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孔雀南飛

陸通告誡:「只是那地方太危險了,王級生物嘶吼,絕世強者爭霸,屍山血海,死了太多的人!」

他有點為楚風擔心,怕他死在那裡。

封禪之地雖好,山頂上綻放瑞霞,有神秘聖樹生長,但卻也是一處死亡絕地。

可現在情況危急,他預感到針對楚風的殺局才開始,如果不遠離是非之地的話會有殺身之禍。

「八景宮、碧游宮的主人都已經趕到封禪之地,再有一段時間應該可以拿下那裡!」陸通說道。

楚風意識到形勢有多麼的嚴峻,連另外兩大高手都動身了!

陸通開始和人聯繫,進行各種安排,比如專用客機等,他想讓楚風儘快動身。

「我走後,我父母怎麼辦?」楚風開口,他想到了這兩人的安全問題。

「這裡是玉虛宮,你父母生活在這裡很安全,異類真敢亂來的話,那麼他們的棲居地將寸草不生,被夷為平地!」

此時,老頭子陸通頗為霸氣,有這種信心。

因為,八景宮、玉虛宮、碧游宮的三位絕世高手都放過狠話,敢踐踏他們的道場,必聯手屠之。

「你殺了蒼狼王,他們針對的是只是你,禍不及家人,這是一條底線,不然的話他們的子嗣也一個都別想活。」陸通說道。

隨後,他輕嘆道:「原本我也想讓你躲在玉虛宮,但是,眼下畢竟沒有絕世高手坐鎮,我怕他們狗急跳牆。」

同時,陸通不想過於被動,與其讓楚風躲避,不如想辦法讓他儘快崛起,到時候強勢殺回來!

老頭子平日笑眯眯,但關鍵時刻很霸道。

他很看好楚風,覺得有他有成為王級生物的潛力。

楚風起身,回去和父母告別。

「爸,媽,你們放心,那裡有幾位絕世高手坐鎮,很安全。」在家中,楚風故作輕鬆。

王靜的眼圈紅了,發生這麼大的事她怎能不擔心?

「一定要謹慎小心啊。」楚致遠叮囑。

隨後,楚風的通訊器響了,黃牛聯繫他,連它遠在昆崙山都知道了這次的事件。

它告訴楚風,可以去崑崙跟它與大黑牛匯合,誰敢追殺過去就滅誰!

楚風苦笑,路途太遠,沒有封禪之地近。

結束通話后,他走到房間中的大花盆旁邊,裏面有四公斤的異土,埋着石盒與種子。

「嗯?」楚風扒開表層的普通土質,露出下方的異土,它們竟已失去光澤,變成一般的沙土。

精氣被種子吸收了?

楚風小心翼翼地挖開,發現雪白種子上多了許多紋路,很繁奧,它生機勃勃,有一種特別的道韻。

但很可惜,也僅止於此,沒有生根發芽的跡象。

異土的精華被消耗了,再埋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至於另外兩顆種子依舊沒有什麼變化,還跟過去一樣,一顆烏黑乾癟,另一顆像是被壓扁了。

楚風將三顆種子裝進石盒,準備帶走。

不久后他離開家,跟陸通在玉虛宮再次碰頭。

「安排好了,你現在就離開!」

一輛車載着楚風,從玉虛宮的一條地下隧道駛向外面某一商務樓的地下車庫,兩者間通道很隱秘。

隨後,這輛車來到地面,從這裡開始出發。

主要是,陸通擔心玉虛宮外有異類盯着。

「我去見一見那些異類,看一看能否說和一下。」陸通也動身了,前去見孔盛等人。

客廳很大,裝修講究,低調不奢華,但是卻足夠的舒適。

孔盛坐在沙發上,衣服沒有一絲褶皺,乾淨整潔,紫發垂到腰際,俊美無比,非常有氣質。

他請陸通喝茶,始終很平和,不是多麼親近,但也談不上疏遠,非常平淡。

苗菲身為獸王後人,卻在這裡親自泡茶,茶道技藝精湛,動作嫻熟而優美,光看着就是一種享受。

要知道他們是異類,可現在看起來卻比人類還優雅,舉止得體。

當然,黃小仙除外,他坐在輪椅上,全身都是石膏與金屬架,眼中帶着仇恨的光芒,不加掩飾。

他的話語很難聽,道:「楚風算什麼東西,如果孔哥出手,抬手就滅他,憑他值得你們這麼興師動眾上門求情?」

陸通淡淡地掃了他一眼,沒有搭理。

「陸老的來意我已清楚,你多慮了,我們從來沒有想把楚風怎樣,這裏面有什麼誤會吧。」孔盛很柔和,這般說道。

陸通不再委婉,直接道:「再說這些已無意義,在座的都是明白人,我就想問這一次怎麼才能揭過去?畢竟王級強者剛跟人類剛達成共識,我們應該維護才對。」

孔盛微笑,瞳孔流淌淡紫光芒,整個人優雅而陽光,道:「我無所謂,只是這一次楚風將黃兄傷的太重,一些長輩驚訝,想看一看這個人類青年俊傑到底什麼樣子。」

說著,他指向另一側的沙發上的兩名老者,正是黃雲與孔林,兩人略微欠身,點頭示意。

同一時間,他們的體內瀰漫出絲絲縷縷恐的怖氣息,懾人心魄。

陸通心中一沉,這是兩個「准獸王」,遠超其他異類,它們早已看到鎖困自身的「枷鎖」,一般來說這種生靈就算是王者了。

不過,現在的獸王都被認為是最少掙斷體內一條「枷鎖」的生靈,所以現在他們僅是「准獸王」。

黃雲一頭黃髮,同樣的尖下巴,跟黃小仙氣質相近,眼中精光閃動,道:「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看一看楚風小兄弟到底有多麼不凡,結識一番,不知道陸兄能不能安排一下。」

陸通蹙眉,信他們才怪,准獸王都出動了,情況很不妙,幸好安排楚風儘快離開了。

忽然,他的通訊器一震,接到一條文字消息,是楚風發來的,告知他客機有些小故障,將延遲飛行。

陸通面色變了,真是不順利!

就在這時,黃雲身上的通訊器也響了,他低頭看了一眼,露出笑意,道:「失陪,我與孔兄還有一些事要處理。」

兩名異類老者站起身來,表示歉意。

陸通心中一沉,難道機場的事與他們有關,這未免太恐怖了,他有點不太相信。

但是,他還是第一時間跟玉虛宮的人聯繫。

「趙禹將我收藏的那顆異果給楚風送去,讓他見機行事!」陸通發出文字消息。

那枚異果或許能助楚風突破,但希望不大,不足一成。

因為,王境壓制太厲害了,一般的異果早就無效了,需要名山大川上的神異古樹結出的非凡果實。

同時,陸通也不希望楚風多服異果,更想他用花粉突破,只是沒有想到事態惡劣到這一步,讓人驚悚。

他真的怕機場的事是孔盛他們做的。

玉虛宮內,趙禹臉色略微鐵青,他是玉虛宮的三大年輕種子高手之一,被重點培養。

昨天夜裡也是他第一個站出來阻止楚風繼續收拾黃小仙。

最近,他感受到一股壓力,楚風後來居上,越來越被玉虛宮重視了。

「這枚異果我都暗示過幾次了,卻不送我,直接給他!」趙禹臉色難看。

他取走那枚異果,駕車離去。

但是,他在路上停了下來,猶豫不決,最後一咬牙,將異果收了起來,準備帶回去留着自己突破!

而後,他向某一通訊號發出一則消息,告知楚風的航班信息。

最後,他才磨磨蹭蹭,向著機場趕去。

趙禹聲音很冷,道:「如果你死了,一切都完美結束,如果你活着,我就說自己遲到了,沒有能將異果送到。」

客廳中,陸通略有沉默,靜等結果。

然而,讓他吃驚的是,黃雲、孔林又回來了,分別坐下,道:「事情解決了,剛才失禮了。」

陸通眼中精光隱去,他覺得這幾人並沒有得到什麼消息,剛才是故意試探,做出那番舉動,從而觀察他的反應。

他安然坐在那裡,不再看通訊器,如果能將兩個准獸王拖在這裡最好了。

時間不長,有人進來,送給孔盛一張紙條,他稍微一看就遞給黃雲還有孔林。

「唉,對不起,又有事了,還得離開,失陪。」黃雲說道。

陸通失笑,沒有說什麼,看着他們離去。

黃雲與孔林迅速離開順天城,而後都化出本體!

「消息可靠嗎?」黃雲化成一頭黃鼠狼,通體金黃,眼睛骨碌碌轉動,看着南方的天空。

「應該不會有錯,在前路截殺他!」孔林化作一頭孔雀,通體繚繞光霧,如同金屬鑄成,綻放五種冷冽光澤。

黃雲嗖的一聲躍到孔林的背上,孔雀展翅,極速遠去,半空中傳來爆鳴聲,速度太快了。

它們一路南下,準備在前方截殺楚風!

很久后楚風登機,前往封禪之地。

離開順天五百里后,客機上傳來報警聲,發現前方雲層中突兀出現一頭龐然大物,那是一頭孔雀,足有數十米長,散發五色光彩,恐怖氣息瀰漫。

「天啊,該不會是王級生物吧?」飛行員大叫。

這是一架改造過的客機,攜帶着一些武器,他第一時間發射,因為那頭龐然大物俯衝過來了。

同時,他快速跟地面聯繫,告知情況。

在這條航線的沿途,地面上有各種尖端武器保駕護航,隨時瞄準空中,接到信息后第一時間開啟火力網。

轟!

高空中發生激戰,一些地對空導彈等沖霄而上。

然而,孔雀太敏銳了,渾身爆發熾盛光芒,都看不清它了,徹底被光焰所籠罩!

它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間就接近客機,以機身為擋箭牌,讓地面的人投鼠忌器。

咔嚓!

它直接撕裂機身,鋒銳的爪子輕易破開航空合金,摧枯拉朽。

「天啊,那是怎樣的一頭怪物,是王級生強者嗎?」地面上監控到這一幕的人都震撼無比,全都驚呆了。

尤其是,他們居然看不清那是什麼生物,被一層神秘能量包裹,光芒熾盛,籠罩着自身。

「它有意為之,不想暴露!」地面上的人咬牙。

很快,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飛機解體,被那頭怪物撕碎。

「給我打,將它轟下來!」地面上有人怒吼。

連客機都四分五裂了,他們還有什麼顧忌,火力交織,掃向高空。

這一刻就是那頭孔雀都忌憚了,各種恐怖武器化成火舌,吞沒了高空,將它籠罩。

到最後,孔雀染血,它終究不是真正的獸王,向著地面墜落下去。

「孔兄你沒事吧?」黃雲趴在它的背上問道。

「死不了,我低估了人類的熱武器!」孔林在空中飛快躲閃,極速向著地面而去。

「那小子死了嗎?」黃雲問道。

「即便沒有撕碎,也會摔死!」孔林說道,但是瞳孔中突然射出駭人光束,道:「他還活着,身邊有一個會飛行的異人!」

楚風身邊安排有這樣的異人,就是以防萬一,飛機被毀掉后,他們一起墜落下高空。

那名異人起初沒有展現自己的飛行能力,直到遠離高空的恐怖之地后他才開始展翅,帶着楚風向地面落去。

「他死定了!」黃雲叫道。

「情況有些不妙,我的一隻翅膀斷了,勉強還能降落到地面,一會兒強行飛的話速度也不會很快,多半還不如你在地面奔行的快。」孔林說道。

「老頭子,我被阻擊,飛機斷裂!」楚風第一時間跟陸通聯繫。

「什麼?!」陸通已經回到玉虛宮,剛長出一口氣,因為知道楚風安然南下了,沒有想到他在半路遭遇截殺。

「你在哪裡,我派人去救你!」陸通有些焦急了。

「剛離開順天五百里,正南方向一片山脈中,以前這塊地方應該叫齊山嶺。」楚風告知。

「沒有選擇了,你服食下那枚異果吧。」老頭子告知。

「什麼異果?」楚風詫異。

「趙禹沒有給你送去嗎?」陸通驚悚。

「沒有,我得逃亡了。」楚風快速掛斷,因為天空中的兩頭怪物俯衝下來了。

楚風站在地面,對身邊這名可以飛空的異人說道:「你趕緊走,立刻騰空飛去,他們的目標只是我!」

「可是……」

「沒什麼可是!」楚風讓他離開,而後一頭扎進山林中,他想了想朝着一個方向奔去。

玉虛宮。

「趙禹呢?」陸通怒吼。

「趙禹被人襲擊,重傷垂死,被送到醫院時早已陷入昏迷中。」有人告知。

「什麼?」陸通皺眉。

隨後,他跟孔雀王的後人通話,寒聲道:「孔盛,你們這樣下狠手,就不怕自身也難保嗎?」

孔盛在通訊器中的聲音十分平和,道:「陸前輩你在說什麼,是在說南邊那個氣泡炸開的事嗎?砰的一聲,氣泡里的小蟲子就死掉了,太脆弱,我都沒有興趣關注,更懶得動手。」

「你,很好,讓你先囂張一時!」陸通大怒。

客廳中,孔盛放下通訊器,透過落地窗,看向南方,道:「真脆弱。」

黃小仙則在激動,道:「飛機四分五裂,他死定了,即便死不了,兩位老人家也會將他撕碎!」

這一日,多架武裝直升飛朝南飛去,火力兇猛!

午後,楚風滿身是血,兩位準獸王追殺,他根本不敵。

這兩人都比當日殘廢的蒼狼王強大很多。

稍微一接觸,楚風就明白,這兩人只差一個契機就成為真正的獸王了,最起碼力量上已經達到。

它們差的是神覺、速度。

成為獸王后,神覺恐怖,無懼危機,往往能提前預料到。

同時,任何一頭獸王僅是在地面奔行時,就能突破音障,達到或者越超音速,絕對恐怖!

兩獸的力量十分可怕,是真正獸王級的,楚風沒有辦法對抗,只能逃遁。

他的身體在淌血,有些恐怖傷口,但他一語不發,極速奔行,這是他遇到的最大危機,關乎着生死。

「小子,你活不了!」黃雲在後追擊,冷笑連連,他有些惱怒,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沒有追上。

「現在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沒人救得了你!」孔林寒聲道,他化成人形,依靠雙腿在追殺,一條手臂鮮血淋淋,不自然的扭曲着,那也是他的翅膀。

逃亡三百里后,楚風心中鬆了一口氣,終於找到那個地方——銀礦!

他在這片區域穿行,最後,裝作意外發現銀礦與那株古樹,卻不小心跑過了頭,慌忙向回衝去。

「什麼,這麼大的一株古樹,結着神秘果實!」

後面,黃雲與孔林震驚。

要知道,這麼大的異樹平日也只有名山大川中才有,他們若是能得到,可以迅速進化成獸王!

「滾!」

孔林喝斥楚風,不怕傷勢惡化,強忍着劇痛,化出本體,展翅沖了過去,比剛才速度快了不少。

它佯裝攻擊楚風,但其實沖向那株古樹。

黃雲也大叫,向前衝去,那種果實對它的誘惑太大了。

「啊……」

一剎那,孔林慘叫,被一團銀光包裹下身,向著銀礦中拉去,它拚命掙扎。

「不!」黃雲也大叫,他也被一道銀光籠罩,奮力掙動。

嗖!

黃雲沖了出來,但是,他的一條小腿消失了,傷口血淋淋,他慘叫着:「啊……」

「給我滾開!」孔林足夠強大,硬生生衝起,掙脫出來,但是很凄慘。

只有胸部以上還在,其他地方都消失了,它血淋淋,迅速衰弱了下去。

「嗖!」

楚風沖了過去,手起劍落,將孔林的頭顱斬落,讓他徹底斃命。

黃雲驚叫,而後轉身就逃。

半刻鐘后,黃雲撥通孔盛的通訊器。

「黃老辛苦了,為了一隻小蟲子而已,讓你們跑那麼遠,受累了。」孔盛平和地說道,但很快他覺得不對,黃雲喘氣很粗!

同一時間,楚風跟陸通聯繫,道:「老頭子,派一架武裝直升飛機,送我去津門,我從那裡前往封禪之地!」

此時,什麼都動搖不了他,必須馬上突破,掌握匹敵獸王的力量!

晚間十二點多上架,到時候還請各位兄弟姐妹訂閱支持下,感謝!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01 Seconds.