。

老實說,七十六號並不算那種特別美貌的女子,就五官來說只能算中等偏上,更別提與女巫相比了。但那抹紅唇卻恰到好處,特別是當他從下方仰望時,彎彎的嘴角格外能引起他的興緻。

更美妙的是她的身材——約寇還是第一次體驗到蘊含著如此力量的女子,她不像大多數貴族婦人那般豐腴,又不像窮苦丫頭般消瘦。勻稱的四肢富有彈性的肌膚,以及凹凸有致的胸膛與腹部……當她緊繃身體時,能感受到微微隆起的堅實肌肉,對於喜好新鮮的他來說,這比單純的容貌有吸引力多了。

就在約寇打算同對方再進一步時,房門被推開了。

走進來的是希爾.福克斯。

好吧,享樂時間到此為止,他嘆了口氣,坐起身來,「這次不會又讓我去救贖哪個女巫了吧?」

希爾沒有回答,而是望向七十六號。

後者識趣地躬身行禮,接着快步退出了房間。

「不過是個僕從罷了,」約寇聳聳肩,「你也太過謹慎了。」

「晨曦的局勢並不穩定,這種時候還是小心點好。」

「丹尼絲無論從聲望還是家世上,都比七十六號要大得多,怎麼不見你如此提防她?」

「因為丹尼絲.佩頓是擺在檯面上的人,可以通過各種手段查清底細,而一個「黑錢」培訓的引路人卻無從查起。」希爾在他對面坐下,將一封信放在中間的茶几上。

「但我覺得我已經查清了她的底細,」約寇得意的一笑,「不知道你想不想聽?」

「哦?」希爾眉頭一挑,「說說

算是老朋友指派的親衛,也不是全知全能的,他咧開嘴角,「想要培養一個如此訓練有素的引路人,需要花去大量的時間——無論是她服侍客人的技巧,還是明顯經過錘鍊的身體,沒有十幾年根本做不到這種程度。討好客人為客人服務這些已經成為了她的本能,而她現在才多大?」

「二十一二左右……最多不過二十五。」

「沒錯,也就是說,七十六號接受這些訓練前,差不多也就是五六歲大的孩子。除非她是個不老不死的怪物,否則不大可能是來自於「黑錢」之外的勢力。」約寇攤開手,「而「黑錢」跟我們毫無利害關係,他們所做的那些事可比偷購奴隸和包庇女巫驚悚多了——何況後者我們還沒有實現呢。」他自嘲道,「女巫根本不需要我們的庇護。」

見希爾.福克斯一時無話可說,約寇頓覺神清氣爽,他拿起桌上的信件,拆封展開,剛眼,眉頭便垮了下來。

這竟然是一封以羅蘭陛下名義出的正式外交函。

而且上面的內容也讓約寇心驚膽戰。

灰堡君王想要阻止晨曦之主繼續迫害女巫?約寇覺得自己腦袋都要轉不過彎來了,這裡可是晨曦王國的都城,不是灰堡西境啊!

難道老朋友覺得安佩因.摩亞會聽他的話?

更別提後面緊跟着的一連串威脅了——例如什麼不要逆時代而行,搖搖欲墜的教會就是最好的證明……又例如灰堡不會對此坐視不理,將保留採取下一步措施的權力,望新王好自為之之類。

儘管措辭說得很委婉,但約寇相信能站在王宮殿堂里的人也都不是傻子,這簡直是在說如果不按灰堡說的做,晨曦就是灰堡的下一個敵人了!

這種話要讓他怎麼在晨曦之主的面前說出口?

約寇愁眉苦臉的將信交給希爾,整個人都感到坐立不安起來,剛剛辯贏對方的一點竊喜也不翼而飛。

還真被親衛說中了,對羅蘭陛下來說,女巫比盟約重要得多。不過這種威脅除了招來晨曦各大貴族們的反感外,還有其他作用嗎?無法實現的威脅,註定只能徒增笑柄啊。

「我該怎麼辦?」現在能給他出主意的,也只有希爾了。

「按照陛下說的做,」希爾很快文函,「這是你身為大使的職責。至於安佩因.摩亞的反應……我猜他最多大雷霆,將你趕出王宮,不會有其他危險。」

「那樣我們和其他貴族營造的關係就全完了,」約寇悶悶不樂道,「輝光城的各大家族一定會嘲笑我們都是些瘋子,羅蘭也會成為宴會上的新談資……這種空口威脅對陛下有什麼好處?」

「空口威脅?」希爾不置可否道,「你真認為陛下只是說說而已嗎?」

約寇心裏猛得一顫,不敢置信地望向親衛,「這……不太可能吧……」

「在舊王都沒有傾覆前,提費科.溫布頓也是這麼認為的,」希爾緩緩說道,「據我的了解,羅蘭陛下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13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