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黃昏之鐘 第六百七十章 憂傷的大使

利用次日廷議的機會,約寇向晨曦之主發出了出席的請求。.更新最快

大概是剛訂立過和約的關係,請求很快被通過,兩名穿着精緻鎧甲的騎士將他迎進了王宮殿堂。

在兩三個月前,他曾多次求見陛下,最後都石沉大海,毫無音訊。現在他卻希望安佩因陛下能像過去那樣,對他的請求不聞不問才好。

可惜現實總是那麼不盡人意。

走進大殿時,廷議顯然已接近尾聲。

年輕的君王正斜靠在寶座上和他的大臣們談笑風生,見到約寇屈膝行禮,安佩因才坐正身子,「無需多禮,聽說你帶來了羅蘭.溫布頓的文函?」

「是的,尊敬的陛下,」約寇硬着頭皮回道,「他對您的加冕表示祝賀,並希望兩國友誼能長久流傳下去。」

「這倒是個新鮮的說法,」安佩因.摩亞笑了笑,「那麼他有準備什麼禮物嗎?」

「呃,這個……當然,」大使急中生智道,「運送禮物的車隊還在路上,這封文函是用快馬換乘送過來的。」

「記得溫布頓三世加冕時,我的父親曾派出一支兩百人的隊伍出使灰堡,裝載禮物的馬車就有十一輛,金器、佳釀、綢緞、美人都有不少。不知道這一次羅蘭的回禮會是什麼,我很是期待啊。」

群臣中發出一陣附和的笑聲。

還有這種事嗎?約寇不禁感到有些口乾舌燥,為什麼文函里對賀禮一事毫無提及?自己不知道還情有可原,但不至於羅蘭陛下本人也不知道啊。

「他還說了別的什麼嗎?」安佩因問道。

有那麼一瞬間,約寇甚至想直接告退,不過一想到惹惱了晨曦之主最多被王都貴族拒之門外,若是讓羅蘭陛下失望了,這個大使恐怕就得換別人來當了,他又生生忍了下來。

「陛下……呃……還希望您停止對女巫的迫害,給予她們自由民的待遇,」約寇咬牙道,「否則的話,灰堡不會對這種行徑視而不見,教會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話說完后,殿堂里瞬間安靜下來。

大使感到自己額頭上泌出了細汗。

「羅蘭.溫布頓真是這麼說的?」過了好一會兒,安佩因.摩亞才開口道,「把文函拿來給我看看。」

立刻有一名騎士走到約寇身邊,一把拽過了他手中的羊皮紙卷。

哪怕不敢同晨曦之主的目光對視,他也能聽出對方的語氣已然冷了幾分。

一想到文函里佔據了大半篇幅的譴責和警告,約寇當場哭出來的心都有了。

果然,安佩因看完后直接把它摔到了地上,「這就是灰堡對待盟友的態度?女巫是無辜者,所以我必須放過她們?一派胡言!」年輕的國王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從王座上站了起來,殺氣騰騰道,「看看那些該死的女巫都對摩亞家做了什麼,侵入王宮,屠殺侍衛,還用父親的性命要挾我聽命於教會!如果不是她們對我的父親灌下毒藥,他現在還應該好端端的在這兒坐着!」

但他死了,你才能登上王位不是么?不過這話約寇也只敢在肚子里說說。

「陛下息怒,據我所知……教會培養的女巫和其他無辜者並不能一概而論,就像普通人里也分」

「閉嘴!」安佩因喝斥道,「你根本不知道那些掌握了魔鬼力量的人有多麼可怕,就連神石都無法徹底限制她們!告訴我,一個不受任何規則束縛的群體,又怎麼可能遵循我們?晨曦沒了女巫只會更安定,我這是在為自己的子民負責!」

說道理已經行不通了,約寇看到對方漲紅的臉頰就意識到,他的父親成了他心中的陰影這傢伙明明年紀和羅蘭相仿,比起王都時的老朋友卻相差無幾,或許還要更糟糕。

瞧瞧羅蘭陛下,離開王都不過一年,就蛻變成了真正的上位者,而這傢伙還沒從父親的庇護下脫身出來。

「我會寫封信給灰堡國王,告訴他不要被那些墮落者給誘惑了為了魔鬼的爪牙威脅晨曦?簡直荒謬!」安佩因惱怒地來回走着,「灰堡或許很強大,可他也別忘了,是誰給予了他力量!沒有各地貴族的支持,羅蘭能把軍隊調入晨曦?如果他因為這種理由而侵犯王室領地,今後也必然會以同樣的做法對待他的那些封臣。不單我的臣民會抵抗到底,灰堡的貴族也不會像抵抗教會那樣一如既往的支持他!」

呃……老朋友好像已經那麼做了,約寇心想,他雖然不清楚陛下是如何擊敗教會的,但他依稀記得,陛下在攻入王都時,並沒有依靠貴族的力量那時候全灰堡都沒有幾個人看好溫布頓四王子來着。而且在之後的審判中,大貴族幾乎被一網打盡,不然他也沒辦法撈到大使這個職位。

最後就如希爾所說的那樣,怒不可遏的安佩因.摩亞將他趕出了王宮。

還好令約寇稍感欣慰的是,其他大臣儘管一臉驚詫,卻並沒有一個人應和國王,反應比他預想的要好了不少。

當然,等他們看到那封被摔在地上的文函后,背地裡的嘲笑應該是免不了的。

他剛回到住所,奧托.洛西就跟了過來。

「羅蘭陛下真是如此看待這件事的?」

「不然我還騙你不成,」約寇有氣無力地癱倒在長椅上道,「怎麼,你是來嘲笑我的么?」

「不……我只是覺得,安佩因的新政策確實有些衝動,他的確想要讓晨曦子民都能過上安穩的生活,但這種搜捕方法反而會讓大家惶恐不安。」

「那你應該跟他說才對。」

「他聽不進去……」奧托苦笑了下,「一談到女巫,他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過這不能怪他,如果你也親眼目睹到宮廷里發生的那些變故」說到這兒他咬了咬嘴唇,「不,沒什麼。摩亞陛下的死對安佩因打擊太大了,按照年齡來說,他本應該還要再過五、六年才會繼位。聽說溫布頓三世也是被教會的女巫所殺害?在這一點上,他如果能像羅蘭陛下那樣穩重就好了。」

約寇詫異地望着奧托,他怎麼有種感覺,彷彿對方不是晨曦三大世家的長子,而是灰堡的貴族?羅蘭陛下真的這麼具有威望,能讓鄰國的貴族都站在他這一邊?

「總之,我會再找機會跟安佩因好好談一談的,現在連奎因伯爵的話,他都不怎麼聽得進去了。」

喝完茶后,奧托起身正準備離開,七十六號忽然跑進了房間。

「大人……您拍賣的女巫又回來了!」(未完待續。)

巨臀妖艷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眾:meinvgu123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10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